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四月一日 >
三十二


  文捷又想了一下。“这个……呃!你知道尔帆应该还有个舅舅吧?当初,尔帆他外公和女儿脱离父女关系后,他就带著儿子移民到美国去了,他以为有儿子继承他的事业就够了,扔掉一个女儿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却没想到,他儿子一家人在到欧洲旅行时,因飞机失事全数罹难了,所以,他只能回头来找女儿了。”

  他突然停下来回身拿了一根菸点燃,深深吸了一大口后,才继续说下去。

  “据我所知,尔帆的外公是在孤儿院里找到尔帆的,尔帆的父亲好像是因为肝或肾方面的毛病去世的,之后,尔帆就被送到孤儿院里住了一年,当时,尔帆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痛,接著,尔帆他外公就把他送到我们家来,他说,有很多周边亲戚正在觊觎顾氏的总裁宝座,他必须先替尔帆除去那些障碍才行。可是,当尔帆进大学开始到顾氏实习后,他外公才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

  “什么问题?”华璋脱口问。

  文捷苦笑道:“尔帆对接掌顾氏一点兴趣也没有,无论他将来会接下什么样的职务,他都只会把自己当作是平常的上班族来看待,也许会很认真,却绝不会太积极。这样一来,顾氏很可能不用多久就会出现危机了。”

  华璋恍然地啊了一声。“难怪他总说他是在顾氏上班。”

  “而到了他大学毕业之后,另外一个问题又出现了。”

  “嘎?又有问题了?”

  文捷轻叹。“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曾有过某些痛苦的遭遇,所以尔帆没办法和人们亲近。人家的孤僻是不喜欢人群,喜欢孤独;而尔帆的孤僻却是畏惧人群,只有孤单一个人时,他才有安全感……”

  因为只有独自一人时才没有人欺负他、伤害他呀!华璋暗叹。

  “……无论是男女老少任何人,只要一有人想要接近他,他就会自然而然地逃避开,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他会一辈子孤独到底,如果不理会他的话,也许他会一辈子不结婚,也不会有任何孩子了!”

  华璋蹙了蹙眉,随即哦一声。“他外公担心在他之后没有人可以继承顾氏?可不是还有其他亲戚吗?”

  文捷冷笑著哼了哼。“老实说,即使是我,也不会赞同让他那些恶劣贪婪的亲戚来接手顾氏的,更何况,顾老太爷的思想在这方面是相当保守的,他希望由继承自己血液的人来接手顾氏,而不是那些不过沾点亲、带点故的人来觊觎自己一手创立的心血。”

  “果然是老古板。”华璋喃喃道。

  文捷又吸了好几口菸。“基于这些考量,他外公作了一个决定,这些可能发生的问题,他都要一次把他解决掉。”

  “OK!我明白他外公为什么要让他订婚了,可是,为什么是三个呢?”华璋仍有些摸不著头绪地问。

  文捷笑著捻熄了香菸,“我说过,他外公要一次就把所有问题解决掉不是吗?”他又点燃另一根菸,“顾氏在亚洲、美洲、欧洲各有一位洲际负责人负责洲里所有的分公司业务,这三位负责人再对总公司的总裁汇报负责,所以……”他缓缓吐出几个漂亮的烟圈。

  “……为了确保这些负责人在尔帆接掌总裁之后的忠心,他让尔帆同时和这三位负责人的女儿定下婚约,再由尔帆自己决定要和哪一位正式结婚,哪两位是小老婆。”

  “原来是这样喔!”华璋恍然大悟。

  “而又为了确保其他两位小老婆不会有二心,所以刻意声明,将来继承尔帆的人也不一定是大老婆的儿子,如果小老婆的儿子比较出色,那么,小老婆的儿子就会压在大老婆的儿子之上,这个人选也由尔帆来决定。”

  “老天,真复杂!”华璋叹道。

  “但老太爷也担心尔帆根本不做任何选择而一路拖到底,所以,他逼著尔帆答应他,最晚在尔帆满三十岁生日时,一定要做出最后的决定。老实说,我实在不太了解尔帆为什么要答应他外公这些事。”

  华璋无奈地笑笑。“因为他懒,因为他什么都无所谓,也因为他外公是他好不容易又冒出来的亲人,所以,他就什么都答应了。”

  “这样啊……”文捷摇摇头。“真是……唉!算了。反正,若是尔帆打算取消婚约,他就必须先能掌控整个顾氏,免得婚约一取消,那些负责人一口气全都给他变脸了。”

  华璋斜睨著他。“尔帆并不在乎顾氏吧?”

  “他是不在乎,可老太爷临终时,他已经答应老太爷,除非他自己找到了理想对象,而且也有自信掌握顾氏之后,他才能解除婚约。”

  “我明白了,那么,现在尔帆就是在想办法掌握住整个顾氏罗?”华璋颔首道。“你认为他行吗?”

  “当然行!”文捷断然道:“你别看他那个样子,你知道他的智商测验结果IQ有多高吗?”

  “多高?”

  “190。”

  华璋一听,顿时惊愕地张大了嘴。“骗人!”

  “骗你的是小猪。”文捷笑道:“其实,只要他肯动脑筋、认真想的话,什么也难不倒他的,而且,他一开始就料到那些女人一定会没事就跑来台湾诱惑巴结他,所以早就警告过她们不准来台湾烦他,他自然会每年至少去找她们一次的。”停了停,他又补充道:“不过,认识你之后,他就没去找过她们了,再加上半年多来,总公司动作频频,所以,那些女人今年才会急著来看看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华璋想了想,跟著突然跳了起来,“OK!我全都了解了,谢谢你啦,我找尔帆去罗!”话落,她便往门口半跑过去。

  “华璋!”

  华璋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嗯?”

  文捷脸色诚恳,甚至带点央求地说:“尔帆就拜托你了。”

  华璋闻言,立即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还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保证绝对不会再让他孤独不安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