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孟翠栩点点头,这不意外,黄家快倾倒,除非能娶个贵女,或者嫁个贵婿,否则就只能开始裁减下人,但好日子过久了,要裁减下人又哪能忍受,何况还有面子问题,大户人家就算一穷二白,也得维持体面。

  “黄家表小姐常常来府上玩,跟二爷感情很好,原本是说好二爷十六岁就订亲,但不知道怎么着,二爷不娶了,有听说是四皇子想让二爷尚小郡主,但这只是下人传闻,做不得实,黄家表小姐知道入门无望,很快另外婚配,嫁入一户姓罗的人家,却没想到肚子始终没动静,今年因无子被休,而原本就已经生病的黄四太太大受打击,竟这样去了。”

  孟翠栩心想,齐太太这时让黄宁香过来是什么意思?齐家府内可只剩下两个儿子了啊,齐桁山才刚刚娶妻,万不可能在这时候给他塞人,应该不是他,所以目标变成齐桁宜?觉得大儿子妻妾众多,所以多一个也没差是吗?或者是想给这疼爱的姨甥女找个晚年安定?

  如果把她嫁给齐桁宜当平妻,然后把擎哥儿抱过来养,那黄宁香就是有丈夫有儿子的人,那就不用担心晚年了,嗯,一定是这样,柳氏已经生有两子,地位稳固,大抵也不会把一个无子表妹看在眼底,唯一可怜的就是如竹了,平妻如果要养庶子,那姨娘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黄宁香的动作很快,才没几天,就让人送了自己炖的鸡汤去福辉院要给齐桁宜,意外的是让柳氏给喝了,她说自己怀着孩子呢,肚子饿,忍不住,这招非常好用,因为就算是齐太太也不能说什么,金孙最大,不过一碗鸡汤,男人不喝又不会怎么样,但可千万不能饿着怀孕的媳妇。

  福辉院热闹了起来,黄宁香频频出招,鸡汤、参汤、点心、帕子,什么都来,柳氏则联合如竹、如月、如菊三个,想办法把那表妹挡在门外,什么都挡,整天鸡飞狗跳。

  而孟翠栩却是凭着过人天赋,学会看当铺的帐本了,虽然她不懂得辨识玉器、绘画,但孟老爷说那些交给朝奉就行,只要她能看得懂帐本,不要被骗,家里就算是稳住了。

  不过那帐本真的是很多啊,开始看帐后,她终于知道齐老爷为什么身体会不好,帐务太繁重了,是人都吃不消,于是她想出一个方法——趁着每五天去跟齐桁尔报告祖母近况时,顺便把帐本带去让他一起分忧。

  齐桁尔也没反对,拿起帐本就看,他看帐的速度可快了,一目十行,心算又好,连用算盘做最后验算都不用,只要她不吵,他半个时辰可以看完一本,让她来看,一本可得花上半天呢。

  不是她在说,齐桁尔最近真的对她很不错,会准备她喜欢的泉水碧骡春,点心也从他喜欢的水晶饺、咸酥饼等咸点,变成桂花糕、百合羹等甜点,给过她两匹布,一匹紫棠色让她找理由送给齐太太,另一匹桃红色是赏给她的,还说她肤色白,穿桃红会好看,孟翠栩有点困惑,这是称赞她好看吗,问了金嬷嬷,金嬷嬷笑眯眯的说“恭喜小姐”,然后就不肯多讲了。

  以前是拿身分压她,前阵子居然说“你我已经是夫妻,不用如此客气”,吓了她好大一跳,要不是知道他生性严肃不会开玩笑,她一定会以为他是在耍她,例如等她不拘谨了,又说她没规矩之类的。

  但怎么说有了齐桁尔的帮忙,总之看帐不再是苦差事,而且因为她很辛苦的“当家”,她发现自己的饭菜变好了,也不知道是谁的吩咐,原本是六菜一汤,现在变成八菜两汤。

  时序渐进,老太太的生日过后没多久,皇宫中传出消息,听说四皇子跟八皇子在御书房吵了起来,皇上很生气,气得当场晕了,醒来后罚了两皇子各禁足三个月,另外罚俸一年,以示惩戒。

  孟翠栩听了只觉得可惜,怎么不罚四皇子流放啊,这样齐桁尔就能回来掌家了。

  ***

  冬至过后,京城下了第一场雪,孟翠栩一觉醒来,霞蔚院已经是银妆素裹,有别于春夏的繁花盛开,此时一片雪色,更有雅趣——只是,如果头不要疼就更好了,吸吸鼻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金嬷嬷连忙过来给她加兔毛披风,“小姐怎么穿这样单薄就出来,小心着凉。”

  “便是贪看雪色,京城已经好几年没下雪了呢。”孟翠栩伸出手,让雪花飘在掌心,冰凉凉的,舒服得很。

  金嬷嬷回想道:“以前在孟家,十三年倒是下过四次。”

  “二奶奶,该进来梳妆了。”亦丹出来唤人。

  “好。”今天是下雪了,但还是要去怡然园尽孝。

  都说下雪不冷,可孟翠栩偏偏着了凉,尽孝回来鼻子已经塞住了,但今日是要去跟齐桁尔会面的日子,因此也没请大夫,吃饭时顺便吃了一些驱寒丸,午正时把帐本一抱,便坐马车出门。

  从富贵酒楼的后门到了齐桁尔的小院,孟翠栩把帐本放在桌上便道:“我有点风寒,怕过了病气给夫君,就不待在这里了。”说完转身要走。

  齐桁尔却是一下抓住她的手,自从知道她就是妞妞后,他一天比一天在意,没办法不去想她。

  从小到大他都是被严厉的教养长大,跟妞妞在一起的那几天,是唯一放松过的时光,当他害怕回不了家时,妞妞那一句一句的“小胖哥哥,不用担心,你一定会回家的”给了他很大的安全感。

  他想对她好,但这都几个月过去,突然对她好也很奇怪,而且他没主动对谁好过,放不下身段,就连他过去喜欢的宁香表妹,也是她来讨好他。

  然而现在听她说身体有恙,他忍不住问:“请大夫看过了吗?”

  孟翠栩看着被他握住的手腕,觉得有点异样,但不好甩开,只笑着说:“已经吃了药丸了,放心吧,以前在孟家生病,我也没请过大夫。”方姨娘会命人去医馆买来驱寒丸、顾腹丸等等药丸,她需要时就吃,毕竟大夫进出得孟太太允许,孟太太不会允的。

  齐桁尔狐疑,“那药丸真有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