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她脸色乍变,与轩辕意相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里看出同一个讯息……这下好了,就算她之前不答应一起回京,老天爷也准备了一个后招,让她不得不同行。

  不过自愿和被迫,感觉还是差很多的,幸好。

  “言丹,去准备准备,半个时辰之后起程回京。”

  “是,公子。”

  “风以寒!”轩辕意又对着院落大门喊。

  “草民在。”他果然很快回应。

  “调十名护卫随我一同回京。”

  “那个……轩辕意,没必要吧,郭世昌躲藏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还自投罗网往我们身边闯?”

  而且那个纨裤子弟只是身强体壮了些,又没有武功,当初撞见命案现场的人如果是她而非尹春风,她对生擒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你错了,尹姑娘。”言丹反驳,“据说在大牢里的时候,郭世昌一直扬言要将尹姑娘碎尸万段,整个人显得很疯狂。”

  “这关死囚的大牢难不成是纸糊的,怎么随便一个人都能逃出来?”她恼怒的抱怨。

  “这件事自有官府操心,我们不必理会。虽然郭世昌本人不足为患,但谁知道他有没有后招?再说郭嘉忠鱼肉百姓多年,搜刮了数不尽的民脂民膏,抄家时却没有搜出多少,谁晓得他将钱财藏在何处、郭世昌知不知道。若是他知道,又会不会孤注一掷的再次罩上鬼门聘杀手?以郭嘉忠搜刮的钱财数目,再加上郭世昌的疯狂恨意,再来可就不是玄铁令这么轻松的事了。”

  “对啦,什么都知道是你的专利。”江芷涵不满的咕哝。

  “春风!”轩辕意无奈的低喊。即便他不知道“专利”是神秘意思,但依照字面去拆解,大概也了解了。

  “好啦好啦,我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你怎么安摊我怎么听就是了。”她赶紧保证。

  “很好。”他满意的点一头。“这只是预防万一,郭世昌不一定像我们猜的那样做,也许就如同你说的,他躲都来不及了。”末了,担心她会害怕,他还如此安慰她。

  江芷涵闻言心里泛甜,俏皮的对他一笑,学他说“我知道。”

  “你喔……”轩辕意也不禁轻笑了。

  虽说他的武功对付鬼门的杀手绰绰有余,但他可不想一路上都得应付那些可能出现的麻烦,这差事还是让别人来吧,他只要守在她身边、保护好她就行了。

  结果一路上,没有腥风血雨、刀光剑影,什么多余的人都没出现,也没有任何意外,而京城已距离不远,明日早上卯时上路,午时前便可抵达。

  今晚,他们夜宿在城外一座庄园里,据说这庄园原本是个皇庄,后来皇帝赏给了他的同母胞弟廉圣亲王,也就是轩辕意。

  廉圣这个封号……是要他当个清廉的圣人,别争皇位了吗?

  他之前说他因为某些因素,从小便离开皇室,这因素应该就是皇位之争了吧?

  这真是身为皇室人的悲哀呐。江芷涵心想。

  轩辕意梳洗过后,用完一顿简单的晚膳,稍事休息了会,来到她暂宿的卧房,敲了敲门。

  “什么事?”她打开房门看见他,微微一笑。

  “要不要出去走走?”他问。

  “天黑了,方便吗?我可不想摸黑走暗路,会摔跤的。”她看向房外的院子,这里没有明亮的路灯,只有几盏昏暗的灯笼,辐射的范围也不大,四周仍是一片漆黑。

  “放心,我己经吩咐将各条小径两旁的灯都点着了,而且有我在,不会让你摔着的。”轩辕意笑着说,对她伸出手。“走吧。”

  “既然如此,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江芷涵嘻嘻一笑,将手放进他修长的大掌里。

  他握住她的手,两人慢慢沿着小径散步。

  “看吧,我就说郭世昌那小人好不容易逃出来,躲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还自投罗网呢?这就是所谓的“咬人的狗不会叫”他吠得那么张狂,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她轻声笑说,放开他的手,蹦跳了两下,转身面对着他倒退走。

  “是是是,春风铁口直断,轩辕甘拜下风。”轩辕意见她娇俏的模样,忍不住笑道,又怕她倒着走真会摔跤了,一边叮咛,一边上前再度握紧了她的手。“小心点。”

  “哼!你口不对心,只是敷衍我罢了。”江芷涵心知肚明,不过仍乖乖地转回身,与他并肩走着。

  “其实,在郭世昌落网之前都不能掉以轻心的,你放心,我懂得的。”上辈子的警官可不是当假的,若连这么点常识都没有,她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好了。

  “我知道。”他笑着点头。

  “我知道。”她同时附和。

  两人异口同声,她对他吐了吐舌。“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么说。”

  “你喔……调皮!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这么调皮。”他失笑。

  “如今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江芷涵皱了皱鼻子道。上辈子除了办案时外,她个性本来就比较率性,来到这里之后遇到一连串的事,让她只顾着适应生活、调适心情,因此也放松不下来,现在一切都慢慢步上正轨,她也就可以放开怀一点了。

  “怎会后悔?我喜欢极了。”轩辕意轻笑说。

  江芷涵有些讶异地望着他。

  “怎么?意外吗?你不是说有话要说楚?”他又笑道。

  “哎呀!被骗了、被骗了…”她突然摇头叹息。

  “怎么了?”看她这一惊一乍,轩辕意不禁有些胡涂了。

  “你知道吗?初见你时,我觉得你像个出尘的如莲君子,心里想着此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后来馒慢才发现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而到了现在……其实你根本就是闷骚吧。”最后两个字,她是咕哝吐在嘴里的。

  “闷骚…”但他还是听见了。又是不曾听过的词,不过不难理解它的意思。

  “嗯哼。”既然被听见了,她也不掩饰,调侃地笑望着他。“精辟吧?”

  “一针见血。”轩辕意的确不介意的笑了笑,拉着她弯进另一条小径。“跟我来。”

  “去哪儿呀?”江芷涵不解地问,被他拉着往一处林荫密径钻了进去。

  “一个好地方。”

  见他兴致似乎很高的样子,她也不扫他的兴,随他去了。

  跟着他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在穿过一道由花藤缠绕而成的拱门后,眼前豁然开朗。江芷涵倒抽了口气,惊讶地看着眼前的颈项,一时竟合不上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