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四月一日 >
二十七


  但是尽管如此,那对小夫妻还是非常恩爱,尤其是有了爱情结晶之后,两人更加如胶似漆,一切都加倍美满,仿佛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事值得抱怨的了。

  除了卓冬群的酗酒习惯!

  卓冬群并不是很爱喝酒,但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他必须常常喝酒应酬。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男人嘛!不能喝酒就不算男人了。可他的酒癖特别差,只要一喝醉,就会变得很凶暴粗鲁,甚至还会打人。每当这时候,年幼的卓尔帆便会哭泣著躲到母亲怀里寻求保护,而顾秋竹也会紧搂著他,告诉他——

  “小帆,不要哭呵!有妈咪在呀!妈咪会保护你的,妈咪会一直一直保护小帆的哟!但是,你要听妈咪的话,不要哭呵!让你爸爸听见了,他会更生气的喔!”

  于是,母子俩就这样抱在一起,畏缩成一团,度过一次又一次的恐怖时光,直到妈咪背叛了他。

  她死了,因为子宫外孕大量出血而死!

  伤心欲绝的爸爸变得很爱喝酒,小帆更害怕了,因为,再也没有人保护他了!

  然后,奶奶出现了,她慈爱地抱住瑟缩在墙角的小帆,那么那么温柔地告诉他——

  “不要怕呵!可怜的小帆,以后有奶奶照顾你,你再也不用害怕了,只要你听奶奶的话,躲开你爸爸远一点,这样就不会被你爸爸吓到了,奶奶也可以一直一直照顾你了哟!”

  奶奶真的好疼他,但是,爸爸依然一下班就喝酒,一喝醉就乱砸东西,哭喊著:“秋竹,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可奶奶不会抱著他躲成一堆,奶奶会带著他出去,逛公园、玩秋千、吃冰、糖果。虽然他很想念妈咪,可是他现在还是很快乐,因为奶奶会照顾他,直到奶奶也背叛了他。

  奶奶在睡梦中去世了!

  于是,再也没有人保护他、照顾他了!

  然后,爸爸开始喝醉了就鞭打他,拿著藤条一鞭鞭毫不留情地抽打他,打到他昏倒为止。他不敢哭出声,因为一哭,邻居就会找来社工人员,社工人员说要把他和爸爸分开,他不要!虽然爸爸会打他,但那是因为爸爸太想念妈妈的缘故,爸爸不喝酒的时候也是很爱他的,最重要的是,爸爸是他仅剩的亲人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嘎?你有什么资格露出那种眼神?嘎?失去心爱女人的是我又不是你,你有什么资格露出那种痛苦悲哀的眼神?嘎?”

  卓冬群吼一句、抽一鞭。

  “你那又是什么表情?嘎?我没有给你吃、给你住、供你上学吗?嘎?为什么要用那种哀求的表情对著我?嘎?我到底欠了你什么?嘎?”

  所以,小帆只好隐藏起自己眼里所有的情感,抹去脸上所有的表情,因为,无论是任何一种眼神、任何一种表情,都是爸爸抽打他的导火线,他也变得不太敢说话,因为每一句话,都可能是加深爸爸怒气的催化剂。

  好奇的邻居们三不五时就来探他的口风,问他是不是又挨打了,甚至要强行替他的背伤照相。他知道,只要自己说错一句话,或者被他们看到他的背伤,他就会被社工人员带走了,所以,他只好尽量远离邻居、远离所有的人。

  在环境的捉弄下,他逐渐转变成一个孤寂落寞、胆小畏缩的小孩了。

  一个畏缩不合群的小孩,在学校里是很容易被欺负的,因为,无论再怎么被欺负,他也不会说出去,而且,欺负这种同学不但可以找乐子,还很安全,所以,小帆自然成为同学们眼中最好的猎物,几乎是所有过分、恶劣的恶作剧他都遭遇过了。而越是这样,他越是瑟缩,这就是他之所以在人群中无法拥有安全感的原由。

  然而,最最凄惨的是,在他小学即将毕业前夕,那个表面上对他特别关怀照顾的导师,藉口要送他一份特别的毕业礼物,把傻傻的小帆骗到家里去,然后强奸了他。

  而那个导师是男的!

  “天哪、天哪、天哪!”

  华璋猛然阖上日记本,泪眼迷蒙地望著那张此刻睡得如此平静安详的俊颜,不敢相信他曾经承受过如此辛酸悲惨的凌虐与遭遇。

  “不公平!不公平哪!凭什么要他一个小孩承受那么多折磨?凭什么?”

  她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愤恨不平,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胸口那满溢的酸楚与心痛,只能发泄似的趴在床上大哭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拍拍她的肩头,她听到文捷在问她:“你怎么了?”

  “滚开,不要管我!”她哽咽著吼道,然后继续大哭,像小孩子似的嚎啕大哭。

  直到一只熟悉的手温柔地抚娑著她的脑袋,她才抬起哭肿了的双眼凝望著显然是被她吵醒的卓尔帆,后者的双瞳仍然深邃若幽潭,神情淡漠依旧。

  “璋,怎么了?”他轻柔地问。

  天哪!他曾经遭遇过那么多的不幸,为何还能有如此安详温柔的声音?

  “尔帆,我……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背叛你的!”她恶狠狠地发誓道:“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就算你讨厌我了,就算你赶我走,我还是要赖在你身边,一辈子保护你、照顾你,再也不让任何事伤害到你了!你相信我吗?相信我吗?”

  卓尔帆温柔地抹去华璋颊上的泪痕。“我相信你,璋,我相信你。”

  “很好!”华璋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旋即随手抓来被单,粗鲁地揩拭著满脸泪水。“你敢不信我试试看,后果很惨的我告诉你!”

  “原来是强迫中奖。”文捷喃喃道。

  华璋脸一沉。“那又怎么样?尔帆就是高兴中我的奖,你又能怎么样?闲闲没事就是特地跑来鸡婆的吗?还是又拿一大堆文件什么的要尔帆又看又签名的?人家尔帆才刚刚好一点,你就一直来烦他,你才真的没良心呢!就不能让他多休息两天吗?”

  文捷顿时尴尬地愣在那边,因为他手上提的公事包里,的确装满了需要卓尔帆过目并签名的文件,可那都是不能再拖的文件,他才会赶著拿来的嘛!这下子该怎么办?他是拿,还是不拿出来?

  还好卓尔帆看出他的为难,立刻出声替他解围了。

  “璋,给我半个钟头好吗?”

  “半个钟头啊?”华璋斜睨著他。“好吧!就半个钟头,多一秒都不行喔!”

  “好。”

  一听,文捷赶紧拜谢皇恩,满脸感激之色地掏出厚厚一大叠文件交给卓尔帆,继而又发现华璋居然真的开始对时计时起来了。

  “中原标准时间,十五点二十一分四十五秒,好,计时开始!”

  哇塞,这个女孩还真不是普通的难应付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