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嫡妻好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她说要来避暑,带上侄女陪伴,婆婆允许,已经是给她面子,但若在碧玉别院惹得六叔不快,那回到大将军府,婆婆肯定不会给她面子了。

  原本她也想得很好,把鹊儿带来陪六叔,六叔开心,鹊儿开心,皆大欢喜,可没想到六叔不开心,鹊儿就更不开心了,昨天杜雨胜已经算给了余地,她怎知鹊儿没学乖,一大早又跑过去,那不是讨打嘛,如果杜雨胜回府后禀明婆婆这事,就算有个侧妃姊姊,那板子也还是会拍上去的,侍妾没有丈夫跟主母允许到处跑,不打以后人人都不听话了。

  再者就是,府里可能这两年便会分家,这风口浪尖上,一点点失误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夫君是庶出,能拿到的本来就有限,她要是因为这事惹了公婆心烦,恐怕分到的就更有限了,所以她只能尽快过来,给杜雨胜赔不是。

  六叔不是会记恨的人,只要杜雨胜回府后别加油添醋,这事基本上还是可以盖过去的。

  “我已经骂过她了,弟妹大人有大量,别跟她计较,也别跟嫂嫂计较,是嫂嫂糊涂。”

  “哪的话,二嫂也是一片好心,我懂得,二嫂放心吧,我的丫头从来不多话的,二嫂把自己的人管好便行,公公婆婆年纪都大了,又何必给他们添堵呢。”

  江氏闻言松了一口气,“谢谢弟妹了。”她又说了一阵才离开。

  凉夏一脸同情说,“二奶奶也真可怜,摊上这样的侄女儿,下次不知道又要跟谁道歉去了。”

  “那不叫可怜,那叫风险,就像做生意一样,有赚有陪,她原本以为带江姨娘来是笔好生意,能讨得华定月欢心,可没想到华定月却不想见到江姨娘,说白了,她没有做生意的命,当年不是也有几户人家跟江家提亲,她宁愿嫁给豪门庶子,也不愿嫁给门第稍差的嫡子,现在想来,肯定后悔,大将军府又怎么样,一旦分了家,最多也就是给个三进院子,几个奴仆,外加一些现银,好东西怎么样也轮不到他们,但若是嫡子正妻就不用烦恼这些事情了。”

  杜雨胜顿了顿又道,“不过说这些都于事无补,要靠嫁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不是不行,但好人家的饭碗可也没那样好端,看苏姨娘陆姨娘虽然吃着山珍海味,穿上绫罗绸缎,从伺候人变成让人伺候,可是,一年内真心笑出来恐怕也没几次,受宠的日子也没多久,江姨娘便入门分宠,六爷十天半个月想起她们一次便已经是大恩,那种日子我看了都可怜,你们也都记得了,与其当个高门妾室,不如当个寒门正妻,一夫一妻,彼此真心相待,一起养儿育女,那才是人该过的日子。”

  在碧玉别院又过了十余日,华定月终于决定他的脚好了,可以回大将军府。

  对于这个宣布,杜雨胜当然是举双手赞成——张进信上说看到两间铺子不错,可是碧玉别院离得太远,她无法亲自去看,若回到大将军府那就太好了,半天就可来回,若是她看得喜欢,秋天时她就要开第一间胭脂水粉铺,大赚女人钱。

  在碧玉别院住了快一个月,要离开时打包自然是浩大工程,只不过再浩大,也是下人的浩大,杜雨胜自然是闲得很。

  想想以后应该也没机会再来碧玉湖了,便想趁着离开之前再去看一眼。

  碧玉湖真的美,很有中国诗词中的山水意境,位在半山腰,夏天也不会热,如果华家肯卖,将来等她存够钱,还真想把这买下来……

  “夫人果然在这里。”

  杜雨胜一笑,“果然?”

  华定月慢慢走过来,“上次见到夫人在这作画,便想夫人肯定是喜欢碧玉湖的景致。”

  暖春跟凉夏早早斟了茶,识相的退到几尺外。

  “这湖这么美,谁不喜欢。”等她买下来,一定要放艘船在湖里,再买个琴娘,到时候游湖听曲,让暖春给她马杀鸡,光想就很美好。

  “夫人若喜欢,以后我可常陪夫人来这。”

  杜雨胜笑了笑,“夫君倒是有空。”

  男人坐下,没急着喝茶,把手中的东西放在石桌上,是个小木盒,“夫人收下吧。”

  杜雨胜来到这世界已经六年,接触的都是货运商物,已经有一些眼力,这木盒不过是普通硬木,做工一般,不是什么上品,但胜在坚固,加上七环扣,即便是跟铁器碰撞也不易碎裂,适合用在快马急送。

  若是华定月拿出的是繁雕檀木盒,她可能连问的兴致都没有,那种盒子不是装步摇就是装玉器,没啥好问,但这硬木盒外头伤痕不少,可见运得很急,倒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送我的吗?”

  “不能说是送你的,打开看看便知道。”

  盒子扣得很紧,但自然是难不倒她,稍微看了一下,便解开了用来固定的七环扣。

  木盒不过手掌大小,里面只一个小布包,大抵是怕布包松开,中间再缠了一圈麻绳。

  杜雨胜又费了一番功夫,这才打开布包,里面不是什么奇珍异宝,而是一块铜片。

  铜片已经很旧了,上面有不少锈蚀痕迹,可还是让杜雨胜一阵刺眼。

  上面只有简单六个字:杜风胜,临将府。

  杜雨胜摸着那铜片的名字,许久,才低声道,“你什么时候派人出去的?”

  “你跟我说的那日,我便命人去了。”

  杜雨胜跟这位哥哥其实没见过面,差了八岁的兄妹,她落水前,他已经出发走险货,说实话,两人是未曾见过,只是,她既然承广这个杜雨胜的身恩,又让杜福夫妻呵护数年,那么,杜风胜就是她的哥哥,为了那个杜雨胜,为了让杜福夫妻瞑目,她都想找到他,他若活着,她会照顾他,他若不在,那么也要入土为安。

  而且她有一种感觉,这个身体还是带着原先那个杜雨胜的感情——这两三年,她真的就是很想找到杜风胜,而此刻,她很想哭。

  “遗骨我已经命人放入你家的墓室,但不知道你打算上名就好,还是要大办,所以名字还没刻上,等你决定好了,再跟我说一声便行。”

  “我再想想。”

  “好。”华定月道,“反正不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