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只是明明让周大守着门的,怎么会有人进来呢?

  齐桁尔在这边疑惑,孟翠栩在那边听得面色如土,这这这,这到底什么跟什么,她自问对老太太很好,老太太为什么要害她啦。

  “二孙媳妇,我知道你没嫁妆,手头一直有点紧,你那几间铺子虽然不错,但进帐的都是小钱,桁尔,你把闻香楼后门对着的铺子买下,让她经营,以后有什么事情要让我们知道,让二孙媳妇来传就好,有她当中间人,倒是方便很多。”

  孟翠栩只觉得冤枉啊,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惩罚她,她只不过有孝心而已,这样也不对吗?

  她不想知道秘密啊,为了不想让四皇子延揽而沉江,这无疑打了四皇子一巴掌,四皇子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搞死齐家了。

  “祖母,公公,夫、夫君,我知道您们是抬举我,但我真的不是干大事的人,我已经嫁入齐家,齐家好我才能好,我真的不会说出去的!”

  老太太只是微笑,齐桁尔的神色也好起来,“祖母聪慧,此计甚妙,她是我的媳妇,进出萱茂院再自然不过,孙子若有什么事情想传回家里,就从饭馆后门去她的铺子,商家来往也不算什么大事,我想想,你也做吃的吧,若是有人看到就说是去借备料。”

  孟翠栩知道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只能在心里哀叹,老天爷啊——

  ***

  老太太吃了孙子特意带回来的鸡汤,又喝了孙媳妇炖的梨汤,漱口后心满意足地躺下午睡,也许是心里舒服,很快传出鼾声,齐老爷在里面一边看帐本,一边陪母亲。

  齐桁尔把孟翠栩拉到山水屏风外,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妻子,不是什么国色天香,左眉上还有个不小的疤痕,外貌最多算是清秀,但她孝顺,这点让他很满意,他会替她找几个好大厨,让她多赚点银子,算是对她的报答。

  既然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人,那他就打算跟她说清楚一点,不然最后麻烦的会是他,于是把她拉到黄梨桌边坐下,开始说起,“我的铺子叫做闻香楼,卖的是一桌二十两起的席面——”

  孟翠栩一惊,二十两,那不就来往的都是达官贵人吗,就算是一般商户,吃个三两五两的席面都已经算好了,要知道她这个二奶奶的月银也才五两,她得存四个月才能上闻香楼一次。

  “你的铺子不能差太多,不然“借备料”这个藉口会显得很突兀,最好也是二十两起跳的酒楼,我将厨房移到后门,你的厨房也开在后门,都把整治的地方往外推,这样别人看到只会觉得两家都贪地,不会有什么奇怪,席面价格差不多,偶而借点葱姜蒜就合理了。”

  齐桁尔说得理所当然,孟翠栩却在心里叫苦,这齐二爷怎么都不先问问别人的状况,她自己都没吃过二十两的席面,是要怎么开这种铺子啊,人家问“老板,你们这里什么好吃?”,“抱歉,我一道也没吃过”,像话吗?

  这边孟翠栩听得面如土色,那边齐桁尔却说得兴致高昂,“到时候你每五天过来闻香楼一次,跟我报告祖母或者家里的状况,再顺便替我带点吃的到萱茂院给祖母,当铺若有什么问题,我也可以帮忙出主意。”

  这计策他们已经想好很久了,最刚开始属意的是齐梅儿,在她的嫁妆里加上一个铺子,接下来只要等她出阁就好了,一个已婚女人去自己的铺子、回娘家,都很正常,何况她姓齐,绝对不可能出卖自己的哥哥,到时候自己就能透过妹妹跟祖母还有父亲传递消息,只是后来祖母考虑,梅儿从小到大都没露出一点聪明的样子,生母言姨娘更是蠢钝不堪,想想,还是不要好了,他还活着的这件事情,容不得一点意外。

  于是联络的方式维持一样,每三个月上昭然寺上香,父子在厢房见面叙话。

  一个大活人要扮演死人实在是太辛苦了,他很想家人,很想念齐家,担心祖母身体,担心父亲太累,担心母亲伤心,担心大哥被骗……但在四皇子倒台前,他必须只能是宋华。

  现在有了孟翠栩,他可以常常写信给祖母,父亲那份再由祖母转交,一切都那样理所当然。

  “放心,那铺子的收益都归你,我会找个合适的理由让你光明正大有铺子。”

  孟翠栩一脸为难,“夫、夫君,不是铺子的问题……”

  齐桁尔奇怪,“那是什么问题?”

  “呃,妾身对吃的东西不是太懂。”所以她的“孟氏早点”才会照旧,连一样新菜都没加,“妾身只是个投靠孟家的旁支,没学过闺阁教育,金嬷嬷虽然对我甚好,但她也不懂做菜,这样贸贸然的就开二十两起跳的酒楼,怕、怕会赔钱。”

  看她期期艾艾的样子,齐桁尔笑了出来,原来如此,“我会派人去帮你,这样吧,赔了算我的,赚了算你的,这样可好?”

  “这样对夫君不太公平……”

  “就当谢谢你替我尽孝,祖母很喜欢你。”

  齐家里别说媳妇,就连齐梅儿跟齐娟儿两个孙女都不常去萱茂院,她这孙媳妇倒去得勤快,祖母一开始也怀疑她别有用心,是不是以为她真傻所以想拐些金银,但都一年多了,她什么也没求,就连大哥的竹姨娘生了擎哥儿,她都没抢来养,祖母这次生病,她是误闯了,却也是为了给祖母送炖梨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