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他看了告示,这就是他要找她谈一谈的事刹那他信了吗?

  等等,……他刚刚是叫她“尹姑娘”吧?而且好像不只一次……江芷涵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这点,内心心七上八下。

  他的表情一派从容,她实在看不出来他怎么想的,可这是官府的悬赏告示,一般人不可能不当一回事吧。

  “这不是真的,他们并不是她……不是我杀的,真的,请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她急切的解释,因激动而语无伦次。

  “我知道。”’轩辕意轻声的说。

  江芷涵一愣。他“又”知道了?

  等一下,他是说……他相信她?

  “你相信我?”她诧异的问。

  “这很意外吗?”轩辕意拿回悬赏告示,揉成一团捏在掌中,一会儿张开拳头只剩一阵粉尘随风飘散。

  哇!江芷涵在心里惊叹。莲真公子果然像言丹说的武功高强。

  轩辕意收回手拍了拍,拍去残留的粉尘,然后才慢慢的望着她。

  看她红唇微启、一脸钦佩赞叹的样子,他眼底闪过一抹莞尔,他承认,他是故意在她面前展现自己的武功,但却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让她安心。

  他不想再看见她因为担心他而流泪的模样了。

  “所以我称你尹姑娘,没叫错,是吧?”他面容依旧平静的说。

  江芷涵有些尴尬的挠挠耳后,点点头。“抱歉,我只是……”不喜欢“春风”这个名字。

  “无所谓,我能理解,这种情况下隐姓埋名是必须的,再说,尹姑娘与我不过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隐瞒身份实属正常。”

  她听了不禁脸色纠结。虽然她隐姓埋名的理山和他说的不一样,但他既然说是必须、是正常,那可不可以不要用这种语气

  啊?

  轩辕意似乎他感觉到自己的口吻有点像怨妇,不自在的撇开脸后,再度转移话题。

  “这些日子,我发现尹姑娘似乎深受梦魔困扰,方才睡梦中喃喃喊着‘翠筠姐’三个字……”这不是他第一次发现她做恶梦,只是之前不想多问。“其中一名死者施翠筠,就是你在梦里喊的‘翠筠姐’,是吧?”

  “是。’,江芷涵曲起腿,用双手抱住,下巴搁在。膝盖一上,回想着案发当时的一幕幕。

  上辈子做警官,她什么命案尸体没看过?比萧施两人死状凄惨的尸体多得很。

  梦境中那种深深的恐惧是属于尹春风的,而在梦里她会感同身受,跟着尹春风的情绪起伏,不过清醒时,她就能理智的回想每一个细节。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你打算和我一谈的事,是吗?”

  “没错,只是说来话长,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江芷涵轻叹。

  “无妨,我们有根多时间,就从头慢慢的说吧。”轩辕意建议道。

  于是,她在脑中组织好画面,慢慢地道出一切。

  此时的她,与其说是个惊恐的目击者,倒不如说是个条理清楚的旁观者更为恰当,直到说到了施翠绮为救尹春风而以身挡刀,她才忍不住红了眼眶,流下两行珠泪。

  人在危急时刻的行为最能代表深层的本性,而施翠绮在尹春风的记忆里,是个清雅冷淡的女子,没想到竞然会为护她而牺牲自己……

  一方折迭整齐的自色巾帕递到眼前,她微微一怔,仰起头望向他,一会儿才接过,轻声的道了声谢。

  “所以,你是亲眼目睹了那桩血案。”轩辕意听完了她的叙述,缓缓的开口,“为何没有立即报官?”

  “因为那个人追着我,打算杀我灭口,我只能找一个地方暂时先躲起来。”

  “那后来呢?”

  “我躲了很久,至少有两个时辰,直到确定那个人已经不在附近,才敢离开藏身的地方。本来打算去报官,可我才到街上,就发现有人盯上我,我被他们慢慢逼到人烟稀少的地方,从他们的言谈中,得知他们是奉命来灭口的。”那时的尹春风就是在这种边躲边逃的情况下,打开了那个随身的锦囊,却在后来逃命时弄丢了。

  “后来我被砍了一刀,拚死逃出城,然后便让你给救了。”

  说到这里,江芷涵不禁双手紧扣。那一刀当场就让尹春风香消玉殡了,才导致后来她的穿越附身。

  轩辕意点头。理解了前因后果后,华原城县令有问题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我不懂,为什么我会变成凶手,成了官府悬赏捉拿的对象?”江芷涵皱眉。

  古代的官府办事是这种流程吗?没有审问就定罪,不仅宣布通缉还死活不论,这算什么啊?

  “因为凶刀是在你床下找到的,又有证人证实案发前几日你和萧公子大吵了一架,而你的逃逸,就成了你有罪最有力的证据。”

  “凶刀……为什么会在我床底下?”她一开口就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这摆明是栽赃嫁祸,不过,这又延伸出了另一个问题……

  “这还用问吗?如果你真的不是凶手,那就是栽赃嫁祸了。”言丹说。

  “嗯。”江芷涵点头沉吟,不自觉露出上辈子分析案情时的神气。“现在问题是,凶手杀害萧廷瑞和施翠筠的动机是什么?他是如何知道目击者的身份、住处,甚至是睡在哪间房?”

  言丹古怪的看着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瞥了一眼他家公子,最后还是闭上,低头继续烤肉。

  轩辕意则若有所思,望着她的眼神也有一丝讶异。

  “这的确值得深思。”他不动声色,顺着她的话分析案情,“尹姑娘,你受伤那日,身上是做男装打扮,而且很自然,所以初时我才误以为你是个少年。”他突然说。

  江芷涵有丝困惑,不解他为何突然提起这个。

  “你的打扮,是后来为了逃命躲藏才变装的,还是……”

  “不,其实我平常偶尔就会做男装打扮,那天正好穿着男装。”她摇头,知道尹春风因为一直跟着父母在市井营生,经常是做男装打扮。

  ‘所以案发当时,你就是那样打扮的?”

  “对,之后逃离就躲起来了,根本没有可能换衣裳。”

  “尹姑娘,你可有看见凶手的样貌?”

  江芷涵点头,想起对方那冰冷带点嗜血的疯狂眼神,彷佛还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带着血的味道,喷在她脸上。

  “你可认识?”

  “不认识。”她摇头。“我从小就跟着爹娘在城里摆摊卖字画,虽然不敢说认得城里的每个人,但至少能混个眼熟,可那人很眼生,我猜是个外地人,或是刚到城里不久,有不错的家世。前面是属于尹春风的记忆,后面的就是她的推理了。

  “这就奇怪了,如果是刚到城里不久的外地人,又怎么会知道你是谁?“喜丹基本上一点也不相信她的推断。“你看看,这悬赏告示上可是你女装的模样,既是外地人,怎么会对你这么了解?光看一眼你的少年就知道你是个姑娘,连姓啥名谁、家住哪、睡哪间房都知道,先是把凶刀藏在你床下,又将你的长相报给官府。”

  轩辕意沉吟了。这的确不单纯。

  “关于家世这个推论,可有依据?”他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