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也许是托了这小金孙的福气,原本一直对孟翠栩想置办铺子不置可否的齐老爷夫妇叫了她去怡然园——要把原本在齐桁尔名下的一间古玩店给她。

  孟翠栩哪敢收啊,齐桁尔若还在世,这东西她自然要得,问题是她这旁支入高门就是为了养嗣子,霞蔚院都还没有孩子,她就先拿店铺,她过不了自己那关,没功劳的人可不能拿赏,于是她又再三恳切地说,自己手上还有一点钱,让她自己出钱买吧。

  齐老爷考虑了两天,允了。

  孟翠栩大喜,她等这个点头,可是等了半年啊。

  她自己是孀居,不好常常出门,于是把事情托给金嬷嬷,金嬷嬷对市井小民之间的买卖虽然不熟悉,但眼光却是好的,寻了一个多月,找到一间早点铺子,那老板姓马,是家中分家的庶子,出来后带着媳妇卖些面点汤粥,靠近城门口,手下伙计七八个,生意相当不错,不过老家的嫡兄上个月病死,因此要他回家承嗣。

  马老板想着,他铺子一个月就能净赚十二两,所以开了三百两的价格,一般人看别的早点铺子顶让最多一百两,凭什么你卖这么贵啊,于是那铺子一直让不出去,金嬷嬷一听就觉得好,铺子看的是长远,三百两是贵了些,但净银十二两也不是小数目。

  第二家则是卖绣样的,原本是对姓李的夫妇在经营,生意不大好,所以想收起来,孟翠栩一听金嬷嬷说,马上就笑了,主仆想的都是一样——生意不好,是因为本事不够。金嬷嬷在宫中四十年,一身认绣刺绣的功夫早传给孟翠栩,到时候由她们两人绘图样,还怕婆婆妈妈不买帐?绣样店只要卖六十两,便宜。

  于是小满过后找了好日子,跟马老板、李老板一起约了到办事先生处换契、画押,又一同去官衙处更改了名字,从此以后,马家早点改成孟家早点,李家绣样改成孟家绣样。

  这一个多月,霞蔚院忙忙碌碌,但福辉院也没闲着,齐桁宜的通房如竹传出好消息,已有身孕两个月,齐太太很高兴,马上赏了锦布、燕窝,又派了心腹赵嬷嬷去贴身照顾,柳氏为了彰显贤慧,也送了不少珍贵补品,更大气的允了只要生儿子,就提姨娘。

  夏至过后,齐梅儿带着丰厚的嫁妆嫁给了汪家布庄的二爷当嫡妻,齐家实在是太富有了,即便只是个庶出女儿,也是嫁得风风光光,当了嫡子的正妻。

  孟翠栩想,有银子可真好,自己也得努力才行。

  孟家早点铺子很正规的在做生意,以前怎么经营,现在就怎么经营,一间净银十二两的铺子不需要任何改变,只要能维持下去,她就开心了。

  至于孟家绣样,几个绣娘她只留下两个绣工好的,又招了三个绣工细腻的新人,孟翠栩亲自绘了几种图纹,用宫中贵人喜欢的样式融入常见的花鸟图案,花样新鲜,针脚绵密,生意一下好了起来,光是第一个月就净赚八两多,她很满意。

  两个铺子一个月就帮她赚了二十两,她思忖着让金嬷嬷再出去一趟,她手边还有五百两银子左右,看看能不能再置办个一到两间,守着死银子没用,还是得钱滚钱才行。

  转眼一年。

  这一年过得平平安安,如竹生了擎哥儿,是庶出的儿子,因此没像柳氏生子那样大肆庆祝,但也让下人足足吃了三天肉,老太太当着早上尽孝的时候,赏了一套翡翠头面,且因为如竹生了儿子,便从通房提为竹姨娘,以后就是有名分的人了,有两个丫鬟两个嬷嬷伺候,看得生了眉姐儿的如月羡慕不已。

  此外,齐桁山也说亲了,对象是户部许大人的庶出小姐。

  孟翠栩真是打从内心佩服齐老爷夫妇,齐家再有钱,那也只是有钱,自古官商不通婚,更何况齐桁山也只是个庶出,居然能给这庶子说上许大人的女儿,这门亲事不知费了多大的劲。

  佩服过后,又觉得齐老爷夫妇聪明,齐桁山自己能读书,又有个当官的岳父,若是能考上个进士,再由岳父帮衬帮衬,齐家只要出一个当官的,那么这一代就算是守住了——齐桁宜才智普通,但如果有个当官的弟弟,这弟弟又能念着父母的恩情,兄弟齐心,其利自然断金。

  谷雨后迎来立夏小满,花园的小芽小绿已经茂盛起来,花木扶疏,一片欣欣向荣之色。

  一年中最舒服的时节,老太太却在这时候病了。

  刚开始只是有点咳嗽,没几天却发起高烧,年纪大了,禁不起折磨,很快便卧床不起,吃不下、睡不着,原本养得白白胖胖的老人家一下子瘦得脸都凹了,连话都说不太好,齐老爷急得跳脚,连换了几次大夫都说是年纪大了,得休养。

  萱茂院仆妇众多,原本轮不到孟翠栩尽孝,但想想自己好歹是孙媳妇,除了齐桁尔不在这点之外,齐家也没亏待她,于是让春花出门去买梨,又命芍光去厨房要了冰糖,在霞蔚院架起小炉,开始炖起老太太最爱的冰糖梨子。

  怕干,隔着水蒸炖,足足用了一整个上午才把六颗大梨子蒸成一小碗汤,掀开盖子的瞬间,甜香窜鼻,心里祈求老天爷能否看在她诚心的分上,让老太太有精神的喝完这碗汤,看着老人家这样消瘦却束手无策的感觉太难受了。

  趁汤还热,用汤盅装好,带着沈嬷嬷跟亦丹往萱茂院。

  到了老太太住的地方,守门婆子见二奶奶来尽孝,当然没拦,老太太最爱这些孩子们,见到二奶奶肯定高兴。

  孟翠栩一路通行无阻的到了厢房门外,内心觉得有点奇怪,“沈嬷嬷,怎么人都不见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