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方姨娘虽然怨恨孟太太不给她说亲,逼得她得招赘,但其实她自己内心是很感谢的,她身分尴尬,真要说亲也说不上好人家,与其让孟太太把她胡乱嫁出去,不如像现在这样,嫁给一个死人,往后的岁月她就当自己在宫里就好了,金嬷嬷说了,后宫很多女人终其一生没见过皇上的面,还不是照样过日子,人家可以,她也可以,何况她待的是商家,不是后宫。

  一样是没丈夫,在商家可比在后宫好多了,至少她敢肯定没人会害她,就当提前养老吧,也许等到三四十岁,当家的人会愿意把她这一房分出去,时间虽晚,那也是海阔天空。

  新妇奉茶,怡然园坐满了齐家大大小小。

  齐老爷与齐太太居中而坐,陈姨娘跟言姨娘伺候。

  东首是齐桁宜,旁边正妻柳氏,抱着小少爷襄哥儿的奶娘,后面是如月、如竹、如菊三个通房。

  西首是齐桁山,旁边坐着十五岁的齐梅儿,十二岁的齐娟儿。

  齐老爷夫妇脸上露出既感伤又安慰的表情——桁尔总算不再是一个人了,他以后有妻子了。

  由于没有爹娘给儿子抄经的规矩,所以齐桁尔过世快一年,始终没能享有平安经,这下娶了媳妇,就能让媳妇给他抄经回向,等福气够了,自然能再世为人。

  今日的新妇奉茶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喜事,雕梁画栋的大厅上没人有心情交谈,却没想到齐梅儿突然发声,“陈姨娘为何如此高兴?”

  众人目光转向站在齐太太后面的陈姨娘,齐梅儿问得突然,陈姨娘来不及收敛表情,笑意尽入众人眼底。

  齐太太脸色一沉,“笑什么,说!”

  陈姨娘讪讪的回话,“奴婢没用,想到今晚的中秋家宴,有河鲜,有八宝香饭,就连姨娘也能开上一桌,这便笑了出来。”她是很聪明的,把自己说得蠢钝点,太太就不会生气。

  果然,齐太太脸色好了一些。

  柳氏一看不好,婆婆怎么这么容易消气呢,现在二弟死了,家产照说要给她丈夫接手,偏偏丈夫脑子真的不好,这都学了八九年了,还是不会作帐本,薛管事告诉她——“老爷考虑着要让三爷放弃读书,来继承当铺呢”。

  她听了都要气死了,那怎么行,桁山只是个庶子,凭什么掌家,齐家百年不都是传给嫡子吗,就算她的丈夫不会作帐本又怎么样,可以请帐房先生作啊,不然每年花银子请帐房作啥。

  齐桁山的生母陈姨娘在不该笑的时候笑出来,她得推上一把,让公公看看陈姨娘的样子,最好讨厌陈姨娘,连带讨厌她生的儿子。

  于是柳氏道:“今天可是二奶奶敬茶的日子,陈姨娘居然还笑得出来,可见对二爷没一点尊敬,对二奶奶没一点谦卑,我就不懂了,到底是仗了谁的势?”

  齐桁山皱眉,“大嫂,陈姨娘只是贪吃,没不尊敬二哥。”

  柳氏这女人太讨厌了,大哥成亲前三兄弟感情很好,大哥二哥从来不嫌他是姨娘所出,能玩一块玩,有棍子大家挨,但大哥娶了柳氏后,就慢慢变了一个人,二哥早说过只会帮他,不会抢他,但大哥却总是有意无意就说“就算将来我当爷爷了,二弟也千万别把我分出去”这种话,实在刺耳。

  现在见柳氏明讽自己的亲娘,他哪还忍得住,直接便顶回去。

  柳氏却是笑着说:“三弟对陈姨娘可真好,自己的母亲不好受,不安慰几声,却只顾着陈姨娘,虽然说怀胎十月辛苦,但三弟真正的母亲可是坐在那里的婆婆啊,应该跟婆婆一心,才不枉费婆婆的养育之恩才是,怎么反过来了?西席都说三弟读书好,若是遇见,我倒要问问,不顾母亲,只顾姨娘,是哪门子孝道。”

  陈姨娘一听竟扯到儿子不孝顺上头了,哪还能忍住,她再没见识也知道读书人一旦被说不孝,就算能考上前程,也会被打回白身,立刻跪下伏地,磕起头来,“太太,都是奴婢不好,不关三爷的事情,奴婢绝对没有不尊敬二爷,太太明监,别误会三爷。”

  额头磕在青砖地上咚咚作响,齐桁山马上向前把她拉起来,“今天是二嫂敬茶的日子,陈姨娘还是后头站着吧。”

  齐太太脸色本就不好看,这下更是面如锅底,果然,姨娘生的儿子养不熟,她对桁山也挺好了,没打他没骂他,桁宜十岁搬到福辉院,桁尔十岁搬到霞蔚院,桁山十岁也一样给他准备了枕流院。庶子婚后分家,因此虽然没给太大,但一个人住一进的院子已经挺好了。

  而且为了他要念书,还请来名儒张贤之,张大儒带着一家老小住进来,也要一个大院子,丫鬟婆子都得给,三餐不能怠慢,每年还得奉上一百二十两。

  这些都是开销,她二话没说就准了,但看看,陈姨娘还是觉得自己是母亲,桁山也只顾着陈姨娘。

  一片混乱中,齐老爷怒拍雕花扶手,“都给我住嘴!”

  正好,这时外头传来赵嬷嬷的声音,“二奶奶来了。”

  怡然园中众人顺势安静下来。

  孟翠栩一身杏黄色的秋服,立颈,挺腰,踩着彩香鞋跨过门槛,齐老爷夫妇知道孟翠栩只是旁支,原本也没多大期待,此时见她仪态优雅更胜大家闺秀,不由得有些高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