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嫡妻好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第二段说的是浪子回头的故事,也是很普通的那种浪子回头,丈夫原本对妻子不好,不但恶言相向,还拚命纳妾,可是因缘际会下,发现这个指腹为婚的妻子贤良淑德,因此改变主意,想跟妻子好好生活,但妻子却已经心冷,丈夫自然是费尽心思,终于让妻子回心转意,愿意与妾室共处,从此以后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完!

  杜雨胜听完后,默默觉得第二段故事有阴谋,偷偷看了华定月一眼,神色如常,不像是他安排好的,难道真有这么巧?

  背后不知道哪房姨娘一时没控制住音量,声音飘了过来,“这女子幸好最后是清醒了,要不然好好缘分就给自己毁了。”

  华定月也听到了,“夫人,可有什么想法?”

  “我哪有什么想法。”

  月色下,华定月双眼灿灿,真是一张勾魂长相,这脸完全是她的菜,绝对是她的菜,只是想到他房中三个女人,她就觉得,再怎么样她也不会开动。

  华定月笑着摇头,“夫人真是铁石心肠。”

  “夫君可也不遑多让,一个院子四个女人,夫君就算再有良心,那都是没良心了。”

  “我说了,我能答应你,不再进她们的房间。”

  这年代的男人能说出这种承诺并不容易,说实话,杜雨胜真的有那么一点感动——其实他可以直接把她扛回桑落院,那是他的权利,她即便再不愿意,也必须愿意,不然就是等着进大牢,不愿侍奉丈夫的妻子,会直接从良民变成贱籍,由官牙发卖。

  圆房跟被发卖,很好选,根本不用犹豫。

  可是,他没有逼她,一次也没有,反而是不断制造机会跟她聊天,要她说以前的事情,想了解她,知道她记挂着哥哥,便替她完成这件事情,许氏刚刚为难她,也被他修理了。

  她不是铁石心肠,她是真的有感动的,只是,她再怎么感动,也不愿跟三个女人一起公家丈夫——大概是一种补偿心态,她没从父亲那边得到父爱,也没从母亲那边得到母爱,亲情是零,所以对爱情的要求更多,“过得去”还不够,她要过得好。

  面对华定月,她会觉得有些惋惜,如果早一点认识,如果三位姨娘还没出现,也许,他就是她的良人了……

  只能说许氏是个不安生的,看她不顺眼在前,被华定月奚落在后,家宴过后没多久,便刻意让丫头们放出消息,说六奶奶买下城东染院,预备开始做丝绸生意,就连铺子都定了,是闹区中的三连铺,接着又传说起江南饭馆生意多好,一顿席至少一两银子,桌子还没有空下来的时候。

  杜雨胜听到时都傻眼了,第一,她还没有要做丝绸生意,第二,就算要做生意那也不关别人的事情,只是消息既然出现了,肯定会有麻烦——几房姨娘听说她这么会赚钱,都想跟着她开店,别说六房的陆姨娘跟苏姨娘,就连二三房的姨娘们都来打听消息。

  翡翠斋从华府的小透明变成门庭若市,早上有人来,下午有人来,招待完一个又是一个,杜雨胜给自己在华家设定的路线是低调透明,而非高贵冷艳,所以有人到来,她还是会见,回复当然千篇一律,误传!

  又过了两三日,杜雨胜终于觉得不能再忍下去了,华家的侍妾们脑袋好像都不太好,她都推辞得很明显了,可她们就会自动解释成“诚意不够”,于是乎“要常常来走动”的结论就出现了,隔天就来,隔天就来,她快烦死了,她又不是公关,一天到晚在招待她们。

  不能忍了。

  “暖春,凉夏。”杜雨胜一拍桌,“我要去桑落院。”

  两丫头见她一脸不爽,没敢多问,赶紧帮她打扮起来,加上湘娘,一行四人便往桑落院去。

  夏末黄昏,天气其实不热,但也许是火大,杜雨胜就是觉得燥热无比。

  所以说古代女人到底多无聊,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要做?混蛋!

  桑落院的大门一向是不关的,杜雨胜穿过垂花门,直直便往书房去,值班丫头看到她,连忙道,“六爷在书房,若是要见,您请先到偏听,待婢子通报一下。”

  凉夏道,“这是六奶奶。”

  小丫头吓了一跳,连忙跪下,“六奶奶恕罪,婢子、婢子不是故意的。”

  这丫头其实已经算有眼力了,看得出她是主人家,只是怎么样都没见过,称呼上只好含糊一点,但用语还是恭敬的,要怪只能怪她没来过几次,结果连丫头都不认得。

  “起来吧。”

  “谢六奶奶。”

  “我自己进去行了,你们在这等着吧。”

  凉夏,暖春,湘娘,三人一齐称是。

  杜雨胜推门而入——华定月跟她说过,他下了朝多是在书房,若要找他,过来便是。

  外面喧闹了一下,华定月自然是早就听到了,笑道,“夫人以后要常常过来才好,外面那丫头已经来半年多了,连主母的面都没见过。”

  “桑落院既然和和乐乐,又何须主母出面呢。”杜雨胜顿了顿,“我也不跟你拐弯了,今天过来,是有事想求你帮忙。”

  “夫人有事相求,对我来说可是求之不得。”华定月看起来心情颇好,“说吧,我一定帮你。”

  看他答应得干脆,杜雨胜内心颇不甘心,但还是忍不住傲娇了一下,“你又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就答应下来……”

  “帮得上自然会帮,帮不上我会想办法,我华定月言出必践。”

  “那,那就先谢谢了……其实也不是很难,就是想你过两天请三伯过来一趟。”

  “是不是三嫂乱说话给你惹麻烦,想让三哥管管她?”

  “对了一半,三嫂是给我惹麻烦了,这几天,翡翠斋的人可是络绎不绝,大家的想法都一样——这京城的饭馆倒了又开,开了又倒,每年开几百家,每年也倒几百家,六奶奶是商人之女,果然懂得赚钱,才一年就开了四间饭馆,生意好得很,现在又要开染院跟丝绸店了,要是能跟六奶奶合资,那可不就是钱滚钱了吗,为了钱滚钱的美梦,每天都有人来说想把钱放我这。”

  杜雨胜一脸头痛,“陆姨娘跟苏姨娘来就算了,我毕竟是主母,她们希望能从我这得到一些照顾,勉强说得过去,可是,大伯的侍妾,二伯的侍妾,三伯的侍妾通通来了,而且我都说得很明白,我不缺本资,但他们就是不懂,还一直来,然后昨天出现另一个爆炸传闻,我最少要收两千两银子,所以早上二嫂来跟我说,两千两她有的时候,我都快晕倒了,三嫂居然还根据我的反应调整了传言内容,因为我没答应,所以就多了两千两的传言,我说那消息是假的之后二嫂还不太高兴,说我小器,我都没怪她想占我便宜呢,她居然还说我小器,我真的快被气死了。”杜雨胜越说越大声,完全没注意自己刚刚的表现已经十分把华定月当自己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