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唷!这么霸气?还打杀了便罢呢!

  “不用进宫请安吗?”她看那些清朝穿越小说,似乎王妃都要进宫请安说。

  “向谁请安?”轩辕意笑问。看来这丫头还不清楚她未婚夫婿的地位有过高。

  “后宫那些妃子啊……至少也得向皇后请安吧。”

  “若是母后还在,每月初一倒是需要进宫请安,其它的就不必了,她们还没有资格接受。别忘了,你身上可是有白虎玉的,除了皇帝和我之外,谁见了你都得跪拜。”

  “那个贞妃呢?”江芷涵一听,兴奋地问。

  “连皇后都不例外,你认为那个贞妃可以为”轩辕意好笑的说。

  “但皇后是一国之母呢,怎么还要向我跪拜啊?”这说不通。

  “不是向你,是向身上配戴白虎钰的你。我说过,白虎钰象征我的身份,见它如见我,而我的品位是高于皇后的。平时长幼有序,大家以礼待之无须太过认真,但若是有人不长眼,就别怪咱们拿身份压人了,懂吗?小笨蛋。”

  “懂了。总而言之,它就是个厉害的小东西就对了。”她挑起胸前的白虎玉晃了晃。“所以不用进宫请安?嗯,很好。”

  “你什么都不需要于担心,过你想过的日子便好,你想怎样都行。”

  “真的?就算我想经商?”她记得在中国古代,商人总是被瞧不起的,士农工商,商总是被排在最末等。

  “你会经商?”’对这点,轩辕意倒是有些惊讶。

  “说经商是夸大了点,就是开家小店做个小生意,赚点私房银子。”

  “打算开什么店?”他兴味盎然的问。

  “还没想好呢,等我想好了再说。怎么?真的可以啊?”

  “为什么不可以?”他挑眉。“商业能促进王朝经济发展,有了经济才能有好的建设,皇兄登基后便开始大力推广了。”

  江芷涵心里有些意外。这样的观念很像现代,难道……这个地方还有其它的穿越人士?

  “轩辕意,这是谁提出的想法?”

  “皇兄。”

  莫非龙腾王朝的皇帝也是穿越来的?

  “圣上他……以前有没有受过重伤或是生过病,然后醒来后变得不太一样?”

  她好奇的问。

  轩辕意古怪的看着她。“没有。虽然我长年不在宫里,不过据说皇兄从小到大身强体健,连风寒都少有,也不曾受过什么伤,从小聪明早慧,很得父皇喜爱。”

  所以是穿越来的小孩吗?她蹙眉的想。

  “春风,为何问这些奇怪的问题?”莫非她认为皇兄和她一样是借尸还魂的人吗?为什么?就因为那些商业政策?

  “喔,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江芷涵干笑。算了,是或不是都与她无关,她也不可能会去相认的,不过看来她得多了解一下这个龙腾王朝了。“你有没有关于王朝介绍的书?律法、人文、风俗、游记等等的都行。”

  “这里是有两本孔襄写的游记,在游记方面,他写得最好,值得一看,离开时可以带上,其它类的书册,京城里的王府也有,到时候你可以自己去书房挑选。”

  对于她想了解王朝的一切,他心里很欢喜,因为这代表她接受了这里,想要融入这里。

  “好。”江芷涵点头,突然打了个冷颤。

  “冷吗?”见状,轩辕意关心的问。“夜寒露重,咱们回去吧,免得受寒。”

  “可是这里好美,我舍不得。”以后想这样两人独处的机会可能不多了,尤其眼前的景色这么美,是标准的‘花前月下’呢。再一会就好,嗯……半个时辰好了。”

  “你的伤才好没多久,我担心你又病了。”半个时辰可不算一会儿。

  “那就…”江芷涵眼珠转了转,移动到他身前,背靠着窝进他的胸膛,再拉着他的双手圈抱住自己。“这样就不冷了。”说完,她还回头娇俏的对他一笑。

  “你啊……”轩辕意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下巴亲昵地轻靠在她肩上,两人颊贴着颊,一起望着眼前彷佛闪着光芒的满天星。“你喜欢的话,以后咱们可以住在这里。”

  “嗯。”她轻应一声,放松地靠着他。

  寒意早已退去,不管是身还是心,她都觉得非常温暖。

  翌日用完早膳,他们便又起程,果然不到午时,城门便已在望。

  此时,他们的马车正停在城门前,排队等着进城。

  “你没有特权吗?,’江芷涵忍不住疑惑地问。

  对于轩辕意的行为,她感到很意外,尤其在他们跟着一般百姓排队的这段时间里,看见有几辆马车张扬的从另一扇门进城去,很明显的是特权阶级,但除了皇帝之外,有谁的特权还高于他呢?

  “有,不过我不想太早让某些人知道我回京了。”轩辕意笑说,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

  “喔。了解。”她点头。

  ‘‘不想等的话,我们也可以先进城。”

  “不用了,我只是好奇而己。”她连忙阻止他。“其实在这儿的时间,可以看看人生百态,也颇有趣味。”

  “喔?你都看见什么了?”

  “喏,你看,前面那个穿着灰色布衣、头上绑着暗红头巾的老妇人和一对年轻男女,我猜那是家三口,丈夫、婆婆和媳妇儿。”

  轩辕意透过马车窗口,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了她形容的那三个人。

  “为何认为是婆婆而不是岳母呢?”

  “因为老妇人是由男人搀扶,而那一大包的沉重包袱,却是女人背着的。还有就是那老妇人从不正眼对着女人,我想这对夫妻应该成亲很多年。“这又怎么说为难道你也懂得看相?”他放下窗帘,疑惑的问。

  “你看见没?他们只有三个大人,没有小孩,但男的年纪看起来大概二十七、八,女的也有二十五左右,想来已成亲多年,不过女的一直无所出,所以这个婆婆对媳妇很有意见,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再看看那个男人对妻子的态度……我想不久之后,这男的应该就会纳妾了,只要他们条件许可的话。”

  “嗯,很有道理。”

  “看相或算命这种事,其实只要仔细观察这个人的言行举止、穿着外貌或是神态,再佐以言语艺术,就能够让对方信服了。”在现代,这种算命的职业可多了,看多听多,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当然,这种推测是没办法和你们那种真材实料的功夫相比啦。”

  轩辕意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两人闲聊时,就觉得时间过得快了些,很快就轮到他们进城。江芷涵没看见外头言丹是怎么动作的,只看见守城的官兵掀开车帘扫了车内一眼,似是确定人数之后,便在一张纸上画了个圈,将那张纸交还给言丹,他们就被允许进城了。

  “他们不认得你?”

  “不认得。”轩辕意笑着说,见她一脸困惑,于是稍作解释,“因为我刚回来没几年,而且不用上朝也甚少露面,所以除了一些高官和外戚之外,很少人认得我的。”

  “前面可是廉圣亲王座车?”

  他话才说完,马车外突然传来一声询问。

  江芷涵挑眉望着他。“很少人认得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