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莲真公子为什么要留在那儿?”

  “姑娘是真的不知还是装傻?”,言丹没好气的问。

  “我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认为我在装傻?我有必要装傻吗?”

  “有麻烦的人是你,不是吗?”

  江芷涵一愣。言丹这话是什么意思?莲真公子留在那儿,和她的麻烦有关?

  “难道……那些人找来了?莲真公子他在断后?”她惊愕地问。

  “没错,那些人找上门!公子命我带着姑娘先走,他则留下来断后。”言丹也不隐瞒,反正公子没有交代不可说。

  “言丹,我们回去,我们立刻回去。”江芷涵急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做?那些人穷凶恶极,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她……她不会感谢他的。

  “不行,公子交代要马不停蹄,离华原城越远越好。’,

  “言丹,那是我的麻烦,我不能让他为我承担。”她拍打车厢木板,焦急的喊着。

  “你以为我就愿意吗?如果我能做主,你根本不会在这里!”他不耐的低吼,“你闭嘴,不要吵了。雪融了,路况很糟,让我专心赶车行不行为”

  江芷涵沉默了。怎么办?言丹不会违背他家公子的命令,她该怎么赶回去?

  “就算你赶回去又能做什么?不过是扯公子的后腿,成为公子的累赞,到时公子还得分心保护你。

  不要说你不需要公子保护,难道那些人拿刀砍你,公子会袖手旁观吗?你就行行好,别再替我家公子找麻烦了。

  她闻言一窒,是啊,上辈子身为警官,她虽然练过柔道,也接受过各种体能和射击训练,枪法不错,但是现在她并没有枪可用。而见识过这些人高来高去的武功后,柔道用来给那些武林高手搔痒用,搞不好他们都嫌力道不够。

  言丹说的没错,她嘴上说得好听,实际上什么都做不到,就算赶回去也只是一种自我满足,平添莲真公子的麻烦罢了。

  驾车的言丹抿着唇,不甘愿地吐了口气又道:“姑娘,我家公子武功高强,那些人伤不了我家公子一根寒毛的。”

  江芷涵一怔。“真的吗?’,对,她想起来了,初遇那时,他的确只用两根手指头就让她动弹不得,因为这些日子他都是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样子,她都几乎忘了这件事了。

  “当然,我家公子可是文武双全,只是不爱显露而己。”言丹非常骄傲的说。

  “那就好。”稍稍松了气,她相信言丹,因为言丹这么护主,若不是真的,他绝不可能听命离开,让主子孤军奋战的。

  “姑娘,我尽量让马车平稳些,你得躺下休息,顾好自己的身体。”想到出发前公子的交代,他赶紧道。

  “谢谢你,言丹。”江芷涵依言侧躺下来,闭上眼睛稍作休息,她知道言丹的言下之意——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再给他家公子找麻烦了。

  是啊,她体莲真公子带来好多麻烦,他现在还冒着生命危险留在那儿,只为了让她顺利逃离。如果他有个万一……不,他会赶来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原本她不认为自己会想睡觉,可奇怪了,怎么意识好像越来越混沌?

  她想睁开眼睛,但却力不从心,挣扎了一会,最终还是沉沉睡去。

  一如过往,她刚入睡马上陷入一片血红的梦魔,她惊恐的抱住自己,很清楚她又在作梦了……

  不,这不是梦,而是这身体的原主人“尹春风”生前最后一天的记忆。而她现在就在这个身体里,看着一切发生,体会着当时尹春风的所有情绪……这个时候,她就是尹春风。

  她不是第一次梦见那天的情景,所以一切对她来说己经非常熟悉,下一秒钟会出现什么她都知道。

  瞪着眼前虚掩的门,她命令自己不要推开它、不要踏进去,但是她的双手双脚却不受控制,仍如那日一样将门推开,跨进门坎。

  啪嗒一声,她的脚踏上湿泞的地。

  不要看!不要低头!她在心里吼着,可是视线却慢慢的往下移,她很清楚尹春风那天心里在想什么。

  她在想:奇怪,既没下雨也没下雪,怎么地会湿泞泞的?

  然后,她便看到被染成暗红的泥地,以及卧倒在血泊中、睁大着双眼己经气绝的好友萧廷瑞。

  “春风,快逃!”

  惊慌的大喊传来,她惶恐的抬眼,看见好友的未婚妻一身是血,正被一个男人给抓着,而男人另一手,握着一把还滴着血的匕首。

  “翠筠姐……”她恐惧得发抖,看不出翠筠姐身上的血是自己的还是沾染上去的,腿软地迈不出步伐。可她不能逃,她必须救翠筠姐。

  尹春风,你这个笨蛋!江芷涵在心里怒吼着。这个尹春风有着她最讨厌的圣母情结,自以为是的善良!她到底凭了什么认为自己有能力救人?

  尹春风想张口呼救,可是男人的动作更快,下一瞬间已经到她面前,对着她高举起匕首,那男人的面容,深深地烙进她的眼底……

  “不——”

  她听见翠筠姐的声音,接着便被翠筠姐抱住,虽然看不到翠筠姐的背后,但她知道一那原本要刺进她身体的匕首,此刻己插在翠筠姐的背心。

  “翠筠姐——”她狂乱的喊。

  “快逃!”施翠筠痛苦的说,猛地将她推出门,自己转身抱住那个男人,拖住他的脚步。“快走!”

  “翠筠姐……”她泪流满面,全身打颤,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踉跄的逃离。

  你这个圣母小白!如果一开始就逃,施翠筠也许不会死!江芷涵在心里吼着。

  “尹姑娘。”

  一声低唤,穿破她朦胧的意识,将她从梦境中拉了出来。

  “尹姑娘,醒醒。”

  那声音再次响起,近在耳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