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嫡妻好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十几个人却安静得只听见鹊儿抽抽噎噎的声音。

  杜雨胜叹口气,她实在不想管,但她饿了,这群人不退,她无法吃饭。

  “你想留在这照顾六爷也行,可我得告诉你,姨娘没经过允许,擅自出府,可是得罚十个板子,待我们回到大将军府便得领罚,先跟你说一声,好有准备。”

  江鹊儿傻眼,她一直以为只要跟着姑姑一起就没事,没想到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六奶奶会拿出规矩压她,连忙道:“六奶奶,我、我是跟着姑姑过来的,绝对不是擅自出府。”

  江氏连忙也跟着道,“是啊,六弟妹,我禀告过婆婆,不算擅自出府。”

  “二嫂这话就不对了,您是嫂子,我尊敬您,可是,江姨娘可是桑落院的人,说到底,我才是她的主母,不管她跟谁来,都是在我跟六爷不知道的情况下来的,若板子不下,以后大家有样学样,想出府就出府,那还像什么话,所以这板子绝对不能省,不过看江姨娘娇弱,板子便分成两次打好了,回府时先打五板,霜降后再打五板。”

  江鹊儿听得脸色惨白,别说五板,她连一板都挨不住,听六奶奶的意思竟是五个板子要养伤两个多月才行……

  杜雨胜看鹊儿怕了,知道鞭子已经充分收到效果,可以给糖果。

  于是她叹了一口气又道,“若是江姨娘,板子不能省,但若你是以二嫂侄女儿的身分前来,这里公婆不在,我可以睁只眼闭只眼,把姑娘当亲戚,只不过,既然是二嫂的亲戚,那也就得待在二嫂的院子,不能留下来——要住哪个院子,你可想清楚了?”

  * * *

  江鹊儿当然选择回江氏的院子。

  将军府的板子可是扎扎实实的军棍,又不是皮在痒,傻子也知道别跟屁股过不去。

  晚饭时,杜雨胜心情很好,一来,彩娘今天准备了两道南蛮点心,都是她以前爱吃的,二来,华定月一脸吃到苍蝇的样子也让她大快。

  这十几天拚命调戏她,还说什么回桑落院后,就把姨娘们移到最后一进,希望她别在裴翠斋住了,搬回主屋云云,姨娘们是这么听话的人吗?还有,她是这么听话的人吗?

  还好她内心已经是三十几岁的人了,如果她真的是十八岁小姑娘,还不被他那些诚恳的眼神给打动,以为丈夫总算看到自己内心的不平凡,喜孜孜搬回桑落院,至于下场,看江姨娘就知道了,一夫多妻,注定就是一辈子不开心,不受宠是悲剧,受宠了依然是悲剧。

  虽然说是坠马摔伤了腿,可是啊,她觉得一定有撞到脑袋,导致他完全低估女人对安全感的渴望以及对争宠的决心——江鹊儿的眼泪似乎让他受到很大的震撼,导致每次吃饭都会找话聊的他很沉默,也明显没胃口。

  华定月越郁闷,她就越想笑,再调戏她啊,哈哈。

  一个不小心,四目相对,她还来不及把笑意完全憋住,被他看个正着,糟!

  男人放下筷子,“夫人胃口好像不错。”

  杜雨胜尴尬,又不能说心情好所以吃得多,只好微微一笑,试图混过。

  “在这里都不平静了,回将军府恐怕会更糟。”

  杜雨胜想,那当然,一口气就抬了两个丫头当妾室,这对府上的未婚丫头来说是多大的鼓舞啊,苏姨娘跟陆姨娘可是丫头们心中的女神呢,大家都幻想着哪日能跟女神并肩,那就发达了。

  “可如果让你回院子帮我管,你肯定也不愿意。”

  杜雨胜继续在肚子里顶嘴,那是当然,她不贪恋他的爱,也不贪恋华家的财,何必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你随便跟我说个故事吧。”

  杜雨胜傻眼,这什么奇怪要求,她又不是说书的,随便都能拿出段子。

  大概是见她没反应,华定月又说,“那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唉,算了,听故事总比讲故事好。

  没想到过了一会,华定月又道,“算了。”

  杜雨胜已经连腹诽都懒,看着华定月在房中走来走去,心想,你开心就好。

  华定月走到最旁边的时候,暖春恰好进房,行了个礼,“便跟小姐猜的一样,听说,江家姑娘最近很得太子的宠,太子妃肚子迟迟没动静,江姑娘若是有了,大概就会封上侧妃,届时——六、六爷。”

  她看桌边没人,还以为六爷已经用完膳走了,没想到人还在,而且脸色那样难看,打听江家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给小姐带来麻烦……

  相对于暖春的不安,杜雨胜却十分坦然,“继续说。”

  “呃,是。”既然主子有命,那她便开始倒情报了,“便是因为这样,二奶奶说要带江姨娘出来时,夫人这才允了。”

  “桑落院两位呢?”

  “自然也是知道,不过倒不是打听来的,是江姨娘说,她的姊姊过些日子就会封上侧妃,桑落院的丫鬟们说,最近江姨娘气焰高得很,以前还会喊声陆姊姊、苏姊姊,可现在都只喊陆姨娘、苏姨娘。”

  “夫人可有什么表示?”

  “听夫人的意思,江姨娘如果只在桑落院闹腾,那便由她,可若出了院子还把自己当那么一回事,便是要罚的。”

  “我知道了,你跑这一趟也辛苦,下去休息吧。”

  “是,小姐。”暖春又弯了弯身,这才离开。

  杜雨胜站了起来,“我跟夫君虽非真夫妻,但华家待我也算不错,给我清静院子,也不阻挠我做生意,若是能给夫君分忧,我自然愿意,只是,我不过是名义上的六奶奶,一来,没有娘家当后盾,二来,没有夫君的宠,三来,也没有婆婆的缘,侍妾的身分虽低,但江家只怕不久便会成为皇亲国戚,这情形下,我是不好管的,江姨娘今天没闹起来,不是看我的规矩,是看着夫君跟二嫂在,奶奶做到像我这样,很多时候是有心无力,还请夫君体谅。”

  华定月点点头,“我明白。”

  以前用完晚饭他都还会在她房中磨蹭一下,但今天大概是真的烦了,只动了几筷子,便说累了要回房。

  杜雨胜压抑内心的雀跃,温言道,“请夫君好好休息。”

  目送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杜雨胜立刻又添了一碗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