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个……我……我想……”江芷涵支吾了半天,还是没能说出口。

  对上他疑惑的眼神,她红着脸撇开自己的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姑娘有话但说无妨。我等一下得离开,若姑娘有事,还是快说吧。”他直接道。

  “离开?”闻言她一慌。他……他要离开了?

  “只是进城去补给一些物品,大约一到两个时辰便会返回。”他轻声的解释。

  “姑娘有什么事要说吗?”

  “咳!也没什么事,就是……人不是有三急?我凑巧……碰上其中之一……”

  她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是我疏忽了。”轩辕意淡笑。过了一夜,想来她的确有那种需要了,他走到炕边,先礼貌的说道,然后弯身一把将她抱起。“失礼了。”

  “啊?”江芷涵失声低呼,没料到他会用公主抱的姿势来“运送”她。她以为最多就是搀扶她而已,难道这个朝代不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吗?

  “别乱动,会扯裂伤口。”他淡然的开口,抱着她绕道左边那列矮柜后头。

  她这才发现矮柜后还有一个小空间,放着一个大水桶,还有……那应该是夜壶吧?

  一张俏脸瞬间纠结,夜壶啊……呜呜,她想念马桶先生了。

  轩辕意轻轻的将她放下来。“可以自己来吧?”

  “可以,谢谢。”江芷涵连忙点头。

  “好了的时候叫我一声。”说完他转身离开,不仅离开矮柜后这方小天地,还体贴的直接走到屋外去。

  江芷涵感激的松了口气,匆匆解放自己的需求。

  过了会,她打理好自己后,赶紧盖上夜壶的盖子,抬手挥了挥空气,想要挥散那无法避免的味道,但……只是徒劳。

  她有些窘迫,不过也只能叹了口气,毕竟现在外头冰天雪地的,他又只穿着单薄的衣袍,她可不能让人家在外头受冻。

  “先……咳!公子……”她出声唤道,这种称呼真不习惯。

  也是直到这时,她才猛然想到自己竟然还没问他叫什么名字,亏人家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咦,救命恩人?那她是不是要称他为“恩公”?看古装剧好像都是这样叫的,等一下试试看吧。

  轩辕意闻声立即走了进来,沉默的上前将她抱起,送回床上。

  “多谢恩公。”江芷涵道声谢,也没了刚刚的窘迫。

  他眉头微挑,忍不住调侃,“救姑娘一命没换来一声恩公,没想到这举手之劳倒是换到了。”

  “这声恩公当然是因为救命之恩。”江芷涵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再次证实这个男人真的不像表面这般,是出尘君子。

  突然,这会她又想到了自己上次睡着前,那个有关生理需求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案。

  “这几日……都是恩公照顾我?”她轻声的问。

  “这儿只有我。”他扫她一眼,面容平淡的说。

  看来不必再问,他已经回答的很清楚明白了。

  好吧,虱子多了不怕痒,她一个现代灵魂,不在乎这种事儿。

  “怎么了?”见她没再做声,轩辕意故意反问。

  “不,没什么。”江芷涵赶紧摇头。

  确实没什么,他们就是医病关系,上辈子她虽然没结婚,但也交过男朋友,情之所至有了肉体关系实属正常,虽然每任男友最后都因为她的工作和她分了手……

  咳,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也做过几次子宫颈抹片检查,与之相比,这种事……小意思啦!

  再说,人家表现的坦荡荡,她若开口询问,不管是直接或是婉转,她还真怕他有古代人的迂腐观念,要对她“负责”呢。

  轩辕意望着她,一会儿才淡淡的说:“姑娘,医者父母心,无男女之分,姑娘清白无损,无须挂怀。”

  “我知道。”江芷涵一怔,随即点头,暗暗撇了撇嘴。看来,人家也担心被她赖上呢。“对了,我姓江,叫江芷涵,还知道恩公怎么称呼?”老是恩公或公子的的叫挺别扭的,但她还记得问人名字前先自我介绍是礼貌。

  轩辕意眉头几不可察的微微一蹙。

  姓“江”?

  虽不知道“未婚妻”的闺名,但是他确定她不姓“江”,而是姓“尹”。

  对于她的欺骗,理智上他觉得她有防人之心是正常的,可偏偏心里还是涌起一股不悦。她防人防到他这个救命恩人身上,着实让他……很不爽!

  这种情绪对他来说很陌生,然而他却不打算压抑。

  “姑娘姓江?”他再问一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