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嫡妻好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凉夏一边给她掮凉,一边笑道,“便只有六爷这么好骗,以为小姐真管不来那几个女人。”

  “我都注定要被休了,管那些做什么呢,哪,你可记得,一个男人如果不向着你,你帮他做什么都只是白费功夫而已,你浪费的时间永远换不到爱。”

  就像以前,她每天给田彦彬做爱妻便当,可他还是去给徐玉娜修马桶一样。

  想想,她也挺佩服田彦彬的,老婆都掀桌了,可他就是有办法觉得,是她想太多了,徐玉娜的衣服紧到胸部都快弹出来,但他就是可以觉得,她对自己真的没意思,而他自己就更简单,他光明正大,那些都只是基本人情道义。

  穿越后,时间很多,她有了一个体悟,如果一个男人学不会拒绝的话,那么,就得拒绝那个男人。

  大概就有点像华定月现在的状况吧。

  之前说得多斩钉截铁啊,可是一旦江鹊儿梨花带雨,他便为难了,男人喔……

  隔天早上,杜雨胜正在梳妆,暖春匆匆跑进来,一脸兴奋,“小姐,小姐,出大事了。”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那江姨娘胆子好大,昨天被小姐训斥了,可也不怕,今天一大早自己进了六爷的房间。”

  杜雨胜兴趣来了,“说清楚点。”

  “就是,”暖春喝了口茶,“六爷早上梳洗一向由那几个侍奉大丫头轮流,今早粗使丫头把洗脸水跟漱口茶准备好,站在门口等着大丫头出来拿,可没想到江姨娘却端了起来,那粗使丫头没见过江姨娘,可看她一身华贵衣服,也不敢说,便让她拿进去了,今天负责服侍姑爷的是艳儿跟婉儿,两人一看有个陌生女人端着东西进来,以为是不老实的管事娘子想勾引六爷,便要发作,但这发作起来,江姨娘也不输人,说自己可是桑落院的侍妾。”

  杜雨胜噗嗤一笑,看来,姊姊有望封侧妃,真的带给江鹊儿很大的底气,侍妾的身分跟艳儿那种等级的丫头来比,其实也差不了多少,一根纯铜钗与一根混银叉,有差吗?

  “然后呢?”

  “艳儿姑娘自然没把江姨娘放在眼里,让她放下东西出去,可江姨娘又怎么肯,吵得大声了,婉儿便出来说,六爷让她们两人到别的地方去吵,江姨娘不信,想冲进内房,可婉儿挡着门口呢,又怎么进得去,江姨娘喊了几声,六爷都没理,江姨娘立刻哭了。”

  杜雨胜笑着摇头,“还哭啊?”

  梨花带雨偶一为之让人心疼,但若天天如此,只会让人心烦罢了。

  “可不是。”暖春也是一脸笑,“六爷要彩娘把江姨娘押回二奶奶的院子,让二奶奶管着别乱走,彩娘进院子时,二奶奶还在睡呢,听到这事都傻了,也管不得有别人在,便把江姨娘说了几句。”

  杜雨胜想,这样处理倒是不错,人是江氏带来的,她就要负责管好——谁让她没事找事做,自己院子里都镇日鸡飞狗跳了,还管到别人身上,江鹊儿那种千金小姐才有的德性,老实说,真的吃不消。

  “小姐,我觉得……”暖春吞吞吐吐。

  “觉得什么?”

  “我觉得,六爷是发落江姨娘给小姐看的,先前,六爷说要把侍妾们移到后头去住,可小姐却说,哪有这么简单,刚好江姨娘昨天跑来,六爷一看她哭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连一个姨娘的眼泪都顶不住,何况家里两位还有孩子呢,小姐昨天笑得那么坏,六爷肯定是看懂了,所以今早才让彩娘直接把人拎回二奶奶的院子,好告诉小姐,自己说的是真的。”

  “暖春,你是不是被收买了,最近怎么老帮华定月说话呢?”

  “小姐,婢子是替您想才这么说的,若是以前,婢子当然认为和离好,可现在六爷都改了,小姐不如给六爷一个机会吧。”

  杜雨胜站起身,伸手便往暖春额头一弹,“你啊,还真好骗,京城里谁不知道华六爷等着时间休妻呢,先前看不起我的出身,现在却突然想跟我成为真夫妻,这样判若两人的言行举止,不会觉得其中有诈吗?”

  “肯定是受伤后,小姐细心照顾,六爷感动了。”

  杜雨胜又是一弹,“本小姐哪里细心照顾了……”

  “六奶奶。”小丫头在外头喊道,“二奶奶来了。”

  杜雨胜朗声道,“请二奶奶进来。”

  看来江氏在大将军府的日子真的不是很好过,这么急着要过来跟她解释昨天跟早上的事情。

  比起八字还没一撇就洋洋得意的江鹊儿,江氏的脑袋算是清楚得多——那位可能会被封妃的江凤儿虽然是嫡女,但跟江鹊儿却非一母所生。

  江凤儿三岁时母亲便过世,其父再娶继室,这继室便是江鹊儿的母亲,也所以虽然都是嫡女,但却非同一母。

  那继室虽然不敢苛刻江凤儿,但终归还是比较疼爱自己的女儿,尤其生了儿子之后,更是看江凤儿的孪生弟弟江凰各种不顺眼,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江大人不耐烦管院子的事情,心想只要不要太离谱便算了,这种情形下,江凤儿跟江凰吃的暗亏自然不会少。

  江凤儿若是封妃,会拉拔的也只有自己的弟弟而已,只有江鹊儿那种千金小姐才会觉得“毕竟是一家人,肯定会照顾自家人”,一个女人能在太子府第争到宠爱,绝对不会是拖泥带水的个性,必要时,什么都能斩。

  江氏毕竟在大宅生活了十几年,看得通透,封妃又如何,不过讲出来好听,说实话是,万一江家当年对他们姊弟不好,恐怕江凤儿还会想办法报复解恨一下呢。

  “我这么早过来,没打扰到弟妹吧?”

  人都来了才这么说,实在是……

  虽然内心这样想,杜雨胜还是立刻说出违心之论,“哪的话,二嫂过来,高兴都还来不及。”

  凉夏已经很机灵的上了茶,又迅速退下。

  江氏拿起茶盏,“我看六弟妹就是个灵巧的,就连个丫头也聪明得多。”

  “二嫂过奖了。”

  “唉,早上的事情,弟妹怕是也知道了吧?”

  “丫头们来说过。”

  “是嫂嫂我思虑不够周详,给弟妹添麻烦了。”原本想说已经在别院,不用早起跟公婆请安,能睡晚一点,没想到第一天就搞了这一出,吓得她也不敢睡了,赶紧梳洗便过来,杜雨胜是个孤女,不足为惧,但六叔却是个惹不起的。

  因为年纪小,公婆都很宠爱,就连已经有世子名号的大伯对这小弟也十分喜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