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齐太太一听火了,她是没了二儿子,但二媳妇还是二媳妇,齐家没倒,那就是主子,于是绣房每人罚了一个月的月银,绣娘的领头直接不要了,主人家让你做衣服就做衣服,还拿乔呢,不过就是个下人领班,真当自己是谁。

  齐太太这一罚,隔天衣服鞋袜全送来了,两个绣娘还服侍孟翠栩试穿,一件一件都合身,鞋子也不用改之后才退下。

  春花一边收衣服一边说:“小姐好好跟她们讲,不听,太太罚了一顿才知道要送衣服,真是贱骨头。”

  孟翠栩不想跟那些势利眼的绣娘计较,“春花,你衣服收好后帮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点心,拿一些过来,中午怕是没吃饱,现在有些饿了。”

  春花一听,加快手脚,很快把那几件男子衣衫收入抽斗,牛皮厚靴也跟自家小姐那几双绣鞋放一起,“小姐,我去厨房啦,很快就回来。”

  春花出去后,金嬷嬷关好格扇,走到孟翠栩身边低声问:“小姐可是有什么话要跟老奴说?”

  “瞒不过金嬷嬷。”

  孟翠栩思量了几日,齐桁尔还活着之事该不该让金嬷嬷知道?考虑了几日,还是觉得应该,否则没人帮她。

  而且齐桁尔自己都有心腹知道他还活着——那天就是让那心腹周大守着门口,没想到周大肚子疼,忍不住跑茅厕去了,就那么刚好她在那个时间到了萱茂院。

  齐桁尔身边有周大、周二兄弟,齐老爷身边有薛管家,她也得有个金嬷嬷啊。

  齐老爷是让她出门,但又不是天天能出去,况且以她的身分还是要避嫌,若是把金嬷嬷也拉进来,就能让她帮自己,再者,她也想打听打听弟弟跟孙姨娘的情况,这种事情还是得托人出去找办事先生。

  金嬷嬷教她读书写字,绣棋书画,除了乐器不能学,一个大家闺秀该学的她都学了,她甚至连走路仪态都花了时间调整过,要不是根基打在那边,嫁进孟家后,自己这个身分怎么可能入得了孟老爷夫妻的眼。

  这天下最不会害她的人除了方姨娘,就是金嬷嬷。

  她相信金嬷嬷。

  于是她把金嬷嬷拉到自己身边,在她耳边小声说起那日在萱茂院屋内发生的事情I齐老太太不傻,齐桁尔也没死,齐老爷知道一切,齐太太却不知道。

  金嬷嬷听完,却没露出诧异神色,孟翠栩奇道:“嬷嬷怎么不惊讶?”

  金嬷嬷微笑,“嬷嬷在后宫待了四十年,什么没见过,装傻、诈死都只是小手段,只是没想到四皇子这么沉不住气,跟他的生母何贤妃可差多了——嬷嬷知道姑娘心急,但此事急不得,姑娘可得稳着些,可别让大房跟三房的人看出端倪,大爷跟大奶奶虽然蠢钝,三爷却是个聪明人,小姐若有异样,事情就不好办下去。”

  “嬷嬷说的是,只是,唉,我真恨不得插翅飞到云州,把弟弟跟孙姨娘救出来,嬷嬷。我当时年纪虽小,但回想起来孟家的宅子跟铺子至少值两千两,加上赎身银要四千两,我那该死的叔叔居然赌了六千两的银子,爷爷死了,爹爹死了,他倒好,连累弟弟跟孙姨娘现在还给他还债。”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孟翠栩不能不怨,若不是叔叔好赌,母亲何以变成方姨娘,自己又何以得嫁个沉江之人,一家人应该快快乐乐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生死两隔,弟弟十二三岁了却只能在蔚房打下手。

  金嬷嬷掏出帕子给自家小姐擦眼泪,温声安慰,“嬷嬷便多个嘴,二爷如果拿小少爷跟孙姨娘的命来吊着姑娘,那么那两人肯定过得还行。”

  “嬷嬷怎么知道?”

  “筹码嘛,自然得派人看着,还得派人护着,否则万一筹码有损伤,拿什么来吊着姑娘?姑娘说是吗?”

  ***

  夏至。

  齐桁尔的动作很快,不到一个月,就把与闻香三号店对着后门的铺子买了下来,而且改了内部陈设,有厨房、酒窖、养鱼虾的水缸、锅碗瓢盆一应倶全。

  孟翠栩接到消息后,在金嬷嬷的帮忙下换了件男子长袍,脚踏刻意加大的牛皮靴,长发挽了个爷们常用的松髻,这便准备出门。

  原以为要用给客人准备的马车,没想到却不用,只能说齐老爷夫妇真的很疼爱齐桁尔,他人已不在,霞蔚院的马车跟车夫却还在,那车夫看到二奶奶穿着男装时懵了一下,这才赶紧把马牵出来。

  马车很大,铺着厚厚的锦垫,感觉不怎么颠,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车夫停下,“二奶奶,闻香三号店到了。”

  孟翠栩自己跳下马车,春花连忙放下小梯,扶着一把年纪的金嬷嬷下来。

  孟翠栩上一次看到街景,还是跟着方姨娘入京的时候,后来进入孟家,开始被孟太太刁难,根本无法出门,而后方姨娘得宠,她更是成了孟家的不可说。等她出嫁是坐在轿子里,过门后又是孀居,多有不便,就这样十几年过去。

  刚到京城时还小,又跋山涉水一年多,哪有心情欣赏街景,此刻看起来京城果然热闹。

  街上宽得可以同时容纳三辆马车通行,两边铺子一间大过一间,卖烧瓷的、卖字画的,连卖琴的都能开一间店,如果不是有事,她还真想逛一逛再回去。

  “春花,你在马车上等我,金嬷嬷跟我进去就行。”孟翠栩吩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