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四月一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也许吧,”他淡淡地道,似乎对那三个女人的事兴趣缺缺。“也或许她们已经有所察觉我们这边的动作了,所以想来探探究竟。”

  “那怎么办?”文捷有点为难的问。

  “不怎么办,顾氏总裁是我,我想怎么样,她们都无权干涉,而且,在我满三十岁以前,她们也没有权力逼我作任何决定。”

  文捷点点头。“说的也是,不过,还是多少要提防她们一点比较好,听说她们三个都很厉害喔!”

  “厉害?”卓尔帆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低沉,“或许吧!但是……”他的声音更低沉,还多了一分严酷。“我不信我斗不过她们!”

  华璋惊讶地直打量他,平常瞧他总是一副温温吞吞、懒散淡漠的模样,在她面前更是个听话的乖小孩,实在没料到,他竟也有如此严酷正经、冷厉果决的一面,看样子,表面单纯的他,内在还是相当复杂的呢!

  而且,从他们的对话内容判断,卓尔帆似乎正在和他的三个未婚妻“斗法”哩!唔……她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要不要先翻出他的日记,看看这桩婚约到底是在什么特殊情况下决定的呢?

  “其实,只要你肯认真的话,我倒是敢肯定地说,没有人斗得过你呢!”文捷衷心地说。

  卓尔帆不再说什么,兀自低头吃他的炖品,倒是华璋很无聊地插了一枝花。

  “他真的斗得过她们?”还没结婚就开始斗法,这桩婚姻实在不怎么让人期待耶!

  “我刚说了,只要他肯认真的话,绝对没问题!”文捷笃定地说。

  可斗赢了之后呢?卓尔帆就可以一脚踩在她们的脑袋瓜子上捶胸大笑三声高呼胜利吗?算了,还是自己翻出日记来搞清楚吧!不过……那么多本,到底是在哪一本里呢?

  “咦?你怎么就问这么一句?详情呢?你怎么不问详情?”文捷问。

  “不需要!”华璋皱着鼻子说:“我自己回去看,顺便了解一下他对这桩婚约的感觉如何。”

  卓尔帆听了,不禁抬眼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随即又阖嘴垂眸的喝汤去也,其他两人则都没注意到。

  “我舅舅有没有说尔帆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再几天吧!他说要尔帆的情况完全稳定了,他才会让尔帆出院。”

  当那个恶魔大夫准许卓尔帆出院时,已经是卓尔帆住院三个星期后的事了;而当华璋准许他上班时,又过了一个星期。

  华璋站在车旁,第N百次重复着,“我警告你,尔帆,你累了就给我休息,饿了就吃东西,别给我偷懒,知道吗?”

  卓尔帆还是老样子,“知道。”他乖乖的应道。

  华璋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五岁时的小帆,和妈咪、奶奶约定好,妈咪会保护他、奶奶会照顾他,但是他必须乖乖听话才行。

  强抑下心中的酸楚,华璋又说:“有什么不开心,回来就要马上跟我讲,记住了?”

  “记住了。”

  “嗯!那赶快上班去吧!小心开车喔!”

  “好。”

  望着绝尘而去的法拉利,华璋依然呆立在原地许久,仿佛在考虑着什么事,而后似乎终于有了结论,这才转身回大厦,预备上去拿了课本后,就赶去上第三堂的课。

  嗯——快端午了,她要不要自己动手包粽子呢?

  雨依然下个不停,校门口处,两个正要分手的女孩子撑着伞提高了嗓门作最后的交谈。

  “不分手了?”

  “不分手了。”

  “也不找工读了?”

  “不找了,反正他养得起我,等暑假时,我再到他的公司里免费打工好了。现在啊!最重要的就是我必须专心照顾他,用我全部的心神和时间来照顾他,他……真的很需要人照顾的。”华璋叹道。

  周玉佳歪着脑袋打量华璋半晌。

  “我觉得你好像有点变了。”

  “有吗?”华璋奇怪地看看自己。“哪里?”

  “哪里啊?唔……”周王佳沉吟着,又审视华璋片刻。“感觉上你好像柔和多了,不像以前那么强悍,那么……冲动,也不像以前那样,主观意识那么强烈了。”

  “是吗?”华璋不置可否地笑笑。或许是吧!当然,她自己也知道原因是什么,不过,她不想说太多,毕竟那会牵扯到许多不适合让外人知道的事。

  “好吧!我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照你自己的意思去做吧!不过……”周玉佳突然眨眨眼。“有机会让我们看看他如何?”

  “OK!没问题。”华璋很阿沙力的答应了。

  跟着,两人就互道再见,转身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了。

  唔……明天没有课,或许她可以煮点东西带去给卓尔帆吃吧!顺便给他个惊喜,嘿嘿!华璋窃笑着暗忖。对了,文捷给她的那张通行卡是怎么用来着?先进地下停车场,再……右转到最里边,然后是……嗯……好像是右边的电梯吧?还是左边?

  管他的,反正找那座上面挂有“总裁专用”牌子的电梯进去应该就没错了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