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这儿有两间上房,一间客厅、一间花厅,还有一间仆人房,若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拉拉铃……”掌柜走到门旁,抬手拉了拉挂在门边、一条编织着精致花样的带子,清脆悦耳的铃声随即响起。“没间房里都有这样的绳子,在门边和床边,铃响了,我们会听见的。”

  此时,小二帮忙拿着他们的包袱行李,领着言丹走了进来。

  “对了,掌柜,帮我准备文房四宝送到房里。”轩辕意吩咐。

  “是。那么小的就领两位公子到此,希望两位住的顺心。”掌柜朝他作了一个揖,便挥手要小二一起退下。

  “哇!果然如大哥所言,不可‘以貌取人’呐。这家客钱未免太‘表里不一’了。”人一走,江芷涵便忍不住赞叹。“不过这也太奇怪了,通常开门做生意,门面是顶重要的,这家客栈却反其道而行,难怪门可罗雀。”

  “因为掌柜只做‘熟人’的生意,要不然,就像他刚刚所说的只招待‘有缘人’。”轩辕意微笑地解释。

  只不过对熟人,掌柜的态度就像刚刚对待他们的差不多,若不是熟人的话,那可就精彩了,他目睹过一次,因此相信掌柜绝对是天下最擅长招引怨恨的人。

  而要当这个“有缘人”,得先不挑剔门面,有勇气走进来,然后才是面对掌柜,所以,据说这“有缘人”至今不曾得。

  “那大哥和掌柜算是熟人?还是有缘人?”

  “都不算是,只是听朋友提起过,知道这家客栈的奥秘之处罢了,既不是熟人,也算不上是有缘人。”轩辕意避重就轻的回答,领着她走到其中一间房前,为她推开房门。“你就睡这间,等会儿热水就会送上来,你梳洗沐浴过后就到花厅用膳。”

  “好。”江芷涵点头。

  “对了。”他又转头,吩咐言丹将另外准备的包袱拿过来交给她。“这是另一套衣裳,给你替换用,明日我们再到街上替你买几套衣裳。”

  “两套衣裳就够我替换,不用再添购了,我还是留在客栈别出去比较妥当。”

  江芷涵袍着包袱猛摇头。之前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应了一起出门,可是现在既然知道街上贴满了她的悬赏画像,她怎么还能上街呢?

  “我不是说过不必担心吗?”轩辕意说。

  “可是街上到处都是我的画像,就连刚刚掌柜也差点认出我来,我想我还是安分的待在房里比较妥当。”她轻叹,虽然自己的情况不是穿越到清朝,不用体验女主角那种走到哪都会遇到“数字军团”——阿哥们的定律,但遇不到数字军团,也是会遇到其它麻烦的呢。

  穿越故事中。的女主角通常不是吸引男人就是招惹麻烦,她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我己经够麻烦你了,真的不想再节外生枝。”

  “也罢,就依你的意思吧。”轩辕意只好点头。本来他是见她沿路充满兴味的欣赏热闹街景,所以才想带她出去逛逛,既然她有所顾虑,他便无须勉强。替换的衣裳和保暖的外袄,他可以命言丹去买回来,反正来日方长,以后……

  他霎时一怔,随即在心里失笑。不久前才接受自己对她有不同的感觉,现在就己经开始有“以后”的打算了?

  “对不住,让大哥费心了,我……我进房了。”江芷涵愧疚地说,低垂着头踏进门里,转过身欲将门关上。

  “尹姑娘。”轩辕意突然唤道。

  她一愣,也跟着换回原本的称呼,“是,莲真公子?”

  “你可知在北方,‘大哥’这称呼是另有含意的?”

  江芷涵愣住了。他指的“北方”,肯定是这个时空、这个王朝的北方吧?但她只知道这个朝代与中国古代在大方向上是大同小异,风俗民情则完全不了解,“大哥”二字在北方有什么含意,她还真不知道呢。

  不过……大哥不就是大哥吗?亲的、认的、或是敬称都是,还会有什么其它特别的含意?

  “有何含意?”她不解地摇头。

  轩辕意望着她一会儿,微微一笑,也摇摇头。

  “没什么,我随便说说罢了。没事的话,我回房了。’说完,他转身走向另一间房。

  江芷涵一脸疑惑,站在门内目送他的背影。莲真公子那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不是随便说说就罢了的人,所以这“大哥”到底另有什么含义呢?

  这厢,江芷涵满心闲惑地进了房,而愣在原地的言丹却受到很大的惊吓。

  尹姑娘或许不知道,可他是北方人,虽然小的时候就跟着爹娘移居到京城,但是在家中,他娘喊他爹就是叫“大哥”,在北方,那是妻子对丈夫的昵称啊!

  言丹看看尹姑娘,再看看自家主子,然后拔腿跟上,一边在心里哀嚎——

  天啊地啊!他家公子怎么会莫名其妙的问这种问题呢?

  深夜,万籁俱寂。

  轩辕意站在桌前看着摊放在桌上的画像,画中人狰狞的表情像只发狂的野兽,莫怪春风夜不安枕,频频被恶梦纠缠。

  春风……他无声地叹息,没想到自己如今在心里,已经直呼她的闺名了。

  弯身吹熄烛火,他信步走到窗前,偏头望向斜角那扇窗,那里是她的睡房 火在半个时辰前才熄灭,不知她今夜会不会又被恶梦纠缠?

  “草民见过王爷。”一道低低的声音徐徐响起,就在窗外。

  轩辕意不惊不动,只是缓缓收回视线,落在窗外单膝跪地的人身上。

  “起来吧。风以寒,我不是说别来这套繁文褥节吗?”他淡淡地说。

  “礼不可废。”名为风以寒的人站起身,抬起头来一看,赫然是刚刚的掌柜。

  这里,其实是宫家设置的消息收集传递处,一方面也提供住宿给他们这种密访民间的高官贵胄。

  而说官家,实际是因为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一句戏言,几名心腹惦在心上,便花了数年时间慢慢建置,在全国几处大城里设立了据点,这些客栈才有现在的规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