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孟翠栩不会觉得那是幸运,那是殚精竭虑的后果,后宅从来就是另一个战场,云州的小宅子不容易,京城的大宅子更艰难,自己定下婚事的时候,当时方姨娘跑来小跨院看她,这么大一个人在宅子活动,一定有人看见,她回到孟老爷的院子,也一定有处罚。

  主母不待见的姨娘,能活得好都是上天给命。

  “四个儿子最大的十二岁左右,资质一般般,不过长得像孟老爷,所以很受老太太跟老太爷的宠爱,就连孟老爷自己也偏心这个跟自己相像的孩子,大少爷的兴趣是买玉,那么昂贵的嗜好也由得他,二少爷就聪明了,八岁过童试,现在准备考秀才呢,孟老爷说族学人多,妨碍他聪明儿子学习,所以特别给他请了夫子,专门教授学问,孟家上次有这种待遇的孩子,至少在七八十年前。”

  孟翠栩听得心里抨评跳,这些都是她的异父弟弟们,大弟很像孟老爷吗,长得像父亲很好,只要不作恶,总是能得宠的,二弟聪明啊,如果有天能考中进士,说不定还能给自己母亲争诰命。

  “三少爷生得早了,身子有点弱,但也不是禁不起风吹那种,园子走走是行的,只是骑马练弓那些,孟老爷就不准了,听说从出生起大夫十日过去诊脉一次,到现在不曾间断。”

  三弟身体不好,京城夏天热,就算静坐在阴凉处也是挥汗如雨,冬天又是大雪纷飞,可得多注意了。

  “四少爷最好命了,你也知道我们东瑞国规,孩子嫡庶是以母亲生产时的身分而定,四少爷是方姨娘当平太太后产下的,自然就是孟家大房第一个嫡子,不过一个身分而已,但待遇可是大大不同,偌大的孟家以后都是四少爷的,谁不巴结着,所以四少爷脾气大,不过说来也好笑,上从曾祖母,祖父母,爹娘,一方面说他脾气坏,一方面又个个宠,毕竟嫡子嫡孙,舍不得呢。”

  四弟的脾气居然如此,那可不太好,孩子得教,而不是宠,这宠坏了以后当家,孟家会糟糕,家底再厚,要倾覆也不用三五年,只希望孟家是看着他年纪小,等年纪大些可得好好教。

  “至于平太太,她很好,孟家恐怕没人比她更好了,已经当了平太太,不用再早起立规矩,又生了四个儿子,晚年也有依靠,说句不像样的,等孟老爷不管事情后,孟太太就得看平太太脸色了,到时候有得她后悔,听说平太太现在想把二少爷寄到自己名下,孟老爷发了好大的脾气呢,说以前让她寄个孩子到名下,好让孟家有个嫡子,她死活不愿,现在见二少爷读书好,便动了歪脑筋,想当现成的诰命夫人,哪这么好的事。”

  孟翠栩叹息,孟太太还是一样无脑,想当年要不是孟太太欺负她们寡母孤女,连茶水都不给一壶,母、不是,是平太太去求活干以换取银子,却遭孟太太讪笑,又何以会要争那一口气?

  “所以现在孟太太跟平太太互相咬着呢,平太太如果想把姨娘时期的三个孩子归到自己名下,让生母从“方姨娘”变成“平太太”,还得孟太太允许,偏偏孟太太就是不愿,连老祖宗都出动了,也还是没用,孟太太的娘家为了这事也不太高兴,总之,还有得等呢。”

  孟翠栩完全不意外,孟太太就是那种自己不好,也不准别人好的人,当年给一份活,或者让平太太出去外面找事做,这都不会妨碍她,孟家主子多又难伺候,一直在缺人,平太太也说过,粗活也做的,但孟太太就是不准,说既然是孟家的亲戚就少丢人,那孟太太倒是给水给柴火啊。

  张玉珠这一说,倒是去了半个时辰,孟翠栩也听得惊心动魄,这十几年来,她始终不知道搬到前面的平太太怎么样了,也没见过几个弟弟的面,现在知道一些,也算稍稍补足自己的想念。

  她真想平太太啊,真想真想,但她不能想,到了今天,更是不能了,平太太那种身分,自己的一个想念都会害了她,只能叫她平太太,免得哪日脱口而出,让有心人传了出去,春宴上只要有人讲“你那女儿还喊你母亲呢”,就够平太太受了,所以自己不能想她。

  自己好好的,就是尽孝,若有朝一日能不期而遇,见到自己气色好,平太太才会放心。

  “翠姐儿,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被卖的?”

  孟翠栩回过神,“凤仙姊姊说是收成不好。”

  “你知道吗,我得操劳家务,还得下田耕作,家里有两个孩子要养,这些都算了,我想就当自己命苦吧,欠了老天爷的,这辈子还清,下辈子让我投胎到好人家,可去年年后,大宝开始生病,让老吴去借钱请大夫,他不愿意,说还不起,不要借,结果居然、居然……”张玉珠的手紧紧捏着杯子,恨恨的说:“把我租给附近没成亲的庄稼汉,一晚二百个钱,二百个钱!”

  饶是孟翠栩已经见识颇广,听到这边还是惊讶得握紧拳头,红了眼眶,那老吴真不是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珠姐儿这可受了多大的委屈。

  “刚开始他还给我下药,后来想省药钱,直接打我,我怕被打,只能听话,每天晚上我在房间,都不知道哪个陌生人会从帘子后面出现,有时候一晚还好几个男人,我就是怕入青楼,当年才愿意草草嫁人,可看看,我跟在青楼有什么不一样,好笑的是我居然想起四老爷了,他糟蹋了我,我真恨他,如果不是他,我可以嫁给十三表哥的,可是,我竟在想他,想他对我那样好,想他如果还在,自己一定不用吃这样的苦。”

  孟翠栩拉起她的手,眼泪一直掉,“珠姐儿,别想了。”

  “我忘不掉啊,翠姐儿,我又没求过富贵,但好像也不行,我每晚跟不认识的男人行房,就样过了四个多月,后来老吴找到一个大夫,说能治好,不过药得有二十年的人参,老参一片一两,老吴为了他儿子要吃的那十片人参,把我卖了……

  “我真想好好过日子,可是买丫头的嫌我年纪大,买妻子的又嫌我破过身子,我能怎么办,小时候大人夸我沉鱼落雁,我还洋洋得意,现在想来根本不是好事,如果我是个无盐女,四老爷就不会看上我,或许能嫁给一个小厮,一个管事,好好生儿育女,过上安稳的日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