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老爷别误会妾身就好。”齐太太用手绢压了压眼角,显示委屈,“娟姐儿是我们的孩子,妾身怎么会不替她打算呢。”

  这话正中齐老爷的心,只见他又是舒畅又是愧疚,然后把脾气发在言姨娘身上,也不管席上大家都在,碗就往她那里砸,“太太这么为娟姐儿着想,你却想挑拨,给我下去,我不想看见你。”

  言姨娘不敢喊痛,被赵嬷嬷拉扯着离开。

  齐梅儿跟齐娟儿都很尴尬,齐臻儿一向不喜欢这两个庶妹,因此也没开口缓类,自顾吃菜。

  如果是过去,孟翠栩绝对低头装没事,但现在不同,她有求于齐桁尔,她得有表现才行——一年多还是太久了,如果她表现好一点,说不定齐桁尔会愿意借她银子,赌坊肯定没让弟弟读书,十二三岁才来学字实在太晚,能早一点是一点。

  她得好好表现,让夫君满意。

  于是她伸出手转动转盘,让一盘虾仁白菜停在齐老爷面前,那是齐太太最爱吃的一道菜。

  齐老爷见虾仁白菜来了,想起什么似的夹起一筷子放入妻子碗中,齐太太也很给丈夫面子,夹起就吃,齐老爷如释重负,气氛又好了起来。

  刚才龟缩不敢吭声的齐桁宜马上出声捡便宜,“还是爹对娘最好。”

  柳氏连忙说:“夫君对婆婆也很好呢,我们大房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如月现在又怀上了,这可不是对婆婆好吗?”

  齐太太笑开了,“这话我爱听,如月,你这次可得给我争气点,生个儿子,竹姨娘有的,你都会有。”

  站在后面布菜的如月连忙说:“希望能托太太跟大奶奶的福,为我们齐家再添个男丁。”

  孟翠栩想,齐太太真的很聪明,不但一棍子拍死言姨娘,还在孟老爷面前卖了一次乖,难怪齐家这么富有,齐老爷也只两个姨娘,四个通房,齐太太这手腕,齐老爷只怕色心再大,也不好意思多纳。

  言姨娘只是个插曲,齐老爷夹菜赔罪,齐太太含笑接受后,席间又开始聊天说笑。

  终于,十二道菜吃完,丫头撤下席面,上了鲜果点心。

  齐老爷清清嗓子,众人知道他要说话,于是都识趣的把水果放下。

  “最近,我总算把到期的帐本给看完了,有些物件还不错,我就不打算卖,直接给你们了,共有馨州田产一处,城西酒楼一间,城东古玩玉器铺一间,年收都差不多两千两上下,这我打算给三个媳妇,桁宜,你替你媳妇先挑吧。”

  齐桁宜没想到银子会砸往自己这里,突然间傻了,这这这……选什么好呢,田产、酒楼还是玉器铺?既然年收都差不多,还是田产吧,最简单了,一年看两次帐本就行,酒楼跟玉器铺得每个月看,太累了。

  于是齐桁宜开口说:“谢谢爹,儿子替媳妇选田产。”

  柳氏闻言一喜,她想要的也是田产。

  齐老爷嗯了一声,“桁山,许小姐虽然还没过门,但已经是你的未婚妻,替她选一个。”

  齐桁山却为难,“还是让二嫂先选吧。”

  “桁尔不在,她就得认,你先。”

  既然父亲如此说,齐桁山就考虑起来,酒楼?还是玉器铺?当然是玉器铺,酒楼多俗啊,许小姐天仙般的人品,就得配玉器铺才好。

  齐桁山开口,“谢谢爹,儿子选玉器铺。”

  齐老爷又是嗯的一声,“二媳妇,既然你大伯选了田产,三叔选了玉器铺,那酒楼就归你了。”

  孟翠栩低声说:“是,谢谢公公。”她内心不禁佩服起齐老爷来了。

  齐桁宜好懒,齐桁山爱雅,他这田产、酒楼、玉器铺,可把儿子们的性子都考虑进去了,且让儿子们先选,选剩的给她,以后就算有什么事,都不用奇怪,她拿的可是选剩的啊。

  “那间酒楼生意不错,只不过换了老板后能不能留下大厨还不知道,如果你要出门去安排打点,那就出去,不用特意再来禀告,要换男装,那也可以。”

  齐太太却觉得不太妥,“老爷,这……”

  齐老爷低声说:“太太稍安勿躁,我们齐家祖宗定下的规矩,庶子成亲后一年分家,嫡子当祖父后一年分家,按照礼法,一旦襄哥儿兼祧的妻妾生下孩子,二房就得分出去,可是二房只有女人跟婴儿,那要让她们怎么过,所以我今日才指明把铺子给媳妇,而不是儿子,除了有钱,还得让二媳妇练习本事,有了财源,二房才能兴旺。”

  齐太太不语,想了想,老爷说的也有道理。

  兼祧妻的功能也就是传宗接代,丈夫是大房的,愿意当兼祧妻的姑娘,条件肯定不好,那又能期待有什么本事,老爷说得没错,二房将来只怕就是要二媳妇来扛,趁着现在有他们让她靠,多学一点,抛头露面怎么了,换男装怎么了,她又没丈夫,还怕人家说闲话不成。

  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了。

  有了齐老爷夫妇的金口,孟翠栩自然不客气,直接让绣房的人帮她做几套男衫男鞋。

  哪知事情没孟翠栩想的顺利,下人嘛,都是跟红顶白,见她没丈夫还让她们照着尺寸作新衣,打从内心哼气,没人动,日期到了一件也没送来,孟翠栩想着弟弟跟孙姨娘,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齐太太那里告状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