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嫡妻好诈 >  上一页    下一页


  “奴婢打出生就在这里,十六岁时管事上报夫人,把奴婢许给家生花匠,可丈夫前些年跟个寡妇好上,自己赎了卖身契,跟那寡妇远走高飞,奴婢便跟着女儿继续在庄子做事。”

  杜雨胜手指轻敲桌面,“所以你对碧玉别院很是了解了?”

  “是,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年,就算不刻意了解,也是了解了。”

  “庄子里现在有多少人,怎么发派?”

  “现在有十八个,因为主人家不常来,除了厨房,也没有特别分谁是哪个院落,都是胡管事看情况发派。”彩娘十分恭谨的说。

  “也就是所有的人都听胡管事一人的?”

  “是。”

  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就是这样吧,主子久久不来,就把自己当主子了,大概又听说她不受宠,居然指派了个小厮在门口等她,连女儿都对她的发话视若无睹。

  “六奶奶。”外头一个怯怯的声音唤,“六爷该喝药了。”

  “进来吧。”

  一个十五六岁的丫头端着药盘进来。

  杜雨胜对华定月并没有感情,也不想做这种服务,可现在四只眼睛盯着她,她总不能双手一摊说“你们喂”,只好轻拍华定月,“夫君,夫君。”

  华定月还挺好叫,一下睁开眼睛。

  “喝药了。”

  华定月皱皱眉,做了个手势,杜雨胜猜他想坐起来,连忙把他扶起,又把枕头塞在背后,让他靠着舒服点。

  大少爷还算合作,一碗药慢慢喝完。

  喝完后挥挥手,彩娘跟小丫头收下药盘出去,还顺便把门关上。

  夫妻面对面,不知道为什么,杜雨胜总觉得华定月看她的样子怪怪的,并不是猥费的那种怪怪,而是一种……以前天才从马上跌下的人来说,眼神也太亮了,久别重逢也不用这么激动吧,那种看到肥肉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真是没道理,有个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看过这样的眼神,但那个人……不可能的,应该是自己多心——华定月在跟她成亲前,可是无数闺阁小姐的梦中情人,小姐们拚死参加各种婚宴,也不过就是想远远看他一眼,电眼是帅哥的基本配备之一,身为京城金龟婿的榜首,双眼自然是闪闪发光的。

  最现实的就是,成亲两年,但这也只是他们夫妻第四次见面,杜雨胜对华定月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跟眼神,完全没印象——应该多心了,有人就是天生桃花眼。

  杜雨胜笑笑,“是大伯让我过来的,如果夫君想苏姨娘或者江姨娘过来,我明日便派车去接。”

  “不用。”

  实在太不熟了,不熟到杜雨胜都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他才刚睡醒,总不能再要他躺下去睡,何况,他脸上就写着“我们聊一聊”。

  少爷心,海底针。

  她今天一路马车劳顿,已经累得骨头快散了,只想回房间泡泡澡,让暖春跟凉夏给她按摩按摩,养精蓄锐,明天好修理那群皮痒的下人,可有人精神好,她也只得精神好了,都说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今天她的身分既然是六奶奶,好歹把戏作足,才算有职业道德。

  于是她在床边坐了下来,“夫君跌下马之事,大伯担忧公婆年岁大了,所以瞒着没说,原想让江姨娘过来,又怕江姨娘出发前去跟苏姨娘还有陆姨娘叫板,陆姨娘现在有身孕,不好让她知道太多,于是便都瞒着了,都说临时有事情去了西磷,夫君过几日若好些,便写封信回家,让公婆安心。”

  华定月点点头,“我另外有件事情想问你。”

  “夫君请说。”

  “你把杜家的事情跟我说一说。”

  杜雨胜一时以为自己听错,“杜家?”

  华定月脑子撞破了?怎么突然对杜家有兴趣?

  “我前些天才知道江南饭馆是你名下的产业,有点好奇,杜家是怎么养出你这样的女儿,不过我们也不住一起,趁着现在有时间,问上一问。”

  喔,原来如此啊。

  “杜家做的一直是边界生意,把东瑞国的东西卖到西磷国,把西磷国的东西卖到北虞国,进出南蛮更是家常便饭,物以稀为贵,买地离产地远了,价格能翻上数十倍。太爷那一代,兄弟联手走了几趟险货,发了财,才开始买宅子,开店铺,不过夫君也知道,钱多了,女人就多了,女人多了,孩子就多了,到我爹时,关系跟嫡支只能勉强算得上亲族,连称呼都免了,要不是爹爹还有几分本事,根本无法在本家谋得差事。”

  “你爹的本事自然是好的。”不然怎么能在一个多时辰内就敲定贡礼单,还让皇上龙心大悦,下旨嘉奖,导致自己父亲也酒后发疯,乱许姻缘,“后来呢?”

  后来——

  杜雨胜觉得,华定月那一跌还真跌对了。

  虽然只见过三次,但他都是给她一种很没教养的感觉,眼神,表情,都很欠揍,就连纳妾时她露了那手漂亮的治妾绝招,他都只跟她说了四个字——“多谢夫人”,然后配上不太情愿的表情,可现在,他给她的感觉总算比较符合他的贵公子身分。

  他如果想了解她,她当然也是很乐于让他了解的,毕竟,她还想留在华家久一点。

  在华定月等待的眼神中,杜雨胜继续说故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