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连同画像一起的,还有这个。”风以寒又推了一个东西过来。

  “鬼门的玄铁令?”轩辕意拿起那块宽一寸、长两寸的黑色玄铁,嗓音一沉。

  “是啊,看来对方和王爷的‘义弟’之间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竟然不惜重资委托鬼门。不过幸好只是玄铁令,要是赤金令就麻烦大了。”

  鬼门的杀手令分三个等级,玄铁、青铜、赤金。玄铁令只会派出十个杀手执行任务,十个杀手若都失败,那么任务就宣告失败,不会再加派人手,青铜令是五十个杀手,而赤金令则是倾巢而出,无止境的追杀,除非完成任务,或是鬼门灭了。

  “方才来了几个?”

  “只有三个。”

  也就是说还有七个杀手!轩辕意握了握拳,目光更形冷冽。

  “尽快查出委托者的身份。另外,马上派人通知唐天易,明日午时之前我要见到他,不管他用什么手段,三天之内我要这件案子真相大白。”

  风以寒有些错愕。依照这种要求,他必须在明日午时之前查清楚凶手的身份。

  但王爷是不是忘了从这儿到华原城,坐马车需要至少十二个时辰,就算快马加鞭,也需要七八个时辰啊!

  他张了张嘴,想要抗议,却在轩辕意森冷的眸光中闭上了嘴。

  活该!他就是倒霉,谁教他先前得意的打算看人家笑话,结果笑话没看成,自己倒成了笑话。

  原本两天的时间就很紧迫了,现在还浓缩成一天……

  得了,他就认命点,彻夜办事去吧。

  今天的天气很好,白日阳光灿烂,很温暖,气温回升了不少,春天到了。

  可是一整天,江芷涵都觉得周遭的气氛有些紧绷,不仅早膳的时候没见到莲真公子的人影,连午膳她也被通知独自用膳。

  此刻,看着桌上丰盛的晚膳,本应该很引人食指大动的,她却只是机械性的吃着,眼中有抹疑惑一直滞留不去。

  昨晚应该发生什么事了吧?虽然她没看见或听见什么,但她相信自己的感觉。

  上辈子她的第六感,可是让她和搭档破获了好几宗扑朔迷离的案子,还避开了几次重大的危险呢。

  瞥了一眼坐在对面静静用膳的莲真公子,他是午膳过后不久才终于现身的,如果打算让她知道,那时他应该就会告诉她了,而如果他没打算让她知道,她大概也不可能从他口中套出什么。

  可惜言丹不在,要不然他挺好套话的。

  “怎么?不合胃口吗?”轩辕意本想当作没发现她不时飘来的打量眼神,不过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

  江芷涵闻言,干脆放下碗筷,抬头认真地盯着他。

  “昨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既然直觉诉她有事,她也不可能从他口中套话,那她就不必拐弯抹角,直接问好了。

  轩辕意心里暗暗一叹,她的敏锐再次让他意外。

  “用完膳再说吧。”他说。

  也罢,他本来就没想要瞒她,就像他曾说过的,知道敌人是谁、清楚自己的处境,更能事先做好防范,将危险降到最低。

  江芷涵点点头,理头继续吃饭。

  两刻钟后,两人对坐于他室中的书案,轩辕意将风以寒调查到的资料交给她。

  “这是……,’她伸手接过,在抽出信封里的东西前先问道。

  “我托人调查的凶手资料。”

  她神情一凛,立即抽出里而的纸打开,越看越是心惊,同时一些疑点也有了解答。

  凶手名为郭世昌,原来就是华原县令郭嘉忠的私生子!

  郭嘉忠年近五十,府中妻妾无数,可惜膝下一直无子,两个月前才意外得知年轻时在家乡被他玷污的一个婢女替他生了个儿子,立即派人回去打探。查证属实之后,前些日子才将这个私生子接来华原城,也就是郭世昌。

  案发那时,郭世昌抵达华原城还不到两日,在街上看上了施翠筠,本就顽劣的性情因仗恃自己有个县令父亲而更加猖狂,也像是要弥补从小因私生子的身份而被鄙视怠慢的遭遇,气焰十分嚣张。

  既然看上了施翠筠,他就想将人占为己有纳进府,没想到却被严词拒绝。又听闻萧施两家定下了亲事,一时咽不下这口气,便悄悄跟踪施翠药,打算伺机将人掳走。

  这一路跟踪,他竞跟到了萧家,看见对他冷冰冰的施翠筠居然对那个姓萧的男人那么温柔,心中愤恨至极,恶念丛生,闯了进去便一刀杀了萧廷瑞,抓了施翠筠就打算强行带回府,只是没料到尹春风会突然来访,以至于让他误杀了施翠筠。

  之后,尹春风逃走了,郭世昌恢复理智,察觉事态严重,只好告知父亲自己闯的祸。

  郭嘉忠愤怒之余,也明白不能让自己的独苗就这么完了,于是便安排了栽赃嫁祸、发布通缉、杀人灭口等这一连串的事。

  江芷涵咬牙看完,砰的一声一掌拍在桌面,担任高阶警官多年培养出来的气势猛然爆发。

  这种人渣!败类!有其父必有其子!

  “这些都是真的?华原县令一手遮天安排的?”她冷声询问。

  “是真的。”对于她此时浑身外放的气势,轩辕意不是没有疑心,只不过他不动声色的掩下心中的讶异和疑问。

  她低头沉吟,一会儿又抬头望向他。

  “你认为钦差大人会不会相信?”

  “我没告诉你吗?”轩辕意浅浅一笑。

  “告诉我什么?”

  “近午时唐大人低萍此处,我已与他见过面,告知了此案,也将所有的罪证交给他。此时,唐大人已经在前往华原城的途中了。”

  江芷涵愣愣的眨着眼,一时之间不能接受,以为自己听错了。

  也因为这一怔愣,她刚刚的气势瞬间消失无踪,又成了那个偶尔有点呆、很可爱的人儿。

  “可是。……我呢?”她是按揭最关键的人物不是吗?不需要她出面?

  “王朝律法有明文规定,为保护重大案件之受害人,受害人可聘请讼官代为处理一应官司,无须亲自出面。”

  “所以你帮我请了讼官。”江芷涵点点头。讼官应该就像是律师吧,看来她得找个时间把这个龙腾王朝的律法细读一遍。

  法律向来就是保护懂法律的人,上辈子身为执法人员的她非常清楚这有多重要。

  “是,希望尹姑娘不会怪我自作主张。”

  江芷涵连忙摇头。“不,怎么会呢?我感谢都来不及呢。”

  “那就好。”轩辕意仍是笑。“如果没有意外,这个案子很快就会结束,还尹姑娘清白。”

  “谢谢。”她真心的道谢,“不过昨晚发生的事情,应该不是这件事吧?你还没告诉我,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是啊,差点忘了。”轩辕意扬眉失笑,一会儿才敛下笑容,严肃的凝望她。

  “听过‘鬼门’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