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是,奴婢知道了。”春花心思单纯,刚到孟家时,见一样是大丫头,亦丹跟芍光却是落落大方,心里还担心小姐会不会嫌弃自己是个农村丫头出身,后来见小姐对她一样亲热,这才放下心来,现在虽然不能跟着进去,但小姐带她出来了不是,她就替小姐好好看住马车。

  孟翠栩带着金嬷嬷走入客栈,才刚进入店里,小二就上前笑容满面的招呼着,“二位请里面坐,刚刚送来一批活鱼,还养在水缸里呢,要不要清蒸还是红烧一条来尝尝?这五六月的鱼虾因为油脂少,另有一番清甜。要不然尝尝咱们大厨的招牌油鸡,都是选用养足月的大公鸡,那个鸡皮啊可好吃了,任凭嘴再刁,也会拍手说好。

  金嬷嬷开口,“我家大爷跟宋老板约好了,还请这位小哥通传一声。”

  那小二愣了楞,继而笑说:“二位请稍等,我去通传掌柜。”

  胖掌柜很快过来,得知是老板交代过的“孟大爷”,连忙请入雅间,“二位先喝点茶,我这就去请老板。”

  金嬷嬷给孟翠栩倒了茶,大抵是难得出来,神色间透着愉快,“这店小二与掌柜倒是很和气,难怪生意好。”

  “是啊,嬷嬷教过我,和气生财嘛。”

  和气不只生财,还能保平安呢。就像婆婆偶而找她说话,会问起“你大嫂怎么样”,她都说大嫂心大,好相处,对她也颇多关心,她绝对不会告诉婆婆,大嫂脑子有洞,喜欢跟不熟的人演熟,老是想打听婆婆有没有塞点私房给她。

  金嬷嬷笑道:“有句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那小哥这么殷勤,要不是我们今天有事,嬷嬷说不定就顺着说来盘鱼,再来盘油鸡了。”

  孟翠栩噗嗤一笑,“不瞒嬷嬷,我刚刚也是这么想的,谁都知道鱼肉要冬天才肥,不过听他那么说,还真想点一盘来尝尝什么叫做油脂少的清甜,但想想,主菜加上配菜要二十两起跳,还是算了,我现在的银子,一分都很珍贵。”

  “小姐要是想吃,又怕贵,那回去时给买上一条,看是要吃清蒸还是红烧,嬷嬷在小厨房弄给你吃。”

  孟翠栩往她怀里拱了一下,“还是嬷嬷疼我。”

  金嬷嬷见小姐都快二十岁了,还像小孩子那样跟自己撒娇,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真感谢孟老太太把自己派给小姐,她宁愿在客院清苦些,也不想服侍孟家那几个眼高手低的嫡女。

  主仆说话间,帘子掀动,齐桁尔出现,见到雅房中除了孟翠栩外还有个老嬷嬷,也没露出不悦的神色,只道:“这里不好说话,跟我到隔壁。”

  孟翠栩这才知道,闻香楼隔壁也是齐桁尔的地方,没有打通,他直接绕过后门走。

  打开侧院后门的瞬间,她忍不住想,这人好会享受——院子虽然不大,却十分雅趣,有亭有池,还有个种着葫芦的小竹廊,一颗颗青色的葫芦垂在竹架间,随着夏风吹拂,轻轻摇晃,空气中隐隐还有葫芦清香,沿着墙壁几株大红色的三角梅,亭子的矮墙边围着一圈蓝雪花,院子虽小,她却想到四个字,美不胜收。

  八角亭中有丫头在整治茶水点心,见到他们,福了一福,旁边还有三个中年男子,一个清瘦,两个微胖,三人见齐桁尔跟孟翠栩进了亭子,纷纷行礼。

  齐桁尔给几人做介绍,“这是林掌柜,这是邵大厨、苏大厨,都是十几二十年经验,这位是孟大爷,以后你们三人就直接替他办事。”

  三人向孟翠栩拱手,“还请孟大爷多多照顾。”

  孟翠栩连忙起身,“不敢,我是第一次做酒楼生意,年纪轻没经验,是我请三位多多照顾才对。”

  三人见未来老板好说话,纷纷松了一口气。

  几个丫头又送上酒跟一些鲜果便退下,五人聊了起来,席间孟翠栩知道林掌柜是闻香楼一号店的副掌柜,从十几岁就跟着父亲做这行,很有经验,对齐桁尔提拔他当掌柜,也很高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一样是做高档席面的地方,当掌柜自然比当副掌柜好多了。

  至于邵大厨跟苏大厨都是从别的地方挖来的,邵大厨快三十岁,去年母亲生病,把家里的积蓄全用完了,病却没见起色,齐桁尔给他介绍了从宫中退休的御医,不过两个多月,母亲已经恢复如常,他心里感谢,就辞别老东家过来帮忙。

  苏大厨的原因就更简单了,妻子留下四个女儿,他的存银又不能都给女儿办置嫁妆,否则老了拿什么养老,齐桁尔答应给每个女儿添妆十二担,还写了字条保证,想想比起刻薄的老板,还不如来跟他,这便也过来了。

  五人相谈甚欢,在林掌柜等三人的帮忙下,很快拟好几套菜单,连供货的菜贩肉商都定下来,至于店小二,齐桁尔准备从几个店各调一个过去,所以孟翠栩只要召几个刷洗妇人就好。

  谈起正事,时间就过得快,不知不觉都已经到了申正,孟翠栩看看天色,“今日便先到这里吧,我得回去了。”即便公婆允许,身为媳妇她也不好天黑才回家。

  金嬷嬷道:“大爷这里等着,老奴去让人把马车赶过来。”

  未来老板都这么说了,林掌柜、邵大厨、苏大厨自然很识相,说时间不早该告辞。

  金嬷嬷快步先行离开,三人直接从后巷子出去了,孟翠栩则由齐桁尔陪着从客栈后门直接穿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