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你听到些什么?”轩辕意问。

  “死者是一男一女,男的姓萧,叫萧廷瑞,是尹姑娘青梅竹马的邻居,女的姓施,施翠筠,萧施两府不久前才定下亲事,据说是两情相悦。有邻居听见案发前几日,也就是萧施两府定下亲事的那天,尹姑娘到萧家和萧公子大吵一架……另外,陈尸处是在萧家后院,后院一墙之隔便是尹家,捕快沿着血迹越过矮墙,在尹姑娘闺房床底下找到凶刀,因此传闻尹姑娘因爱生恨,所以痛下杀手。

  “言丹,依你看,事情的真实性有多高?”

  “公子,这可是官府正是发布的悬赏告示,人证物证俱在,罪证确凿,假不了的。”天晓得这几天他有多担心公子的安危。

  “可是我的看法不一样。”轩辕意将画像折起,听闻声响,抬眼望向小屋,看见她站在门外望着他们,一对上他的实现,便红着脸转身匆匆进屋去了。

  唇角微微一勾,他相信她不是凶手。

  “公子以为如何?”言丹好奇的问。

  “就我看来,单就‘死活不论’这一点,杀人灭口的味道颇重。”他沉吟。

  “可是官府……”

  “官府并不等于就是好的、对的一方,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清楚这点吗?”轩辕意神情淡漠的说。

  “是。”言丹恭顺的低头领教。

  “既然人就在屋里,不如咱们就进去问问吧。”

  “公子!”他十分错愕。“她不可能会承认的,倒是她发现事迹败露,为了自保,难保不会做出什么事来。”

  “言丹,她没有武功,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甚至还有伤在身,就算她起了杀心,又能有什么作为呢?”轩辕意淡淡一笑道,他若要制服她,根本连一眨眼的时间都不需要。“走吧,把马车——”话一顿,他实现望向侍从身后那片密林。“言丹,你被跟踪了。”

  “什么?”言丹一惊,猛地回过神,仔细凝听了一会儿,才终于隐隐听见细微声响,估测对方再过一刻左右便会到达此处。“公子,小的去引开他们。”他立即说。

  “不用了。”轩辕意制止了他,随即飞身而起,身形辗转间已折下十数枝树枝,返身掠回原地的同时,手中树枝就疾射而出插在雪地上。

  紧接着他用手上仅剩的一支树枝,在雪地上画下符咒。“起!”他低喝一声。

  很快的,明明无风,雪花却旋飞而起,先是弥平了雪地上的马车痕迹,而后又绕着雪地上的树枝飞旋。

  “去!”他又低喝一声,将手中树枝射出,直没入雪中,须臾,插在雪地上的树枝竟也沉入雪中消失了。

  “公子布了阵?”言丹低问,眼底尽是崇拜。

  “嗯,那些人走不到这里,只会在林子里打转。”轩辕意抬手轻拂掉袖上的雪花。“看来我们还不能回京。”

  “公子打算留在华原城处理这件案子?”

  “不,不是华原城,也不是我。”他说,“到隔壁的信阳府,那儿自然会有该处理的人去处理。

  ”

  言丹愣了愣,好一会才恍然大悟。

  “公子是指唐大人吗?”走这条路线的,应该就是唐大人没错了。算算时间,若不是遇到什么重大的案件拖延了行程,唐大人是差不多该到了。

  “没错,既然他是代天巡狩的钦差大人,有冤当然就是找他申了。”轩辕意微笑。“从这儿到信阳府需要一日夜,等会你带着尹姑娘先走,我留下断后。”

  “公子,让言丹留下断后——”

  “你会解阵吗?”

  言丹一愣,霎时语塞。

  “这个地方时前人心善建屋,供给入山猎户休憩的地方,我可不能把阵式放着就走。”见忠心的侍从似还有些担忧,轩辕意淡淡一笑安抚道:“你无须担心,就凭那些人,还动不了我一根毫毛,依令行事吧。”

  “是。”

  马车疾驰于道上,车内仅有江芷涵一人。

  她忐忑不安,不时掀开车后门上的帘子,望着融了雪的道路。都己经午时了,依然不见那个说“随后就到”的人。

  她不懂他为何不一起离开,小屋那儿还有什么要处理的吗?

  “言丹。”她移到前方,透过小窗唤着驾车的男人。

  “姑娘有事?”他冷着声问。

  江芷涵知道言丹对她有敌意,他表现得很明显,不需要敏锐的观察力都能看得出来,更何况是对于他人情绪向来观察入微的她。

  但她不怪他,也不会介意,她知道言丹是护主心切。

  “我们真的不用等莲真公子吗?”马车可说是一路狂奔,只有之前稍做停顿,让马儿喝个水。

  他们用了简单的午膳后,言丹替她煎了药,她原以为言丹会在那里等莲真公子前来会合,没想到一待她喝完药,他们便又立即起程。

  “公子这么交代,我自然听从公子的吩咐,姑娘就安心等着吧!”言丹说。

  他也很不情愿,可是公子必须留下来解阵,解了阵,就等于暴露了行踪,所以公子还要断后,摆脱掉那些人之后,才会赶来跟他们会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