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她摇头。鬼门?听起来就觉得不是什么正派的东西,该不会是什么杀手组织或邪教魔门吧?

  “鬼门是个杀手门派,专门拿钱杀人,委托分为三个等级,玄铁令、青铜令、以及赤金令……’

  轩辕意大略介绍了一下鬼门三令后,沉默地看着她。

  唔,不是她有夸,她的直觉真的挺准的,猜得八九不离十。

  江芷涵是个明白人,对于犯罪的嗅觉和推理都很敏锐,所以当他提到杀手组织的时候,她就大概猜到了。

  “那个郭嘉忠委托鬼门杀我,是吗?”既然他好像说不出口,那就由她自己说吧。“昨晚有杀手来了?”

  “嗯。”轩辕意点头。

  “所以……郭嘉忠买的是哪种杀手令?”

  “玄铁令。昨晚己经解决了三名杀手。”

  她暗暗松了口气,幸好只是最低级的玄铁令,昨晚解决三个也就是说剩下七个。

  “谢谢你。”这声谢,是为昨晚他替她摆平杀手。

  轩辕愈淡淡笑问:“尹姑娘往后可打算好了?”

  江芷涵秀眉微蹙。她还没想好,也不怎么想谈这个问题?因为这牵涉到她的那桩婚约。

  “还没。不是还有杀手的问题吗?”七个杀之手呢,可不是简单能解决的事。

  “需不需要我先派人赶回京城,为尹姑娘打听未婚夫的消息?”

  “不用了!”江芷涵语气有丝焦躁的说。

  察觉到自己语气不佳,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压下心里的浮躁,缓和又道“我己经麻烦莲真公子很多了,之后的事不急,我可以自己处理。”

  轩辕意望着她,心中也在挣扎,食指无意识的在桌面点着。要不要现在就告诉她,他就是她的未婚夫?

  其实以目前状况来讲,早说晚说结果都是一样,早在她说出她未婚夫是谁,而他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时,欺骗隐瞒就己经存在了,现在告诉她或以后告诉她,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唉,还是等回京,他把那些可能成为两人阻碍的因素都解决之后再告诉她吧。

  江芷涵回到房里,看见放在桌上的药,撇了撇嘴,逃避现实当作没着见,直接就往床上一躺,思考着自己往后的路要怎么走。

  她确实该有所决断了!

  优柔寡断不是她的个性,她之前的犹豫不决全都是因为莲真公子,因此,撇开莲真公子不考虑,她的未来要从两方面来看。

  一是婚事,二是事业。

  这桩婚约是一定要解除的,不仅因为她无法接受盲婚哑嫁,更因为她不是尹春风。虽然这个时代就跟中国古代一样,大多婚姻属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得一知心人,白首不相离,能不同于其它人的与人共侍一夫,只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不容易,她知道,毕竟社会风气如此,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女子能够改变的。

  幸好她不急,也不强求,得之我幸,若得不到,她独自生活也无所谓。她的观念是,两个人的生活如果比一个人的差,那又何必进入婚姻里?

  关于事业,婚约解除之后她就是独自一人,当然得考虑到后来的生活,所以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事业是必须的,她得养活自己不是吗?

  至于要做何营生,目前她还没机会好好观察一下这个朝代的市场,因此无法做决定。不过她也没什么太大的野心,没有打算像其它穿越人士那样在某个领域里混得风生水起,她崇尚小富即安,奉行低调是王道,平凡是幸福的真理。

  当然,真要她做什么大生意称霸商场,她也没那个能力啦。

  唉!如果像一些随身流小说写的,有个随身庄园或农场该多好啊!

  她抓起那块金锁片,忍不住用食指点着它,喃喃地说:“金锁片啊金锁片,你既然能带我穿越到这里,又那么及时的让我附身在死去的尹春风身上,为什么就没有附带一个随身空间呢?超逊的你。”

  眼儿眨了眨,她猛然突发奇想…要不要来个滴血认主试试?

  她坐了起来,犹豫的举起手指,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伸手往嘴里一咬……

  “嘶!痛死人了……该死!古装剧演的都是骗人的,这得咬多大力、多狠才能见血啊?”

  或许是疼痛让理智恢复,她讪笑一声,喃喃骂了自己一声白痴,重新躺下。

  她还真是异想天开了,这么盆的事也做得出来。

  如果滴血能认主开启空间,当初她身受重伤流的血还不够多吗刹那时这块金锁片可没逃过染血的命运,还不是一样只是一块金锁片。

  吮了吮犹自发疼的指尖,视线又瞥向桌上的药碗,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下床把药灌下肚,然后倒了杯水漱漱口。在塞了块放在一边的梅饼进嘴里,才敢正常呼吸,回到床上继续想未来的路。

  若要解除婚约,京城是一定得走一遭的,等杀手事件解决之后,她还是依照之前的决定往京城去吧。沿路还可以顺便了解一下这个时代的市场需求,也许到了京城、解决婚约之事后,她就在那里落脚也不一定。

  很好,事情理顺了,其实也不复杂,是她之前自己心里的纠结太多余。

  既然未来的大方向已经敲定,接下来就是和莲真公子的事了。

  虽然感觉到两人问的暖昧气氛日益严重,但在解除婚约之前,她是绝不允许自己做出什么事的。

  而且,她也感觉到莲真公子似乎同样有所顾虑,即使对她日渐亲昵,却一直没有挑明说开。

  是因为她是个有婚约在身的人,他不好说什么?还是有其它因素?

  打了个呵欠,一阵睡意忽地袭来,她没精力再做思考,眼睫慢慢不受控制的垂下,很快便沉沉入睡了。

  夜深了,而她的窗外,立着一个人影。

  轩辕意一面容沉静,眼底的衬,色却晦黯不明。

  方才他听见了什么?金锁片带她穿越到这里?“穿越”是什么意思?又,“随身空间”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及时附在死去的尹春风身。上”,这又是什么意思?

  双手紧握成拳。好吧,其实最后一点他是理解的,莫怪怎么算都算到尹春风应是已死之人。

  他原本还想变故是出在师叔和他身上,没想到真正的变故是“她”……这不知来自何方、叫“江芷涵”的魂魄。

  所以,从头至尾,他所认识、欣赏进而喜爱上的,都是江芷涵,而非尹春风?

  师叔算到这点变故了吗?

  卜算能力当世第一,无人能望其项背,因此,师叔应该算到了吧。

  那么,他该怎么做呢?

  是捅破这层窗纱?或是当作不知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