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珠姐儿,那些都过去了,现在也不晚,你才十八岁,找份活计,找个好人,都不难的。”

  “我再也不相信人了,我只相信银子,我娘说得对,只有银子不会背叛人,手上有银子,就不用被人拿捏。”张玉珠用袖子直接抹泪,“翠姐儿,谢谢你救我出来,但我能力有限,刚刚跟你说的那些消息,就当报答你了,另外我想求你,能不能雇我帮忙打听平太太的消息。”

  孟翠栩一时反应不过来,“什么?”

  “你肯定想知道平太太好不好,但你的身分多有不便,以后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回孟家探视母亲的时候告诉她,她交衣服给平太太的时候,再传达,一次三两。

  孟翠栩摇了摇头,“珠姐儿,我可以帮你找活计,但我不打听平太太任何消息。”

  内心忍不住复杂起来,珠姐儿还是变了。

  如果她一开始时就说要卖消息,她可能不会要,但现在听过了,内心便会有渴望,会想继续知道大弟的兴趣,二弟的读书,三弟的身体,四弟的坏脾气。

  可是不行,她绝对不能打听孟家大房的事情,万万不可以。

  “翠姐儿你如果觉得贵,那二两,二两银子总可以。”

  “不是银子的问题,平太太是孟家人,我是齐家人,这世间早不存在孟家母女,又何必打听,珠姐儿,你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应该明白我。”

  张玉珠黯然,想了想,“那你可不可以借我二十两银子。”

  “好。”孟翠栩没问她要做什么,命芍光取来银子给她。

  张玉珠很慎重的收了起来,告辞走了。

  出了齐家的角门后,一个丫头模样的人跟上她,“姑娘,请留步。”

  张玉珠不明所以,只紧紧护着装着银两的荷包,“你想做什么?”

  “姑娘别紧张,我家主人想请您过去坐一坐。”

  “你家主人是?”

  “姑娘过去就知道了。”

  正月中,过了一个冷冷清清的年,总算开市了,加上天空放晴,街头巷尾又热闹起来。

  孟翠将现在虽然已经不需要对银子斤斤计较,但还是一大早到了富贵酒楼,林掌柜早把祭天的膳食准备好,她一来,摆上桌子,众人便拿起香,祈求了一阵,把香插上香炉,接下来的工作自然由小二去办。

  回到酒楼里,孟翠栩便要说说话给大家打气打气,“年已经过完了,今日要开始营业,大夥可得收心了啊。”

  苏大厨大声说:“孟老板放心咧,俺们肯定好好干活。”

  孟翠栩见他一脸春风得意,秦凤仙又是含羞带怯的,心里替他们高兴,笑说:“今日收工后,每人再包一两银子的红包,两位大厨跟林掌柜各拿十两,算是开工喜。”

  此话一出,众人喜形于色,要知道,小二跟洗碗娘子一个月的月银也才一两,孟老板人可真好,除了多给I个月的月银当压岁钱,现在还有开工红,这么好的老板哪里找,工作可得加倍努力才行。

  孟翠栩又说了一阵子,这才从后门出去,到了齐桁尔的小跨院。

  十几天不见,真的很想他——

  “我家二爷今日没过来呢。”青儿说。

  孟翠栩意外,“今日不是开市吗?”

  “便是开市这才过不来,二爷总共八间店,每间都等着他去上香才能开工,现在也不知道到第几家了。”

  “这样啊,那你家二爷回来时跟他说一声。”

  “是,孟大爷还有什么交代?”

  “没了。”

  孟翠栩每次过来齐桁尔都在,这是第一次他不在,感觉除了不习惯,还有点失落,原来,也有找不着他的时候……

  回到富贵酒楼二楼,随便拿起一本闲书,却是怎么样都看不下去,就连苏大厨精心给她料理的午饭都食不知味,心想,这应该叫做想念,还是失落,抑或者两者皆有之,原来,不是每次她过去找,他都会在的,他有他自己的世界,那是她所不知道的地方……

  直到下午,金嬷嬷喜孜孜的进来说:“二爷来了。”

  孟翠栩一下高兴了起来。

  齐桁尔大步跨入,“青儿说你找我,怎么了?”

  “没事不能找你吗?”

  “能。”齐桁尔解下貂裘披风,“我很高兴。”

  金嬷嬷闻言笑得合不拢嘴。

  孟翠栩一下涨红了脸,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会过来,没准备你喜欢的茶,将就一下吧。”

  齐桁尔啜了一口,“桂花龙井也挺好的。”放下茶盏后问:“急着找我有什么事情?”

  呃,唉,真没事,只是找一找,但又不能这样说,孟翠栩急中生智,“你上次跟我说的事情,我已经趁年夜守岁时跟婆婆提起,婆婆考虑后同意从娘家甥女中给襄哥儿挑媳妇了。”

  齐桁尔一下来了兴致,“哦,有说选谁吗?”

  母亲娘家没落的亲戚很多,这里面总有比较聪慧的小女孩,只要能由母亲亲自教导,以后一定能成为帮忙襄哥儿的好主母,出身不好也没关系,要扶持一个家,能力比出身重要多了,若是大嫂够聪明,母亲早把家权下放,当了祖母的人何必还这样劳累。

  孟翠栩道:“人选还没定下来,婆婆想办个春宴,到时候亲眼看看哪个女孩好,毕竟打听可不见得准,还是自己相过最保险,最好也让襄哥儿跟这些表姊表妹们处处,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难说。”

  “我想想,这样好了,客人用的休息间放上一锭金子,再让丫头故意弄脏几位小姐的衣裳,带去更衣,四下无人,家中又穷困,看她们贪不贪,从不拿金子的女孩中间挑,我们齐家未来的主母,可不能心术不正。”

  孟翠栩拍手,“这倒是个简单的好方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