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金嬷嬷离去后,齐桁尔难得看不下书了,他已经沉江三年多,终于又能过个有齐家滋味的年,让他怎么能不高兴。

  遗远的傅来敲更声,是人定时分了。

  十二月的大雪安安静静落着,这种安静中,一向稳妥的周大却突然冲了进来,不顾主仆有别直接到齐桁尔身边,附耳小声说:“四皇子忍不住了,藉由年夜饭的时机起兵攻皇城。”

  “当真?”

  “真的,福三接到消息后,怕是误传,又亲自去宫门外,远远的就见守卫森严,不准人马通过,隐隐的还能听到金戈之声,这便快马过来禀告,现在人在外面,二爷可要亲自问他?”

  “让他进来。”

  福三跟着周大进入房间,“禀二爷,四皇子真出兵了,属下又绕去四皇子府第,一样是守卫森严,大门紧闭,完全不像过年守岁应有的样子,守门的说四皇子一早就出门,没再回来。”

  齐桁尔大喜,四皇子终于忍不住了,很好,很好!

  希望守城军能快点拿下他,皇帝直接赐死,他死,自己就能活。

  ***

  四皇子准备多年,兵马虽强,仍强不过皇上老谋深算,是夜便被生擒,打入大牢候审。

  这个年,京城过得安安静静,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就连元宵猜灯谜都取消了,大街小巷敲锣打鼓的提醒民众,元宵不用上街,京城继续宵禁。

  孟翠栩既期待又忐忑,但皇帝一日不发落四皇子,四皇子就有回府的可能,皇亲贵胄,就算被禁足,那也不是一个商家可以惹得起的,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被放出来,四皇子最起码得流放,齐桁尔才能活过来。

  这时候她就真的很佩服齐老太太跟齐老爷了,两人不动如山,镇定得很。

  哎,又刺到手指,孟翠栩放下绣绷,不绣了。

  金嬷嬷笑着给她上了药,“小姐心不定,不如看点闲书可好?”

  “也好。”

  金嬷嬷到书架挑了起来,女诫?不要。妇德四修?不要。紫钗记?这倒不错,于是转头问:“看点话本吧,这东西有趣,能解闷。”

  孟翠栩接过书本,“看到这书名,我倒是想起是不是有几位女说书先生,嬷嬷帮我找人来,我想给老太太凑个趣。”

  金嬷嬷赞道:“小姐真孝顺。”

  主仆正在说话,外头却传来敲门的声音,叩叩。

  “小姐。”春花推开格扇进来,表情有点奇怪,“孟家的珠姐儿说想来见您呢。”

  “珠姐儿?”孟翠栩也很意外,“快请。”

  春花又去了。

  金嬷嬷皱眉,“这珠姐儿怎么突然就跑来,有事情也该等到十六开市啊。”

  孟翠栩也觉得很奇怪,珠姐儿虽然也是在客院,但她小时候在张家是当过小姐的,有过富贵生活,应该不至于连投名帖都忘记。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分,春花把人领来。

  张玉珠显然好好收拾过了,整个人干干净净的,换了一身新衣裳,气色还算可以,只是眉眼之间有些沧桑。孟翠栩有点黯然,张玉珠比她小两岁,今年才十八。

  孟翠栩上前拉住她的手,“珠姐儿,好久没见了。”

  张玉珠开口,一下哽咽,眼泪便流了下来,“翠姐儿,我是来谢谢你的。”

  “别这么说。”

  “要的,如果不是你让凤仙姊姊来赎我,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

  孟翠栩扶着她到美人榻坐下,芍光上了茶水点心,亦丹换了香,这便收起盘子站在一旁伺候。

  张玉珠抹抹泪,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露出感怀的神情,“我们这样对饮,倒是像回到了小时候。”

  张太太是孟家庶三老爷的庶女,因为死了丈夫,公公婆婆联合小叔把他们母女赶出来,无处可去,便回孟家投靠父兄,被安排在客院。

  就算是庶出的庶出,那也是名义上的姑奶奶,孟太太对他们还是小有安排,孟翠栩就常常溜去他们的跨院,两人会在榻子上喝茶,玩起假装千金小姐的游戏,然后看着跨院的花草树木假装是春游。

  孟翠栩是很感谢张太太的,方姨娘名声不好,可是她从没阻止张玉珠跟自己一起玩。

  张玉珠捧着杯子说:“我前两天回孟家一趟看了我娘。”

  “张太太可好?”

  “还行,她前两年开始帮几个受宠的姨娘做衣服,给自己赚点小钱,姨娘们很舍得花钱买让自己好看的东西,她小存了一笔。”

  孟翠栩点点头,心里却有一丝异样,小存了一笔?那珠姐儿在人牙子那里时怎么会求凤仙姊姊买下她,她没跟张太太求救?还是张太太不愿意拿钱出来?

  “翠姐儿,那些托我娘做衣服的姨娘里,也包括方姨娘。”

  乍听到方姨娘三个连作梦都不太敢想的字,孟翠栩内心虽然震撼,但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表情,就好像听到的是陈姨娘、沈姨娘那样,微笑说:“那也很好啊,方姨娘要衣服,张太太要银子,那不是两全其美吗?”

  “我娘跟我说,方姨娘现在是平太太了,可以上桌吃饭,跟孟太太平起平坐,请客时也能出来见人,孟家好多姨娘都羡慕她,觉得她真是把姨娘当到头了,在主母眼皮子底下生活的人居然可以跟主母互称姊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