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她应该时刻不忘穿越故事中的女主角都是“特殊体质”,是危险吸引器,是麻烦制造机!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她只记得自己逛街逛得正兴起,突然从街角窜出一个人,而视力非常好也非常善于认人的她,一眼就认出那人是郭世昌。

  在他冲上来想对她不利的时候,她立即反射性的给他来一记过肩摔,他措手不及,被她扎实的摔在地上,一下子就躺倒在地无法动弹,缓不过气来。

  可就在她正得意的看着护卫拥上前抓住他时,突然感到颈后一痛,而后她便昏了,醒来就是现在。

  她猜自己是被偷袭击昏的,不过她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坐在床沿,她看这屋子里的摆设典雅精致,想必主人是个富贵之人。她脑中转了几转,在京城里她所认得、且有动机绑架她的富贵之人……也只有薛府了,会是薛三小姐吗?

  “嘿!小丫头醒了啊?”

  忽地,一句戏澹的嗓音传来,她顺着声音来源望去,看见一个年约三十五上下的男子坐在窗台上,笑嘻嘻地看着她。

  “你是谁?绑架我的目的是什么?我可告诉你,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你绑了我也捞不到什么好处。而如果是郭世昌委托你的话,他现在已经被捕了,你抓了我也没用。”

  男子没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喂!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你现在放找回去,我保证不报官,也不让任何人追究你的责任,如何?,”江芷涵继续游说。

  “要放了你也是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男子嘻嘻笑道。

  “你先说说看。”

  “告诉我,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是从华原城来的。”

  “不,我是问‘你’,不是问‘她’。”

  男子的话好生古怪,可是江芷涵却听懂了,也被吓出一身冷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她勉强镇定的说。

  “你懂的。”男子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她忽然觉得他的眼中像X光一样,简直把她给看透了。

  “你又在吓人了。”突然,另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坐在窗台上的男子浑身气势瞬间一敛。“吓坏了小姑娘,你看他和不和你算账。”

  “切!这小姑娘可是我帮他找的媳妇儿。”

  江芷涵一听瞠大眼。这还得了,原来这家伙是打算把她送给某个人做老婆?

  “对不住,我已经订过亲了,我是不可能嫁给别人的。”

  “小丫头,这个人可是长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而且嫁给他的话,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哦。”

  “我说过我已经订亲了,不管是谁、有多大的本事,我都不会嫁的,荣华富贵我的未婚夫也不输人,不过我要荣华富贵的话,我自己就能做到,不需要仰赖他人。”

  “唷!真有骨气,就不知道这骨气能不能当饭吃?等我饿你几天,看你妥不妥协。”

  “够了,苗竟,我说不要再吓她了。”

  温和的嗓音有着不容置疑的语调,一会儿后,一个年岁和之前那男子差不多的男人走进房里。

  “我哪有吓她?我说的哪句话不是事实?”苗竟咕哝。

  “丫头,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想你可能知道我们,我是莲真的师父,他是莲真的师叔,今日才刚抵达京城,救了你只能说是巧合。”沈之华温和的笑说。

  “原来,你们是轩辕的师父和师叔?“江芷涵惊讶的看着他们。可是……不对呀!“你们不可能是轩辕的师父和师叔。”

  “喔?怎么不可能?”苗竟斜睨着她。

  “年纪。你们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难不成五、六岁或者八、九岁就收了轩辕意当徒弟?”

  “很高兴在你眼中我们这么年轻,可惜,我们的年龄还长你爹两岁呢。”

  长了尹家爹爹两岁,也就是……四十八喽?

  如果是四十八岁,那就合理了,但是……“你们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年近半百之人!”

  “事实就是如此。”苗竟耸耸肩。“喂,丫头,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打哪儿来的?”

  她身子一震,想到他的问题,再佐以他的职业,感觉他应该知道她的来历,至少,应该知道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尹春风了。

  思及此,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会不会把她当鬼给收了?

  “小丫头怕了。”苗竟哈哈一笑。“得了,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一切都是天意,天命不可违。

  为了我那师侄一辈子的幸福我也只能尽力而为,要不然错过了机缘,他就真的得孤独终老了。”

  江芷涵听得一头雾水,可慢慢消化之后,震惊的指着他。“你的意思是说,是你把我弄到这里的?”

  苗竟摇头。“非也、非也,把你弄到这里的不是我,是它。”他伸手往上指了指。“天意。”

  江芷涵对他不负责任的说法嗤之以鼻,不过……“师叔,你应该是认识尹家人的吧?”

  “没错,是故友。”

  “那你不介意吗?我占了你故友之女的身体?”

  “我说过了,这是尹丫头命定的劫数,早在十五年前我便知道了,也透露过,可惜最终还是天命难违。你没有来,她就只能成为一具尸体,现在这样,殷家的血脉至少还有承继,想必他们一家三口泉下有知,也会感谢你的。”苗竟难得一脸沉重的说。

  殷家?她应该是听错了。江芷涵这么想,也不甚在意。

  “那么我有回去的可能吗?”她问。

  “你想回去吗?”苗竟反问。

  “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她再反问。

  “想的话,就只能求而不得,痛苦的生活在这里,不想的话,就在这里从此以后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江芷涵嘴角抽搐了下。总归一句话……她回不去就对了。

  真是的,直说就好了,做什么还反问来反问去的,罗里吧嗦!

  “话说这位苗师叔…您老该不会也是穿越来的吧?”还“从此以后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咧?童话故事看太多了!

  “如果你所谓‘穿越’的意思,是指从你来的那个异时空而来,那么我不是,当世也只有你这一颗异星。”苗竟轻笑。

  “只有我?”江芷涵眨眨眼。她还在想皇帝会不会也是穿越来的呢。“你怎么确定?”

  “本神算向来卜卦准确,自从我开始行走江湖之后,敢质疑我的除了那臭小子之外,就只有你了。”他哼了哼。

  “你说的‘臭小子’不会就是轩辕意吧?”她猜。

  “哼!”苗竟冷哼了一声,不回答。

  不回答等于默认了,江芷涵点头,表示理解。

  “对了,师父和师叔,你们刚刚说‘救了我’是怎么回事?我记得郭世昌已经被我摔倒,而且被捕了,难道事我在做梦?”

  “不,做梦的使我们,我们梦见有一名鬼门杀手对你射了一支沾有见血封喉剧毒的毒镖,被我顺手扬了回去,然后那个杀手就被自己的毒镖射死在阴暗的角落里了。”苗竟嘲讽的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