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嫡妻好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一日,杜雨胜与华定月正在下棋,彩娘急匆匆的送了信,说是大将军府过来的,指名给六奶奶。

  杜雨胜便打开信,看完后笑了出来,顺手把信给了华定月。

  信是华定齐的妻子江氏写来的,说最近天气太热,实在受不了,要过来碧玉别院住几天,写信告知一下。

  江氏是南方人,没那样怕热,怕是杜雨胜要小刘氏送来侍奉丫头的消息已经传开,桑落院的江姨娘想过来固宠,缠着姑母想办法,江氏没办法,只好出这招。

  华定月看完信,“夫人以为如何?”

  “我可没权力阻止二嫂要做什么,只是夫君若不喜欢江姨娘过来,我便打发她回去。”

  她不能命令二嫂,但她可以命令江姨娘——这几日,经过华定月的明示暗示,她已经懂了,他现在不想见到三位姨娘,虽然不明白原因,但姨娘归她管,所以她得管上一管。

  江氏做事也是挺风风火火的,信件上午才到,下午人就来了。

  论地位,江氏跟她一样,都是华家的庶子正妻,等于别院一次来两个主子,彩娘很紧张,所幸江氏出门,奴仆带了不少,一时之间倒也不算太乱。

  到晚饭的时候,果然有丫头来传,说江氏想过来跟她说说话。

  杜雨胜跟华定月正预备开饭,吃饭皇帝大,自然是想推辞,可没想到江氏真的很猛,丫头才刚刚禀告完,门外便传来一阵喧嚷,杜雨胜跟华定月对看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读到无奈的感觉。

  “六弟妹,六弟妹,在吗?在吗?”

  这不是废话吗?杜雨胜还没来得及迎出去,江氏已经带着丫头婆子跨门进来,“我瞧六弟妹也是忙,便自己过来了,弟妹不会见怪吧?”

  呵呵,“自然不会,二嫂请坐。”

  “六叔也在?”江氏这下是真的惊讶了。

  彩娘跟她说,六奶奶住西厢,所以她才直接进入西厢,可没想到六叔也在屋里,不是说不得宠嘛,啊,不管了,人在这里正好——鹊儿已经跟她吵了半个月,中间哥哥又写信来骂了她一回,这些她都挺住了,可前两天听大嫂说,碧玉别院要了几个俏丽的招呼丫头去,鹊儿更是哭得眼肿,只说自己还没孩子,万一六爷又看上谁,那她以后的曰子怎么办,想想这侄女儿也实在可怜,只好跟夫君说了原委,又跟公公婆婆禀告,这才推托怕热的把她捎带来。

  她原本是想跟杜雨胜打个招呼,便把鹊儿留下,杜雨胜这人虽怪,但对姨娘却都很不错,把鹊儿留下她肯定会照顾,只是没想到六叔竟然也在。

  “原本是想找弟妹说说话,既然六叔在,那就改天吧。”虽然是差了十几岁,但该避的嫌还是要避一下。

  杜雨胜道,“明日我再去找二嫂。”

  “那当然好。”江氏笑咪咪,“喔,对了。”

  杜雨胜心想,喔,来了!

  “我怕来这寂寞,便让人去桑落院把鹊儿找来陪我,既然六叔跟弟妹都在,我便把她留下伺候。”

  鹊儿便是往前一步,行了个礼,“六爷,六奶奶。”

  杜雨胜笑盈盈等着看戏——以为自己说不见姨娘就没事吗?你以为姨娘这么简单吗?看吧,人都在碧玉别院了,人家还是能出招啊,鹊儿的爹可是七品文官,每天上朝都要跟你爹你哥见面打招呼的,看你怎么应付。

  却没想到华定月说,“二嫂,鹊儿既然是你带来的,还是住你那吧。”

  鹊儿一听,便是要哭了,“六爷……”

  美人泪眼,连杜雨胜都不得不承认,真的是楚楚可怜,内心又默默想,不用三分钟,华定月就会败下阵来。

  “六爷莫不是喜欢上哪个侍奉丫头了?”一定是她来得太晚,听大奶奶房中的嬷嬷说,因为六奶奶特意交代是六爷要的,所以把最标致的几个都送过来了,“六爷,您当初跟我爹爹求娶时说过会对他女儿好了,永远不会烦她,也永远不会嫌她,她就是最后一个侍妾,院子里不会再有新的姨娘……”

  华定月脸一阵红一阵白,“我为什么说那些,你应该明白。”

  “我不明白,我只知道,六爷上门求娶江鹊儿时,说过永远对她好。”

  杜雨胜忍得肚皮痛。

  谁让他当初赏花,赏着赏着就把人赏进院子,甜言蜜语哪里又会少了,不然人家一个官家嫡女,怎肯委屈作妾。

  人家来这里,不过就是想他了,要把人打发回二嫂的院子,哪这么容易。

  华定月看来还是想让她走,但大概又想起自己当初是怎么哄她点头的,难免心中有愧,于是表情十分精彩。

  江氏更是错愕,她一直以为鹊儿很受宠,鹊儿也说自己很受宠,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啊——父兄因为鹊儿之事,一直对她很不满,觉得是她为了巩固在华家的地位,设计自己侄女与人为妾。真是天地良心,她当初推的是览儿,怎知道鹊儿也喜欢上六叔,她哪有什么办法。

  要是她有本事设计谁跟谁看对眼,她早就先让丈夫跟自己看对眼了,哪用得着跟那些侍妾斗这十几年。

  唉,这下要怎么办才好?丈夫已经好几年不理她了,六叔又在公婆面前很说得上话——她带鹊儿出来虽然也是经过婆婆允许,但如果婆婆知道她不是想要一个伴,而是想把六叔的姨娘带出来送入碧玉别院,她恐怕也会很麻烦,婆婆最讨厌媳妇多管闲事。

  鹊儿还在哭,梨花带雨,可怜得不得了,“我信了六爷的话,这才进入华家,姊妹们都是大红喜服,八人大轿风光出嫁,只有我,小轿一顶,偏门进入,给六奶奶下跪奉茶,我是良妾,还得对丫头出身的贱妾自称妹妹,为的就是相信六爷会好好待我,可现在还不到半年,六爷就烦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