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那还不领路?”她还没时间逛过这个王府,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建筑,又在哪个方位。

  “是。”言丹回神,低头在前方领路。

  不知经过多少花园院落,绕过多少林荫小径,好不容易终于听到言丹说前方那个大院就是正院,江芷涵大略估计,走了至少二十分钟左右。

  难怪她到王府至今没看见一个胖子,每个人都瘦不拉几的,原来关键在此啊。

  到了偏厅外,好巧不巧,正好听见里面的人在抱怨。

  “小姐,那个勾引王爷的狐狸精竟然让你等那么久,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真是太过分了!”

  “就是说啊,小姐一定要请王爷做主,治那个贱人一个不敬之罪,竟敢这么怠慢小姐!”

  啧!古代骂人的词汇都这么贫乏吗?好像只有“狐狸精”、“贱人”可以用,一点骂人的艺术都没有。

  江芷涵眼珠转了转,嘴角勾起一抹戏澹的笑,揉揉的开口道:“言丹,下次有客人来时,可要早点禀告。虽然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但让客人久等总是不好,就算人家不懂礼数,一大清早就上门,可咱们还是不能失礼的,知道吗?”

  言丹惊愕的张嘴看着她。尹姑娘这下马威……好强啊!

  “是。”可不管怎样,他还是得应声。

  江芷涵搭着兰香的手臂,款款地跨进门坎。

  哼!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古装剧她可不是看假的,要雍容华贵的话,她就算装也能装得八九成像。

  “放肆!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我家小姐登门是你的荣幸,竟敢胡说八道!”

  一名看起来大约才十六、七岁的丫头刻薄的骂道。

  江芷涵皱了皱眉。她是想欣赏狗血剧情,可真的面对了,耳朵还是受不了这种尖酸的谩骂,太没格调了。

  “这是谁家的奴才,怎么这般无礼?是家里没主子还是主子太无能了,怎么放任奴才这般嚣张狂妄,在外头丢人现眼?难不成……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她温声柔语,视线一扫,对上一对隐忍着怒火的美眸。

  “你说什么?”那丫头立刻涨红了脸,尖声质问。

  “住口!”薛宝钗终于出声,制止自己的丫头。那如黄莺出谷般悦耳的声音响起,除了语调略显僵硬外,还真的挺好听。

  “小姐,她太过分了!”丫头不甘的说,在自家小姐的瞪视和另一个丫头的拉扯中,委屈的闭上嘴。

  江芷涵将主仆三人的举动尽收眼底,没多加理会,搭着兰香的手慢慢走到主位坐下,低着头状似随意的整了整袖子。

  “这位姑娘难道没见到我家小姐在这里吗?”另一个丫头也是气极,不过忍耐的功力显然比较高,还能忍住怒火好好的说话。

  “喔?真是对小住了,我还没看拜帖,不知道贵府小姐是哪位……言丹,你也真是的,还不把这位小姐的拜帖送上来,连客人是谁都不知道,这样我这个主人家很失礼呢。”

  “尹姑娘,薛三小姐并没有送上拜帖。”言丹站在下方,恭敬的低垂着头,其实是因为己经无法克制脸上的笑意,只好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咦?没有拜帖,又一大清早的上门……喔,对不住,我绝对认为你们太不知礼数的意思,我只是很惊讶而已。”江芷涵有些焦急的澄清,看着薛三小姐脸色青红白交错,精彩极了,忍笑忍得肚子疼。

  认真说起来,这薛宝钗“京城第一美人”的名号还真不是浪得虚名,果真是美极了,容貌美丽、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声音婉转悦耳,连她这个女人……且是身为情敌的女人,看了都忍不住赞叹,嫉妒之心也生不出来,只因为她已经太美了,距离凡人太过遥远,只能仰望。

  只可惜,人美心不美也没用。

  所谓“相由心生”,或许是因为平时日子顺利,众人都膜拜着,使得薛宝钗美丽的容貌多了一股傲慢之气,而此刻被江芷涵这么一明削暗鄙,让她满心的恶毒都由脸上神情表现了出来。

  “咳!薛三小姐是吗?”

  “正是,我家小姐是贞妃堂妹、薛府的三小姐。”丫头高傲的仰起下巴道。

  “喔……久仰。”江芷涵一脸疑惑,嘴里客套的说,只要不是低能的人,都能很轻易地察觉她这声“久仰”只是客套话。“不过……主人说话,身为奴才的不该插嘴,否则别人会以为你们主子连个奴才都管不好。当然,除非主人是个哑巴,才需要做奴才的代为开口,若是如此,也就无可厚非了,你们家小姐……是吗?”

  “当然不是!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恶毒?竟然诅咒我家小姐,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根本不配和我家小姐说话!”

  “喔?是吗?”江芷涵微微地看着那丫头,还以为有多好玩,没想到不过几句话而己,她就觉得厌烦,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浪费时间。“既然如此,那就不奉陪了。言丹,送客。”

  “姑娘何必和个奴才一般见识?”薛宝钗瞪了一眼自己的丫头,才徽笑地对她道“我是薛府三小姐薛宝钗,冒昧登门,实在是与王爷本是旧识,疏忽了姑娘只是一个外人,不知我与王爷之间的事,还请尹姑娘包涵。”

  呵呵呵!有戏!棉里藏针,比起那丫头一昧的刻薄妒骂高了不一个等级,如果表情能再真诚一点,笑容不要那么僵硬就更好了。

  “没关系,只是一点小事罢了。再说薛三小姐急得连最基本礼数都不顾就登门来,肯定是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才对,我不会因为这等小事就怪罪于你的,薛三小姐安心吧。”哎呀!拳头握得那么紧做什么?唉,那帕子都快扯裂了。“薛三小姐请说吧,我洗耳恭听。”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因为宝钗在家中年岁最小,姐姐们都出嫁了,最亲近的姐姐在宫里深得圣上的宠爱,且又已怀了龙子,不能轻易离宫,所以听闻王爷带回了一位姑娘年岁与我相当,就有些好奇想认识认识。”

  啃!搬靠山了啊?有个受宠的妃子姐姐很了不起吗?我还有个亲王、有块连你的妃子姐姐见了都要跪拜的白虎钰呢!

  “原来是这样。薛三小姐的消息真灵通,我昨儿个才到,都还没露过面,你却己经连我的年纪都知道,还找上了门,佩服佩服,等阿意回来知道了,一定也会非常钦佩小姐的神通广大。”如果薛宝钗是个聪明人,就该听得出来她是在告诉她,安排间谍太张扬了。

  唉,她实在太善良了。

  薛宝钗并不笨,当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心里猛地一阵慌,王爷知道薛府收买他府里的人了?

  是了,一定是知道了,否则这个女人不会这么嚣张得意。

  廉圣亲王一直以来都像是有铜墙铁壁,想安插个探子进来都非常困难,还曾听说廉圣亲王是如何制裁那些探子以及背后的主人,那是一个人一辈子都绝不愿意遇到的情景,如今王爷既然知道了,那不仅是自己完全没了希望,恐怕连薛府都要小心了。

  抬头望向端坐在主位上的人,薛宝钗掩在袖里的双手握得死紧,她样样比这个女人强,若不是因为设探子被发现,她肯定是不会输的。

  是的,绝对是这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