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孟翠栩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没想到孙姨娘不但活着,还好好的把孩子生出来,只是十二三岁还在赌坊帮忙,不行,这样别说出息,不学坏就谢神明了,她得把这两人从赌坊那染缸捞出来。

  “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把人救出来,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会好好孝顺祖母。”孟翠栩说着,灵光突然一闪,他们之前是在说酒楼的事情……她突然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会努力学的,你……不是,夫君能不能帮我打听孙姨娘跟弟弟的赎身银是多少?”

  “你想赎他们?”

  孟翠栩点头,有点落寞的说:“我只剩他们了。”

  她知道爷爷跟爹已经死了,她与母亲投靠到京城孟家时,孟老爷惦念着一起长大的情分,派人去打听过了,爷爷跟爹因为逃跑,被抓回去活活打死,至于一起被抓的女人却是不知下落。

  齐桁尔回答,“四千多两,因为他俩还的是你叔叔欠下的债务。”

  孟翠栩只觉得一晕,四千多两!她手上的现银连四百两都没有,那四间小铺子每个月也只能挣三十两左右,那得多久才能把人赎出来?

  “我有八间闻香楼,随便一间,每个月的净银都是三四百两。”

  孟翠栩一听,突然又觉得有希望了,一间闻香楼一个月能净赚三四百两,那规模差不多的,至少也能赚两三百两吧,不用两年,她就能把孙姨娘跟弟弟赎出来了。

  孙姨娘、弟弟,你们再等等,我一定好好学。

  “夫君,能不能告诉我他们在哪间赌坊,我想送点银子给他们。”

  齐桁尔提醒她,“他们若有银子,日子只怕更难过。”

  嗯?是那样啊,懂了。

  他们是抵在那边还债的,又不是小厮仆人,身上怎么会有钱,如果有银两,别人一定会说那是偷的。

  大概是看她情绪一下企盼,一下失落,起伏之间有点可怜,齐桁尔说:“他们过得还行,总之,你好好跟着我做酒楼,很快就能有一笔钱给他们赎身。”

  孟翠栩点点头,“那夫君刚刚说要来帮我的人,何时能见?”原本打死不愿的事情,有了目标,突然动力满满,她想马上看到那个人,最好酒楼明天就开。

  齐桁尔含笑,“很快。”

  过了小满,天气开始热了起来,而这日子除了节气,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意义——齐老爷生日。

  以往齐老太太的寿宴会热闹的操办,但自从齐老太太“生病”以后,为了不让她太累,从百桌锐减成五十桌,而家中长辈都只有五十桌,孝顺的齐老爷自然不能越过,只意思意思开二十桌,至齐桁尔沉江后,更是不举办了,家人一起吃个饭就算祝寿,原因也不用问,肯定是伤心。

  这阵子天气好,席面便开在花园中。

  春天的杏花桃花还开着一点,夏天的茉莉已经冒头,各种花香融合成一种特殊的香气,便是只有小满时节的花园才闻得到。

  齐老爷今天心情很好,多喝了几杯,齐太太见状,也陪着飮了一些,席间话题自然绕着齐桁山,再几个月他就要成亲了,身为一个已经有孙子的当家太太,齐太太对齐桁山这庶子的婚事真没那样积极,但她懂得不要扫兴,丈夫高兴,就陪着说一些,这样丈夫才会觉得自己懂事。

  回娘家的齐臻儿打趣说:“时间过得真快,当年跟在我们后面流鼻涕的那个三弟居然也要当新郎官了。”

  齐桁山脸一红,他已经跟许小姐见过面了,许小姐生得国色天香,而且神色温婉,他对这门亲事很期待,当天回到枕流院,就把四个通房都给遣出去了,他要好好对许小姐,不让她为了通房姨娘烦心,而且未婚妻貌若天仙,也稍稍冲淡了一些成亲一年后就得分家的不安。

  一样是回娘家的女儿,但齐梅儿是庶女,自然不敢像嫡女齐臻儿那样打趣兄弟,于是只举起酒杯,“妹妹敬三哥一杯,预祝三哥琴瑟和鸣,百年好合。”

  齐老爷看着孩子们手足和睦,心情大好,“接下来该轮到娟姐儿了。”

  齐娟儿低下头,她今年已经十四岁,是应该说亲的年纪,但祖母生病以来,嫡母就减少外出走动,只怕外人连齐家有个三小姐都不知道,二姊若不是娃娃亲,恐怕也会跟自己一样。

  言姨娘早为这件事情烦了很久,眼见老爷提起,也不管这是什么场合,布菜的长筷子还拿在手上,扑通一声便往地上一跪,“老爷作主,娟姐儿是该说亲了。”

  孟翠栩傻眼,她知道言姨娘脑子不好,没想到这么不好,齐娟儿的婚事她可以找时间求求齐太太,但万万不能在寿宴的场合跪齐老爷。

  果然,齐老爷夫妇的脸色一下难看起来。

  齐老爷放下筷子就问妻子,“怎么,娟姐儿的事情你没在留意吗?”虽然是庶女,但也是他的女儿,妻子如果故意耽误娟姐儿,他可是不允许的。

  “老爷,妾身冤枉啊。”齐太太眼眶一下子红了,“便是想等桁山娶了许小姐再来说娟姐儿,到时候她不但有个有钱的爹,还有个官家出身的嫂子,能提身分,这不是对娟姐儿比较好吗?”

  这一番话合情合理,齐老爷脸色和缓下来,“还是你考虑周详,刚才是我太性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