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四月一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华璋脸一沉,咬牙切齿的问:“谁?我要去毁她的容!”

  文捷噗哧一笑。“不就是你吗?你想毁自己的容吗?不太好吧!这样好像太残忍了一点耶!”

  “欠扁!”华璋很不客气地揍他一拳。

  文捷差点跌坐在地上,低呼一声,反射性地随手想要抓住什么来支撑,却刚好抓到盆栽的大叶子,险些把整座盆栽都给拉到自己的身上,华璋赶紧伸手扶住整座盆栽。又没有地震,被盆栽压死未免太可笑了吧?

  两人好不容易稳住,互相瞥了半天后,不约而同地失笑。

  “你们在干什么呀?”

  声音几乎就在耳边了,两人同时一惊,又差点跌坐到地上,也同时赶紧各抓了一大把盆栽叶子,眼看着盆栽就要亲热过去了,这回是卓尔帆及时整个人把盆栽抱住,才没造成继九二一大地震之后最悲惨的牺牲场面。

  三个人惊魂未定地急喘了半天后,华璋突然自己坐到地上去了。

  “我们在干什么?就是这样啊!”她捧腹大笑地道:“谢了,救命恩人,你救了我们两条小命啦!”

  文捷则蹲靠在墙上,活像路边蹲在地上掷骰子的流氓痞子。“所以,人家都说暗事做不得,很快就会给人抓包了!”他也大笑不已。

  卓尔帆慢慢的放开盆栽,看看这个、瞧瞧那个,眼中的光彩闪亮无比。

  华璋索性也把他拉到地上陪她坐着。

  “想笑就笑嘛!干嘛忍得这么辛苦嘛!”

  卓尔帆的神情依旧淡漠无比,却伸手把她揽进怀里靠在他的胸前,彷佛要她聆听他心底的笑声似的。

  华璋的双臂很自然地环住他的腰际,并抬眼仰视,正好对上他俯视的瞳眸。

  “要到什么时候呢?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肯完全放开心胸呢?”

  “我看还是保持这样就够了,”文捷喃喃道:“要是他再多些笑容,包准背后会黏上来一拖拉库的女孩,赶都赶不走,到时候光是毁容就毁到你手软了!”

  华璋噗哧一声笑了,“那倒是。”她缓缓地靠向卓尔帆的胸前,满足地吁了一口气。“其实,笑不笑是无所谓啦!我只是希望他能自在一点、轻松一点,不要生气是那个表情、开心是那个表情、说他喜欢我的时候还是用那个表情,好像是在警告人家说:我没有生气,也不开心,更不喜欢你,现在只是练习说说而已,千万别当真!”

  “呃……很像、很像!”文捷闷声直笑。“他不会是……咳咳!做爱做的事的时候也是那个表情吧?”

  “咦?”华璋突然愣住了,“那个……好像……”她瞥向卓尔帆,卓尔帆蓦然转开眼去。“好像……不是耶!”倏地,她兴奋地跳了起来,并顺手拉起卓尔帆,“走、走,现在马上来大胆求证一下!”她拖着卓尔帆就往附设的套房走去。

  耶?现在?

  “如果我搞错了请告诉我,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文捷不可思议地瞪着套房的门砰一声关上。“搞屁啊!我以为只有男人才会做这种事呢!”

  当卓尔帆拎着外套走出套房时,日本的洋子、美国的雪丽和英国的茱莉亚早已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等他了。卓尔帆默默地穿上外套,并冷然的朝文捷望去,文捷无奈地双手一摊……

  抱歉,我只是个小小的特助,一个一个来我还应付得了,三个一起来我就投降啦!

  “裴尔(卓桑)。”

  三个女人同时站起来“恭迎大驾”,温柔典雅、美丽大方、高贵傲慢,三种类型全都是属于那种世界级的大美女,可彼此眼中的竞争敌意却毫无两样、一般高低。

  卓尔帆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径自在办公椅上落坐。“谁让你们进来的?”声调一听就知道他很不爽。

  三个女人互观一眼,很有默契地由典雅的洋子代表回话,因为她最懂得温柔的诀窍了。

  “卓桑,我们是特地来看你的呀!可是我们已经来四天了,你却来看我们一眼都不肯,甚至连通电话问候都没有。我们能体谅卓桑在繁忙公务中可能抽不出空来,所以,就决定自行来公司看看卓桑,如果卓桑需要帮忙,我们也愿意助上一臂之力,这样说不定卓桑就有空陪陪我们了。”

  这三个女人和她们的父亲都是同样的想法,卓尔帆看起来就不像是个能承担顾氏业务的人,所以,只要她们能“吃定”卓尔帆,顾氏就会落入她们的手中,由着她们呼风唤雨,甚至只要她们的嘴巴够大,说不定还能把整个顾氏吞下来呢!

  卓尔帆摊开卷宗审视,“我不需要你们帮忙。”他冷冷地说。

  “可是……”

  喀啦!

  套房的门再次打开,华璋边眉开眼笑地走出来,边用发带扎起长发,一见到办公室里突然那么热闹,不由得大大一愣,随即若有所悟地瞄一眼卓尔帆,轻轻地哦了一声。

  “璋,我……”

  “对不起,总裁,我立刻去泡咖啡!”华璋抢着说,并悄悄地对他挤挤眼,示意他别紧张,卓尔帆这才释然地松了口气。

  一男一女前后从同一间套房里出来,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三个女人同时沉下脸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