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尹姑娘又何尝不是?”他轻身一纵,跃上人石,手上挽着的披风顺势披在她的肩上。“天气寒凉,尹姑娘应该更加保重自己才行。”

  “…谢谢。”江芷涵揪着披风,一颗心又因他的体贴温柔而震荡,令她惶惶不安。“我是白日睡多了,可是莲真公子不同。”

  “我向来睡得少。”轩辕意在大石的另一端撩袍盘腿坐下。“尹姑娘在担心什么吗?”

  “嗯…”她低应了声。“莲真公子,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妥。”

  “为何?”他挑肩问。虽然她没说明是什么不妥,但他知道她指的是拦轿伸冤这件事。

  “第一,如果你们被安个要犯或协助逃亡的罪名,那可么是好?我不能再连累你们了。”江芷涵忧心地说。

  轩辕意闻言。忍不住在心里轻叹了口气。

  他以为她是在担心碰不到钦差大人或申冤失败,又或者是未审便直接被抓回去这类的问题,没想到竟然是担心他们。

  “放心吧,你担心的事是不会发生的。”他说。

  “莲真公子为何这么有把握?”她疑问道,不是怀疑他,而是不解。

  因为我与那位钦差大人有过两面之缘,唐大人是个公正廉明,素有青天之称的好官。”轩辕意尽量以实话多做保留地解释。

  其实不只唐大人,六名钦差。全是皇。上的心腹爱卿,即便个性各有不同,偶尔也颇令人头痛,但他们全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真正为百姓做事的。人。

  不过这些,他不能说得太清楚,否则他要如何对她解释,他如何知道这么多呢?

  “原来如此。”江芷涵理解,便也释怀了。

  “有第一,那么应该就有第二吧?”轩辕意示意她继续。

  “嗯。”她点头。既然她担心的事不会发生,那么接下来就知道怎么做了。“莲真公子,钦差大人是奉圣命暗中代天巡狩,既然是‘暗中’,那我们要如何得知哪顶轿是钦差大人所乘?又如何得知钦差大人会在何时行何路,以便拦轿呢?”

  他愣愣看着她,好一会儿终是忍不住,撇开头以袖掩嘴。

  江芷涵初时有些不解,但很快就知道他在笑,而且是因为她说的话而发笑——

  虽然看不太出来,但她就是知道。

  她晓得自己肯定是说了什么蠢话,才一惹得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这般忍俊不禁,但她却不知道自己方才说的话,到底有什么不对。

  “咳!”轩辕意止住笑意,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尹姑娘,是我不对,没把话说清楚。其实我们不是真的要拦轿申冤,那只是一种说法。”

  “不是拦轿伸冤?”

  “不是。就像尹姑娘方才说的,既是‘暗中’查访,我们当然不知道唐大人会在何时行何路,也就无从拦轿了。”

  “那……该如何做呢?”她疑惑地问。

  “让钦差大人自个儿来找我们。”轩辕意淡淡一笑。

  江芷涵一怔,狐疑的看着他半晌。“莲真公子,这话也只是一种说法而己,不是真的像字面上的意思,是吧?”就像拦轿伸冤一样。

  轩辕意猛地又以袖掩嘴撇开头,这次时间更久了点,好不容易恢复正常后,他同样又轻咳一声,视线重新落回她脸上,结果看见她一脸懊恼的瞪着他。

  呵!其实她的性情也挺活泼的,他依稀还记得当初那个字画摊上的小女娃儿,有多灵动可爱,或许是因为遭逢巨变,才让她变得拘谨戒慎。

  现下她连瞪他都敢了,是不是代表她开始恢复了?这样很好,很好……

  “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姑娘家脸皮薄,既然都恼了不能再取笑人家。再说,想起来似乎也没什么好笑的,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失控想笑,大概是因为她一脸认真又带点傻气兼狐疑的模样吧。

  “嘎?”江芷涵傻了。“可是——”

  “细节尹姑娘就不必太追究了,反正到时候钦差大人自然会找我们。”轩辕意打断她。“话说回来,等这件事情解决、凶手绳之以法后,尹姑娘有何打算?是要返回华原城?或者一样决定上京寻找未婚夫婿?”

  江芷涵一顿。如果事情顺利解决,她是没必要再去京城,可以照着她之前的设想,自己一人谋生,无拘无束地过日子。可是,若不上京城,便千犯表要与他就此道别,后会可无期了……

  “我不知道。”她老实说。“我想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不过……我会好好想想的。”

  凝视着月光下水而的她,莹白如玉的而庞有着深深的茫然,见状,辕意的胸口突然微微一紧。

  他沉默了下来,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劝她回华原,还是随他一同返京?

  他只知道,他的心……乱了。

  翌日出发前,轩辕意将一个包袱交给她。

  “这是?”江芷涵疑惑的接过后问。

  “这是用我的衣裳修改的,委屈尹姑娘换上,做一些改扮、换个称呼,充当我的弟弟。因舟车劳顿、身子不适,因此只能改乘马车。”轩辕意解释。

  “知道,有劳莲真公了费心了…”她理解他的用以,毕竟华原城离信阳府仅有一日半的路程,亦归在信阳府的管辖内,遇到这样情结重大的犯罪,府城不可能不知,也许连府城都有她的悬赏告示也不一定。

  亏得他思虑周到,否则贸然踏上信阳府,她被捕事小,连累他们主仆二人可就不好了。

  她爬上马车,打开包袱,换上那套修改过的衣裳,再束起发,绑上额带,遮蔽住她额心的胎记。

  整装妥当后,却又看见包袱里还有一个约两寸见方的小木盒。

  她拿着木盒打开车门,蹲在门边唤,“莲真公子。”

  轩辕意闻声,回头望向她,改小的白绸袍子穿在她身上很合身,衬得她整个人水灵灵的,像个翩翩小公子。

  “尹姑娘有事?”他走了过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