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嫡妻好诈 >  上一页    下一页


  “哥哥十八岁时,跟几个族兄走险货,前几次赚了不少钱,最后一次却没回来,爹爹去本家求他们帮忙打听,他们却不肯,娘受不了这个打击,身体便不大好,隔年大老爷过世,我们一家被新老爷赶出来,还诬陷我们偷了钱,日日来我们住的地方吵闹,这样一折腾,娘没多久就走了。

  “杜家的新老爷没本事,才两年,水路丢了一大半,想让我爹回去帮他,爹爹又怎么肯,杜家便派人来闹,想逼我们父女回去,爹爹那几年为了想找哥哥,心力交瘁,又听说新老爷想把我嫁给知府为妾,更被气得一病不起,临走前跟我讲了婚约之事,我这才上京。”

  华定月点点头,“父兄皆已经不在,你便只能任由杜家嫡支拿捏,你是怕他们找到,把你胡乱嫁人?”

  “是。”

  东瑞国民风虽然开放,但礼教却还是有一定程度的条例。

  无父无母的姑娘,宗亲必须代为张罗婚事,让其顺利出嫁,这原本是为了照顾孤女,但落在杜雨胜身上,她很肯定过程不会有任何人情味,前有她爹的宁死不屈,后有她的举家逃亡,一旦宗亲拿着族谱上门,替她张罗的不会是福利,而是惩罚,发落个穷稼汉,或者嫁给一个阿达。

  她有本事自然可以整个天下流窜,每半年搬一次家,杜家自然找她不到,但她不想,她又没有做错事情,为什么要逃?她应该有个安稳岁月,拿到婚书时,她便已经都想好了,她得嫁入华家,一来,可以彻底断绝她跟杜家的关系,二来,华六奶奶的身分要做什么生意都很容易。

  做生意,最怕官府打秋风,怕流氓闹事,但大将军府的身分摆出来,可没哪个不长眼的官员敢来白吃兼讨银,至于流氓跟小混混就更不用担心了,官衙既然知道江南饭馆是谁开的,自然会列入加紧守卫圈,刚开时,还有被闹过一两次,都是隔天就抓到人,后来,就再没人来闹事了。

  她的饭馆生意很好,日进斗金,险货她是不敢想了,但想再开胭脂香粉店,京城富庶,女子十分舍得打扮。

  东瑞国律,女子成亲三年无所出,可休妻,被休女子可选择回娘家,亦可选择自立门户。

  她知道自己一定会被休,但也不怕。

  即便是弃妇,也是分很多种的,待被休之时,她也才十九岁,身家万两,她有什么好怕。

  到时候她就买间大宅,再招个俊俏面首来伺候她,生几个孩子,早上数银钱,下午陪孩子,多开心,哈——只是这些当然不能说,因为太不象话了,在她完全自由之前,装乖是唯一政策。

  离被扫地出门还有一年,她还想多开几间店。

  隔天,胡管事总算姗姗来迟,带着碧玉别院所有的下人在院子里请安,直说自己昨天很忙,所以没去门口迎接,请六奶奶恕罪,话说得四平八稳,但表情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种装模作样的奴仆杜雨胜也看得多了,在杜家时,嫡房小姐的丫头都还能对她大小声呢,丫头仗的当然是嫡小姐的势,只是不知道这胡管事到底又是仗了谁的势。

  “樵夫对柴火的数量纠缠不休,等算清了早已经天黑,怕扰了六奶奶休息,所以没去拜见。”

  “既然柴火之事如此困难,忙到连主人家到来都不去门口迎接,别院的事情也就别管了,以后就在柴房数柴劈柴吧。彩娘,待会去跟胡管事拿了帐簿跟钥匙,以后,你就是碧玉别院的管事,什么该做的事情你看着发派便行。”

  短短几句话,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怎么可以这样?”香儿大叫,“我爹都说了是忙才没去的,六奶奶却是开口就换人,好不讲理。”

  “就是啊。”一个四十几岁的妇人跟着说,“六奶奶刚来就要换人,这可不大好吧。”

  另一个一脸雀斑的汉子跟着点头,“胡管事也是忙,失礼也不是故意,就请六奶奶大人有大量,饶了这回。”

  胡管事见有人给自己讲话,登时小得意起来,“六奶奶,您可别以为管家容易,这院子里大事小事,这帐本可也不是一般人能看得懂,到时候帐目出了错,您可不好交代,弄得不好,大奶奶还以为六奶奶摸了过手银钱,那就不好了。”

  凉夏噗嗤一笑,“这就不劳胡先生费心了,我家小姐是杜家商号的姑娘,从小玩算盘长大的,算的可是商船海港那十几万两的货物跟珠宝,就连边界商栈有时忙不过来,都还找我家小姐去帮手,别院这一小撮人的饮食用度,不用我家小姐,我来算就行,胡先生别想仗着识字跟会拨算盘就欺负人,区区一个管事也想给主子下马威,真是说你都懒。”

  “就是。”暖春接口,“看来,碧玉别院的日子是太舒服了,舒服到有人都忘了自己是下人,想摆谱,也不看看自己的身分,我家小姐既然说了把钥匙跟帐簿交出来,那便请交出来吧。”

  胡管事脸一阵青,一阵白,手捏得死紧。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跟顺娘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他的侄女顺娘在六爷的院子当二等丫头,服侍的是最近又有孕的陆姨娘,虽然知道不好讲主人家的事情,但谁又能忍住不八卦,顺娘偶尔回家难免也会说上几句。

  六奶奶在翡翠斋,府里没几个人见过,就连陆姨娘也只在抬妾那日见过一次,后来都没再出现,至于院子的事情,都是六爷的奶娘在帮忙打理。

  胡管事便起了轻视之心,身为六奶奶,却连自己院子的事情都管不了,还被丈夫驱逐到别院,六奶奶当成这样,也是够窝囊了。

  心里既然如此想,昨天知道六奶奶要来,便诚心要给她难看——一来,是他自己日子过得舒服,在碧玉别院当老大惯了,他可不想伺候别人,再者,自家丫头对六爷一见钟情,听说苏姨娘跟陆姨娘都是丫头抬上去的,若香儿也能入六爷的眼,那以后日子可就好过了。

  如此一想,便想吓吓六奶奶,最好她在碧玉别院自己找个院子住进去,跟在将军府一样隐形,六爷要养伤一个多月,香儿日夜伺候,肯定能搞出什么来,可没想到香儿没搞出什么来,他自己先搞出事情。

  就这样被收权了?他不想啊,在碧玉别院当管事真的很爽,主人家一年才来一两次,他便弯腰屈膝那几天,其余的日子他根本就是庄主,指挥着十几个奴仆,还自己住进了好的院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