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嫡妻好诈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几日,两人常常一起饮酒,武人不似文人那样介意出身,对华晁来说,出身都是假的,本事才是真的,华晁自己也是庶子,嫡兄华邦没用,除了吃喝嫖赌什么都不会,奶奶跟父亲几次原谅,马上又犯错,在青楼跟人争风吃醋,在街上突然看不顺眼与人大打出手,在赌场使诈,什么都有。

  华邦总说自己是将军府的嫡少爷,他的妹子华媚宜才刚进宫,品级虽然不高,但已经怀孕,谁敢拿他怎么样?

  他一次又在街上惹事,见几个丫头簇拥着一位戴着面纱的姑娘,心想,肯定是容貌有缺,想拿人家取笑,便命小厮跟自己一起撞向那群姑娘,小丫头们吓得尖叫,早忘了保护小姐,华邦便轻易的摘下对方面纱,见女子果然容貌鄙陋,皮肤又粗又黑,当场嘲笑了一番,离去前,看那女子胸部丰满,还伸手摸了一把,然后扬长离去。

  晚上,皇后的旨意便到了,把嘉圆公主许配给大将军府的嫡长子。

  家里收到旨意时,自然是莫名其妙,皇后要许亲,事先怎么都没说,何况嘉圆公主的名号真是听都没听过,再者华邦早已娶妻,是八人大轿,明媒正娶的侯府千金,这下要怎么办?

  最傻眼的自然是华邦的妻子刘氏,嫁了个废物,几次想和离,但想到孩子还是忍下来,只能安慰自己说,好歹他是嫡子,自己将来就是将军夫人,反正儿子也生了,好好养育孩子便行,没想到儿子都两个了,居然发生这种事?皇后的旨意虽然没说要许为“妻”还是“妾”,但公主的身分,又怎么可能为妾,最有可能的是华家把她降为妾室,空出正妻之位,迎娶公主,想到自己忍耐多年居然是这种结果,刘氏直接晕倒在大厅。

  华夫人隔日进宫打听,一出来简直快吐血,原来那嘉圆公主是异族派来和亲的,皇帝本不想要,碍于两国关系又不能退,没想到在街上居然被华邦调戏了,便顺理成章推给华家。

  东瑞国律法,公主成亲,并不另外盖公主府,而是由夫家重新整地盖院,不委屈公主便行—说得好听,但“不委屈公主”是很高级的技术,即便是异族,可一个从小住在皇宫的女子,眼界自然非比寻常。

  华夫人头痛,娶个公主就是往家里摆尊大佛,嘉圆公主极得父兄宠爱,一个弄不好就是两国交兵,血流成河,万一夫妻不和,后果不堪设想,又想到刘氏哭哭啼啼,华夫人更是心烦。

  老实说,明媒正娶的侯府千金,儿子生了,多年来也对公婆十分孝顺,什么错都没有,突然就变成妾,孩子变成庶子,什么都没了,谁也受不了。

  华邦知道那日丑姑娘要成为自己的正妻,自然不愿,大吵大闹,被父亲几个棍子打下来,终于老实了。

  华将军说的好,你不愿,我还不愿呢,你害得全家要陪着你伺候大佛,今天开始不准出门,你给我好好反省。

  一年后成婚。

  华邦原本想嘉圆公主那日在街上被调戏却没反应,应该是个好拿捏的,没想到嘉圆公主却是个剽悍的,成亲当天便打了起来。

  原来嘉圆公主年幼时曾随母亲入宫,见到当时的太子,只觉得中原少年跟家乡真是不同,好看得不得了,数年过去,太子成了皇帝,封后,封妃,立太子,即便如此,嘉圆公主也还是常常想起见面的那一刻,去年知道自己将到东瑞国和亲,自然十分高兴。

  入宫时,觐见了皇帝,气度堂堂,嘉圆公主对婚事充满期待,可没想到,一次上街便毁了一切。

  皇后跟她说,她在大街上被摘掉面纱,贩夫走卒都看到她的脸,这样的人不能成为后宫嫔妃,会帮她作主许一门恰当的婚事,但要入宫是再不可能。

  嘉圆公主整个傻了,但不答应也不能怎么样。

  婚事筹备了一整年,她心情也慢慢调适过来,知道自己嫁的是大将军府的嫡长子,能袭富贵,大将军府拆了南墙,整了三箭之遥的地,盖了新的院子,皇后给她的嫁妆相当丰厚,可就在上轿子前,她突然知道自己要嫁的是那日在街上轻薄自己的人,便是害自己无法入宫的人,勉强忍过拜堂,但晚上喜娘说“姑爷来啦”时,真的忍不住了,跳起来便揍了那王八一顿,把嬷嬷丫头都惊在当场,过了一下才有人出去喊人。

  华将军跟华夫人自然马上冲进来,一个异族公主在府邸,儿子又是不省心的,早知道会有事,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事。

  最糟糕的是进房时华邦还在大吼,“你这丑八怪,我要休妻,休妻,唉,唉呦。”

  推门一看,儿子早被嘉圆公主踩在脚下,也不知道是儿子平常太混帐,还是公主太霸气,房子一圈人,居然是没人敢去救。

  后来还是将军和夫人把儿子从公主脚下拉出来。

  华夫人陪笑道,“大喜之日,夫妻要以和为贵。”

  唉,真是造孽,她都是当祖母的人了,还要来给媳妇赔小心,别说公主想打儿子,连她都想打了,但想起皇后的交代跟眼神,咽不下这口气也得咽,宫中命妇还在府里住着,要是闹大了,她又要被皇后召见了。

  嘉圆公主气得要死,华夫人说好说歹,又说使者都在府中住着,明天要回去交代,公主的母亲前些日子才病了,若是知道公主新婚之夜如此,肯定心情不好受云云。

  想起母亲,嘉圆公主总算同意圆房,但这么一闹,双方可都没心情了,华夫人想想,吩咐几句,嬷嬷便趁着公主更衣,给房中燃了些春情香。

  华夫人再把儿子叫过来,灌了两碗阳刚汤药,想想时间差不多了,把他塞入公主房间,关上大门。

  这样的婚姻自然美满不起来,嘉圆公主在东瑞国一年,早熟知东瑞国礼法,成婚第三日,便把华邦身边那些娇美姨娘跟通房通通遣走,丫头们全部换成六十岁以上的婆子,华邦哪里肯依,回家发现最宠爱的姨娘不见了,心痛得不得了,想跟嘉圆公主吵,怕挨打,转而跟父母哭诉,说院子里一个美貌丫头都没有,他活不下去,在地上滚来滚去吵闹不休。

  华将军叹息一声,华夫人再怎么护着儿子,这下也知道真的不成,要是由华邦袭了爵位,华家就完了,别说富贵到尽头,这么不识大体,恐怕还会招来灭门之祸。

  未久,京城人都知道华将军正式册立了世子,是庶子华晁,至于为何不给嫡子,自然说得很好听,将军是得上场杀敌的,弄不好命都会没了,华邦既然尚了公主,以公主为优先,不宜出入战场。

  华晁也没让华家失望,他除了投胎投得不好,没投到正室的肚子里,其他什么都好,练兵,打仗,都没话说,妻妾也都和睦,除了不幸夭折的四儿子和战死的五儿子外,还有四子三女,都嫁娶到不错的人家,华夫人虽然心有不甘,可自己儿子太糟糕,也没办法,至于华老爷却是想,早该把世子位置传给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