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扉雅 > 我家有个恰北北 >
二十五


  "还有呢?"

  "我还年轻,想交更多朋友,才不想这么早就踏入爱情的坟墓,加上我到现在没结婚的打算。"岚伊越说越小声,因为她看到逸云的面容在竟然透出一股寒气。

  "你还年轻,还想认识谁?"

  "我只是单纯的想交朋友,没别的意思。"好可怕的笑容喔!

  "跟我结婚是踏入爱情的坟墓?"

  "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不只是我。"她只是实话实说。

  "你到现在都没结婚的打算?"一年之约是唬弄他的喽?

  "一年后或许就有这个打算。"她只是说现在不想结婚嘛!

  "我不等了。"一年之约既然是她的推拖之词,那他就不必客气了。

  "什么意思?"虽然有大床挡在两人中间,但岚伊还是一脸戒备,并注房门和她之间的距离,准备随时逃命。

  "就是这个意思!"先得到人,他还怕她会跑掉吗?

  逸云踏上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岚伊。

  甩到床上之后,岚伊惊慌地挣扎著,哇!"你、你别乱来喔!不然我会告你……"

  岚伊话末说完,已经逸云的唇跟放大的脸给吓傻了。

  "我会让你无条件嫁给我。"说完,逸云开始展开行动。

  "嗯……"她又没说不嫁给他,她只是不想现在出嫁而已嘛,他怎么可以使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感觉身下的人心不在焉,逸云为之气结,"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敢不专心!"

  她若是挣扎。害怕,他或许还会有一些怜惜之心而停下动作,可是她竟然还分心想事情,这下子他不让岚伊知道他的厉害他就不叫逸云。

  "我、我没有啦!"她只是在心中小小抱怨一下也不可以吗?

  "闭嘴!我会让你知道分心的下场!"说完,逸云仅存的理智已经控制不住他的行动了。

  "还在生气吗?"看著完全没有力气躺在床上的岚伊,逸云不忍问:"还很疼吗?"

  此时,棉里迸出一道嗓音沙哑的咒骂声。

  "你说什么?"逸云觉得好笑地将棉掀开,看著依然闷住头岚伊。

  "换你被我欺负你不就知道了。"岚伊抬起头,狠狠咒骂起他并用被单层层包住自己。"你这只大沙猪、色猪、不要脸的猪,竟然欺负我!"

  "既然还有力气骂人就表示你体力恢复了。"他承认他忽略岚没经验,所以动作粗暴了点,不过那也是因为他已经被岚伊气晕。

  "乖,别生气了。"逸云宠溺地连同被单一起抱起岚伊。

  "你、你还想做什么?"岚伊惊慌地抓紧逸云,生怕自己会掉下去。

  "别担心,我只是想帮你沐浴而已。"看她这个样子,他也很心疼。本来他不想这样的,可是偏偏岚伊的话给激怒,所以才会对她不够温柔,但是他保证下次他会温柔一点。

  "不用!你是罪魁祸首,不准再碰我。"岚伊生气地捏逸云手臂,可是逸云还是笑得甜丝丝,教岚伊看得更加生气。

  他都把她吃个精光了,还想和她洗鸳鸯浴?想得美!

  "别捏了,等你留长指甲再来捏我吧!"因为工作的关系,岚伊的指甲留得短短的,所以只能以指腹捏他。

  "走开啦!"他的脸皮怎么越来越厚啊!

  "帮你洗好澡我自然会走开。"

  "好,那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我才让你帮我洗澡。"眼见著逸云将要伸手扯掉她的被单,岚伊灵机一动。

  "好。"反正她也逃不掉。

  "转过身,闭起眼睛,不准乱动。"岚伊拿起一旁的毛巾,折了几折,绑住逸云的双眼。"好了,你可以帮我洗了!"

  "你怎么把我的眼睛蒙住呢?这样我要怎么帮你洗?"她这样就想摆脱他吗?

  "我管你要怎么洗,我才不需要你帮我洗。"

  "你还有力气可以自己洗吗?"敢情她是嫌他不够努力吗?竟然还有多余的精神、体力可以拒绝他的好意。

  "你、你管我。"竟然还笑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