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自从他入师父门下,师父为他取字之后,“轩辕意”这个姓名他便甚少使用了。

  他这次奉师命南下办事,却万万没想到会在回京的半途,救了自己幼时被师叔拐骗,因而定下亲事的“未婚妻”。

  事情至此,他不由得响起师父以前曾感叹的说过的一句话——命运总是用一种让人措手不及的方式,来展现其不可违之威能。

  端月三十。

  天方露白,原本在椅上打坐的轩辕意便睁开眼下了椅。这些日子他都是这样过夜的,只需闭目打坐,对他便已足够。

  偏头望一眼床上依然睡着的人儿之后,他无声的走到窗边推开窗子。

  下了数日的雪如他所预测,在昨夜就停了,雪下的不大,积雪不浅,应该还不至于难以行走,而且今日想必会是个有暖日的好天气,正是适合启程的日子。

  他看看天色,之前约定的时辰将至,言丹应该快到了。

  才刚回到桌前坐下,外头便传来马蹄声与车轮滚滚的声响,惊扰了床上原本睡着的人。

  江芷涵猛地睁开眼睛,那声音……是马车?

  她警觉的坐起身,看见安坐在桌旁的轩辕意,有些纳闷,难道他没有听见吗?

  “莲真公子,有人来了。”她低声说,下床走到窗边,小心的向外探望,果然看见一辆马车从林子里的小道出现,然后就停在那儿,驾车的男子左右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

  那男子她觉得有些眼熟,所以确实是她见过的人,是那些想杀她的人之一?还是……

  轩辕意微挑眉,对于她一连串的动作有些讶异,看来像是训练有素的样子,这实在……好生古怪!

  “江姑娘不必紧张,那是我的侍从。”他说。

  啊,对,她想起来了,当初她冲出去差点撞上的马车,车夫就是他。

  “你的伤势已痊愈九成,上路没问题了,所以我决定今日便启程。”轩辕意解释。

  江芷涵错愕的转身望向他。

  他说什么?今天要起程?

  可是……那天她有答应要和他同行了吗?为什么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先用早膳,之后准备一下,东西我都整理好了,床尾那个包袱是给你的,里头帮你准备了两套衣裳和一件保暖的披风,你只要打理好自己就行了,桌上那碗药刚煎好,还很烫,等你准备好之后再喝。”轩辕意交代完,起身走出屋外。

  江芷涵回过神,更新望向窗外,看见他弯身从雪地挖出一颗石子,然后马车上他的侍从像是此刻才看见他,立即跳下车朝他奔来。

  她看见侍从对他恭敬的行李,而后他随手丢开手中石子,与侍从走到马车旁,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他的侍从还由怀里掏出一张东西交给他……

  听不见他们的谈话,江芷涵轻轻一叹,想到他说要她打理好自己,因此他离开屋子,想必是要给她隐私。

  思及此,她立即回到炕边打开包袱,拿出一套衣服。发现是男装后,她满意的点头,躲到矮柜后方快速换好衣服,顺便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然后拿着夜壶到屋外,走到屋后处理掉。

  进屋前,她看见那对主仆依然在马车旁谈话,这时莲真正好抬头朝她的方向看来。

  江芷涵一怔,想到自己受伤还拿着夜壶,赶紧转身进屋,将夜壶放回原处。

  净了手、收拾好自己的包袱后,她环视屋内一周,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便在桌旁坐下,一边用早膳,一边等待屋外那对主仆进来。

  不知道从这儿到京城,需要多久的时间?她想。

  屋外,轩辕意望着手上言丹刚刚拿给他的东西,脸上的表情非常震惊。

  那是一张画像,一张官府发布的悬赏通缉画像,而画像上的人就是屋里那位姑娘,他的未婚妻。

  画像下方,写着她的姓名、年龄以及罪名——杀人!

  犯妇杀害了两条人命,手段凶残,罪证确凿,罪无可恕。见事迹败露,逃逸无踪,本县特颁此令悬赏通缉。

  犯妇狠毒顽强,狡猾残忍,未免增加伤亡,死活不论皆可领赏。

  悬赏金:纹银一千两。

  看着罪行描述,轩辕意脸色越发深沉,眉头紧蹙。

  她杀人逃逸?就凭她?

  但让他震惊的,不是这个,而是她的姓名。

  她姓“尹”,这是他早就知道的,可他万万没想到她的闺名……竟然叫做“春风”!

  春风……该死的“春风”!

  直到此刻,他总算理解师叔信里那一句谜样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她除了是他的“未婚妻”之外,名字还叫“春风”。

  原来师叔是哪个意思吗?他几乎可以想象师叔仰天畅笑,得意说话的模样——

  莲真啊,师叔说的“春风得意”就是这个意思,你总算了解了。

  虽然他面上没有多大的反应,但心里很清楚,自己所有的冷静已全数消失殆尽。

  “春风得意”是吗?

  他倒要看看她这“春风”,如何“得”到他轩辕“意”!

  “公子?”言丹见自家公子神色变幻莫测,担忧的轻唤。

  轩辕意回过神,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好了。

  “公子,您说这事该怎么解决?”言丹担忧的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