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尹姑娘,家中尚有事待宝钗处理,既然宝钗已经见到你、满足了好奇心,也该回府了,这就告辞。”薛宝钗极力维持表面的镇定,客气的说。

  她得尽快回去和爹爹商量这件事,尽量把薛府给请出来,也和贞妃姐姐通个气。有贞妃姐姐和她肚子里的龙子撑腰,薛家一定会没事的。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留薛三小姐了,保重。”江芷涵微笑地起身。“言丹,送客。”

  “是。”他恭敬的颔首,万万没想到尹姑娘和薛三小姐这一战,竟然是薛三小姐从头到尾毫无招架之力。

  目送“客人”离开后,江芷涵坐回椅子上,咳声叹气。

  “真是太失望了。”这场戏简直像笑话一样,一点意思也没有,浪费她的时间而己。

  “姑娘怎么了?”杏红和兰香不解。她们可是很佩服尹姑娘呢。

  “没事,我只是很奇怪薛三小姐是来干什么的。”她随口说。

  “奴婢猜啊,应该是打算来示威的,结果……”兰香耸耸肩,没有说下去。

  “结果却被姑娘给堵得什么话都说不了,碰了一鼻子灰离开。”杏红接口道。

  “示威啊……我也足这么想的,只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江芷涵一手托着下巴,手肘靠在椅子的手把上。“不知道她是以什么身份来示威的?”

  两个丫头眨眨眼。对哦,薛三小姐是以什么身份来示威的?她和王爷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王爷,甚至连看都不想看她一眼呢。

  “算了,就算戏演得不精彩,也已经演完了。”江芷涵不再执着于这件事,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走,我们回房换衣裳,上街逛逛。”

  “己经确定了吗?”皇帝轩辕澈看着唯一的同母胞弟,温声问。

  “皇兄,臣弟己将白虎钰赠与她了。”轩辕意淡漠的说。

  “什么?你竞将白虎钰给了她?”轩辕澈惊讶地从龙骑站了起来,看他依然一脸平静的模样,好一会才吁了口气重新坐下,“这么说来,你不仅是确定要娶她为妻,而且是已经非她不娶了。”

  白虎钰不但象征亲王的身份,更是能直接代表亲王,任何人手执白虎钰,权力等同于亲王。皇弟居然就这么把它送给一个女人就算对方是他未来的妻子,也太轻率了。

  “也罢。总是苗神算为你定下的亲事,你自己心甘情愿就好。”最后,轩辕澈叹了口气道。

  “是。”轩辕意瞥了皇兄一眼。“皇兄,薛府收买了臣弟府上的仆人,皇兄觉得臣弟该如何处置薛府?”

  闻言,他愤怒得一拍桌子。“这薛府真是越来越猖狂了,前些日子联才让皇后借机清理掉他们安插在宫里一些人马,没想到他们连你那里都不放过,手未免伸得太长了!”

  “臣弟府上倒还好,没什么有用的东西让他们挖,臣弟只是不喜欢而已。”

  “暂时先别动薛府,等贞妃孩子生了之后,朕再来秋后算账。”

  “如果薛家人到此为止,不再有其它动作的话。”轩辕意给了一个前提。

  “行。如果他们不知死活,联便不再干涉,你想怎么处置都随你。”

  “好。”他点头。

  “改天把人带进宫来让肤瞧瞧,我相信皇后也会想见见她的。”

  “我会的。”

  “成亲的日子决定了吗?”

  “尚未。等联络上师父和师叔之后,再请他们决定。”

  “也是。可知道他们现在在哪?”

  “听说在海上。”

  “出海了?”轩辕澈惊讶又羡恭。“唉,那两位的日子过得真是悠闲自在,难怪越活越年轻,让联好生眼红。”

  他没说什么,当然更不会告诉皇兄等成亲后,他也会带着妻子四处游玩,他可不想“刺激”到皇兄。

  “人在海上的话,恐怕不好联络,看来联要喝这杯喜酒还有得等。”

  “这倒不至于,以师叔未卜先知的能力,恐怕现在己经在回来的途中,甚至很有可能早就到了,只是没现身罢了。”以他对师叔的了解,这确实是很有可能。

  “没错……”轩辕澈颇有同感。“那么,联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是,臣弟告退。”

  轩辕意起身,正准备离开,御书房外的侍卫匆匆来到门外。

  “启禀圣上,廉圣亲王府仆从在宫外求见。”

  闻言一凛,轩辕意猛地望向皇帝。

  “可知是谁?”轩辕澈问。见皇弟如此模样,他心下也起了不详的预感。

  “是言丹,说有急事禀报王爷,是关于未来王妃的事。”

  “快宣!”他立刻说。

  侍卫领命,快速退下。

  “意弟别急,也许什么事都没有。”难得见到皇弟变脸,看来未曾谋面的弟妹在皇弟心中份量不轻。这一刻他真的好奇了,非常想要见见这位姑娘。

  心急之下,时间似乎过得特别缓慢,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匆匆奔来的言丹。

  “奴才参见……”

  “行了行了,什么事快说,你家王爷都快急疯了。”轩辕澈打断他的行礼。

  “是。”言丹点头,深吸了口气说:“公子,尹姑娘被掳走了。”

  “什么?是谁?”轩辕意一听全身紧绷,面色冷沉,震惊又愤怒。

  “是郭世昌。他突然从街角冲出来,大概打算掳走尹姑娘,没想到尹姑娘反应快,使出一种古怪的招式将他给狠狠摔了个四脚朝天爬不起来,护卫们上前逮住了他,结果杏红和兰香突然尖叫,大伙一回头就看见一道人影扛起尹姑娘,眨眼间失去踪影。”

  “一个通缉要犯竟然能混入京城,守城门的官兵全都该拉出去斩首!”轩辕意气怒至极,整个人散发一股冰冷的气势。

  “意弟,眼下寻人要紧,该发落的,等事后朕自然会处置。”轩辕澈也怒了,不过事情还是有轻重缓急。“朕会派些人吗在城里搜寻,但意弟要先把尹姑娘的画像给画出来才好找人。”

  轩辕意点头,直接走到御案后,执笔画了起来。

  趁这时间,轩辕澈随即调度人马,等他画好画像,这边的人手也齐了。

  接过他递来的画像,定睛一瞧,皇帝眉头突然微微一蹙。

  “这是尹姑娘?’他错愕地问。

  “是。”轩辕意疑惑地看着皇兄。“怎么了?”

  “你等等。”轩辕澈走到御案旁,从一个插着几个画轴高筒里抽出其中一个画轴。“你打来看看。”

  轩辕意依言打开画轴,瞬间愣在当场。

  “这是……”他认得画中人,十五年前他在大街的对面远远见过一次,是春风的娘亲。而且他现在才发现,春风与她娘亲十分相像,莫怪皇兄一见便认了出来。

  可是,为何她的画像会在皇宫里?

  “这是娴贵人,父皇的后宫之一,二十年前入宫,封为贵人,不到一年便暴毙了。”

  父皇的……后宫之一刹那春风的爹尹桓中呢?他又是谁?

  况且他知道,“暴毙”是皇室经常使用的一种说法,可能用在被阴谋陷害而死的人身上,也可能用在因种种因素脱离皇家的人身上。

  “皇兄,先找人吧,其它的……”轩辕意闭了闭眼。“找到人再说。”

  江芷涵后悔了。

  她不该出门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