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四月一日 >
十九


  这如果不是恶作剧的话,就太……太……呃……会不会还有下一号呢?

  突然间,她觉得室内沉闷得快要令人窒息了,她一刻也无法忍耐地匆匆逃离那间叫人几乎不能呼吸的套房。

  她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好久,连餐厅都请了假没去上班,直到九点多时,她才打电话回去给卓尔帆,几乎是铃一响,立刻就有人拿起电话接听。

  “璋?”

  “呃……”她舔了舔乾燥的唇瓣。“尔帆,你……呃!看到我留给你的纸条了?”

  “看到了,我……”

  “请不必费神解释,我不想听你罗唆!”华璋立刻打断他的话。“我只想知道一件事,那三个女人真的都是你的未婚妻吗?”

  卓尔帆无语片刻后。

  “是。”

  华璋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下胸口的怒气。

  “你不会是有玩弄女人的怪癖吧?”

  “不是。”

  “不是?”华璋又猛地吸了好几口气。“她们都是你正式订过婚的未婚妻?”

  “是,她们是同时跟我订婚的。”

  耶?同时跟他订婚的?

  讲哈米话?“拜托,你……你不是要告诉我,她们相互之间都知道彼此的存在,甚至……甚至还能和睦相处吧?”华璋不敢置信地说。

  “她们是同时跟我订婚的。”卓尔帆又重复了一次。

  哇塞!那A有这款A代志?她们竟然都……都……那……那……OK、OK!她现在总算了解古人所谓的三妻四妾,他已经预定好三妻了,那她算什么?四妾之一吗?

  她的唇边倏地泛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我想……你最近大概没有什么特别的计画,譬如要和她们解除婚约之类的吧?”

  卓尔帆又沉默了半晌。

  “没有。”

  华璋对自己重重地点点头。“好,我了解了,谢谢你!”不等卓尔帆回话,她就挂断电话了。

  至少……他很诚实!

  接下来就该是她自己好好想想的时候了。

  四月一日,真是好一个愚人节!

  华璋自嘲地笑笑,看著卓尔帆的车子离去之后,她才从大厦对面的暗巷里走出来。回到卓尔帆的套房里,她习惯性地先收拾环境,才迅速地整理好一些换洗衣物和所有的笔记等,装好满满一旅行袋之后,她依恋地环视一圈这住了半年多的“家”,心中酸涩得想要大哭一场。

  但是,她只是深吸了几口气,便毅然决然地背起旅行袋踏出这间曾经盛载著她满心爱恋的房子。

  接著,她来到餐厅里,向老板表示坚决辞职之意。并非她没有勇气再面对卓尔帆,而是她认为,要断就该断个彻底,没必要拖个尾巴要死不活的。老板虽然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华璋一直是个很认真尽职的好服务生,他不想太为难她,只好先把薪水算好给她了。

  拿走留在餐厅里的私人物品后,她转到隔壁的咖啡厅里靠窗坐下,点了一杯橙汁,黯然地凝望著玻璃窗外。

  默默地看了他半年多,不知不觉悄悄地爱上了他,偶然一个机会让他们有了更多的交集,将近两年的时光就这么过去,结果,她现在才发现,他们根本没有真正的谈过情、乱过爱,该死的他们甚至连约会都没有过!

  虽然她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也不后悔拥有这近两年的回忆,但她还是为自己居然会做这么没有脑子的事而感到懊恼不已。

  回想起来,由于他懒惰邋遢的习性和单薄多病的身子,一开始,她就很自然地沉浸在被需要、被依赖的虚荣满足感中,以她强悍的个性,事实上也很适合这种一面倒的相处型态。

  但是,也因此,两人相处的模式一迳是那么的单纯,单纯得甚至有点枯燥乏味了,根本没有什么罗曼蒂克的味道,更没有什么培养感情的机会,就算原先有些感情,也该产生弹性疲乏了吧?

  然而,当她下定决心要离开他时,为何心会这般痛?会如此不舍?为何想起他时,心中的悸动会比交往前更深刻、更强烈?

  她不觉苦笑。

  好吧,她承认,她不但没有弹性疲乏的感觉,甚至对他的眷恋更深切了,天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她越是看不清他心底难解的神秘,就越是沉沦在他眸底那无言的牵引中;也或许是因为他是那么的依赖她,不知不觉中,她那份从未现身的少女温柔情怀也被诱引出来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野性呼唤,将他们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吸附在一起,而相同磁场的异性魅力,又让他们之间的吸引力即使不加温,也自然地升高了。

  无论如何,虽然她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同时和三个女人订婚,而那也不关她的事,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容忍这种事!人类是自私的动物,男女之间的爱情,更是自私得揉不进半点沙粒,何况是三个女人!

  既然他无意和那三个女人解除婚约,那么,她也只有选择离开他了,让那三个女人去照顾他吧!这近两年的时光,就当是一场美好的回忆,她会收藏在记忆宝库中,闲来无事拿出来咀嚼一番,毕竟,这是她的初恋呵!

  她幽幽长叹。

  又下雨了!

  梅雨季还未到,雨却下个不停,是在为她哭泣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