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嫡妻好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饶是她自恃有三十多年人生经验,也猜不透华定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男人也太能折腾……

  “小姐。”凉夏端着茶盏过来,“宁神茶好了,喝下早点睡吧。”

  杜雨胜接过宁神茶,慢慢喝完,又让暖春按摩了一下头,药效慢慢发作,她期待已久的倦意终于涌上,就在暖春的按摩中,闭上眼睛睡了。

  杜雨胜从来就不是那种“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你心里明白”的类型,她喜欢面对面把话说清楚,要跟田彦彬离婚的时候是,现在也是。

  夏末的午后哪里都不好去,华定月这时通常在书房——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他对经商的确有天分跟本事,他在书房里会看一些其他国家的人文地方志,天下又不只东瑞国,多了解一些,财路便可能多一些。

  负责在门外伺候的,依然是上次那丫头。

  丫头一见她,立刻行礼,“六奶奶,两位姊姊。”说完很自动打开书房的门,喊了一声,“六爷,六奶奶来了。”

  华定月从书案后面抬起头时原本颇高兴,但大概因为她看起来很不高兴,所以他也就瞬间没那么高兴。

  书房里的服侍丫头上了茶,很自动的退下。

  他站了起来,“夫人今天好兴致。”

  “其实兴致没那样好,不过有件事情想跟夫君商量,便赶紧来了。”

  “为夫洗耳恭听。”

  “我不想跟你说,凉夏,你说。”

  凉夏口齿伶俐,把昨天在饭馆听到的对话一一道出,巨细靡遗的接近现场重现,华定月脸色自然不好看。

  华定月表情越难看,杜雨胜的心情就越低落——她绝对不是铁石心肠,也曾经想过,如果他真能守诺,不再进姨娘房间,给她一点时间作心理调整,会真的愿意跟他牵手走下去。

  华定月对她的好,其实已经很难再要求更多了。

  杜雨胜仔细想过,以这个年代来说,他娶姨娘,开枝散叶,完全没有错,别说大将军府这样的门第,就连一般的小门小户,手边有余钱,谁不娶个妾室回家多生孩子,她之所以别扭这问题,是因为她带着二十一世纪的价值观,但若是真正的东瑞女子,根本不会介意,妻子的义务之一就是帮忙纳妾,照顾小妾,孩子越多越好,不管谁生的都抱来自己养,这才是主母的气度。

  所以问题不在他,而是在她。

  知道她介意,他才会说出那样的承诺,她想,如果是那样的话,也未尝不可,只要说好,若将来他又有了喜欢的女子,两人便和离。

  没想到姨娘的问题还在,江鹭儿的事情紧接着冒出。

  他费了那么多功夫把江鹭儿母女弄出来,外室才刚刚怀孕,他就想跟她相守,怎么想都很怪……

  “我想问问夫君,这些话几分真,几分假?还请夫君别欺瞒我。”

  华定月犹豫了一下,道,“九成真。”

  “那江览儿现在呢?”

  “我让奶娘每隔几天去看她一次,饮食衣物照顾无缺。”

  杜雨胜皱眉,“暖春凉夏,你们下去,把门关上,守着门口别让人接近,我有话要跟六爷说。”

  书房的门被两丫头阖上了。

  “以后,我应该不会再来桑落院,夫君也别到翡翠斋……谢谢夫君替我寻回哥哥,至于夫君的提议恐怕我要推辞了,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要说我不懂为人妻子的道理也没关系,可我不认为女人就该受委屈,还要甘之如饴。”

  “夫人——”

  杜雨胜打断他,“我的性子是很不好的,爱记恨,小心眼。爹爹不肯让我到安家,便是不想让我受委屈,夫君当时也说过,爹爹这样的决定很了不起,真的,一个院子这么多妾室,还有一个正等着接进来,正妻看起来风光,充其量也就是个管家婆而已,我从不认为女人当成这样有什么幸福可言——当然,我嫁入华家,并不是为了幸福,只是想逃离杜家,想有个身分,这才用了那个婚约嫁了进来,要说白了,是我对不起你。”

  “夫人,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嫁进来,我很高兴。”

  杜雨胜苦笑,“新婚之夜你明明很生气,还跟我叫板,不瞒你说,当时我内心也想,华家有什么了不起,不会让我得逞是吗?我也没打算在这一辈子。”

  当时可真没想过,有天会被他细微的贴心之处打动,甚至还考虑过长远这件事情,只能说,她没恋爱运,不懂现代男人,也不懂古代男人。

  “我来这是想跟你说,你原本让我考虑搬回桑落院的事情,我考虑完了,我不打算搬,我要一直住在翡翠斋,你也不要来打扰我,人别来,也别送东西来,嗯,若你要让江鹭儿入门,我会过来让她敬茶,就这样。”

  “夫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杜雨胜原本有点感伤,毕竟也是动心了,可是当她听到这句话,突然有种想笑的感觉。

  男人为什么总是喜欢说这句话呢?

  以前田彦彬也说,事情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

  事实证明,徐玉娜真的是想勾引他,事实就是她想的那个样子。

  “我原本不希望你知道的,但现在——”

  “我知道你不是杜雨胜。”

  “我是,你若怀疑我是顶包,尽可拿我的画像去临将府杜家问,本家旁支上百人,都是见过面的,我跟爹爹在海港当了一年多算盘娘子,只要有来往,应该也都还记得我的相貌,我就是杜雨胜,如假包换。”

  华定月好整以暇,“你是杜福的女儿,但不是原本的那个。”

  “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杜雨胜皱眉,开始绕圈,“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