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才刚回完话,便察觉马车轻微晃动一下,车门劈两响。回头从小窗望进去,已经不见公子和那少年的人影了。

  轩辕意抱着人跳出马车,直接飞掠过雪地,落在路旁的树丛后面。

  回头瞥了一眼雪地,确定没有留下足迹之后,他加快脚步往林子深处而去。

  约莫一刻钟后,他来到林子里一间老旧的狩猎小屋,这是专供来此打猎的猎人休憩之处,搭建者已不可考。当年他和师叔前往华原城,不意抵达时城门已关,师叔带他来此住过一宿,没想到此刻却派上用场。

  用脚轻踢开门板,里头的摆设略有变动可是还算干净,他先将人放在炕上,再走到屋后的小仓库抱来柴火。点燃炕下的火后,他再点燃壁炉的火堆,在炉上吊起一锅水烧着,待滚了之后置于雪堆里放凉。

  接着,他转身解开包袱,开始准备为少年治伤。

  他先为少年施了迷药,避免治疗中少年因疼痛醒转,之后拿起剪刀,将之前绑的布条连同少年染血的衣物一并剪开。

  他小心撩开衣物,但尚未完全掀开便已一愣,错愕地瞪着那不该在少年身上看见的两团雪白突起……回神后,他倏地撇开眼,俊朗的面容瞬间浮上两抹暗红,手一松,抓着的衣物落下,重新覆盖在那两团柔软上头。

  不是少年,而是位姑娘

  只怪他以处理外伤为优先,未曾把过脉,否则也不会发生这种尴尬的事。

  然而,不管是少年抑或是姑娘,他此刻是大夫,也是唯一能救她性命之人,顾不得男女之别了。

  轩辕意收起讶异,静下心来,让自己专注于她胸腹间那道狰狞的伤口。

  他取来放凉的水开始清洗她的伤处,伤口极深,已经伤及了内腑,但也幸好内腑部分伤得不重,他还应付得来,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将细针过火消毒穿过肠线后,他开始为她缝合伤口。

  清洗、缝合、上药、包扎……费了将近两个时辰,他总算处理完她的伤口。拿掉她身上染血且被他剪破的衣裳后,他目不斜视、心无杂念地再拿出一件他的单衣为她穿上,以披风充当被褥覆盖在她身上。

  这姑娘失血过多,伤势不轻,他还需要很多药材以及用品,必须到城里采买。

  确定炕火够暖、人短时间内不会清醒后,他换掉自己身上染血的衣袍离开小屋,在屋外布上一个迷隐阵。

  所谓迷隐阵,实际上是由一个迷阵和一个隐阵相结合,先在周围两丈远的距离布下一个隐阵,将小屋隐匿,然后在外围再布上一个迷阵。

  这么一来,就算有心人是循线往林子里找,远远走来也看不见小屋。而一旦踏进迷阵,就只会从方圆数十丈的距离外绕过了屋子,渐行渐远。

  确定一切布署无误之后,他才转身飞掠离去。

  进了城,他将所需药材分成三部分,到三家药铺采买,若对方想由此探查线索的话,这三张药方看起来也绝不会与伤药扯上关系。

  买好药材,他潜入云来客栈,寻到一间窗外绑着布条的上房,立即闪身进入。

  “公子!”一直在房里踱步等待的言丹一听见声响,回过身来看见主子,脸上担忧的神情一扫而空,立即迎上来。“您可来了,小的好担心。”

  “言丹,备文房四宝。”轩辕意随即吩咐,撩起袍子就在桌旁坐下。

  “是。”没多问,立即转身从随身的行箧里拿出文房四宝,在桌上铺上宣纸,压上纸镇,开始为主子磨墨。

  他挽袖,提笔沾墨书写,一边问:“言丹,这段时间有什么动静吗?”

  “是没有人直接来探问,不过小的发现有人到马厩那儿查探马车,幸好小的在进城之前就已将马车里外都清理过,没让他们找出什么。现下客栈外头还有人监视着,兴许正纳闷人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嗯,你果然机灵。”轩辕意赞道。

  “多谢公子称赞。”言丹笑了,只是笑意随即一敛,转而面露担忧。“公子,也不知道那少年惹了什么麻烦,您——”

  “言丹。”轩辕意浅笑,不疾不徐的打断他。“你认为有什么麻烦是本公子惹不起的?”

  他一时哑口,挠了挠腮才回道:“确实是没有公子您惹不起的麻烦,可现下咱们不在京里,公子身边又只有小的一人,小的担心若真有麻烦,就算小的拚了命不要,也不知能否保公子安全……”

  “平时有事都让身边的人应付,不代表我自己便没有应付的能力。”轩辕意仍是淡笑,而后转移话题,“言丹,我开张清单,你先帮我准备好需要的物品,七日后我再过来。”他写好清单将纸拿起吹了吹,待墨干之后交给言丹。“你就在这儿继续住上七日,这七日多听少说话,懂我的意思吗?”

  “是,小的理解。”言丹接过清单,恭谨的应道。客栈酒楼向来是人多嘴杂的地方,公子要他混迹其中,听听有什么关于那少年的消息,但是不要到处探问,以免引人疑窦。

  垂眼扫了一下清单上的物品,言丹一愣,脸上有抹尴尬的红。

  “公子,这……为何要买这个……”衣物是少年的衣物,他知道是帮那小鬼买的,可是……

  为何还要买姑娘家的肚兜呢?况且除了肚兜外,还有一些姑娘家贴身用的物品,这太奇怪了,要他一个大男人怎么有脸跟店家开口?

  “因为受伤那人是一位姑娘,不是少年。”轩辕意一派自然地说。“所以你‘听话’的时候也别听错了。”他提醒。

  “原来那小鬼是一位姑娘啊……”言丹恍然大悟的点头,旋即错愕的张着嘴。

  咦?是位姑娘

  想到那姑娘受伤的地方,再加上伤势沉重,吃喝拉撒一定得全赖他人,那公子救治她,岂不是有诸多不便?人若救活了,万一事后却被赖上,那怎么办?

  言丹望着自家公子,本想说不如由他去照顾,但到口的话却又硬生生吞回去。他家公子想来自有主张,他不该多嘴多舌,公子不喜欢这样。

  “言丹,别想太多,在这件事上,我只是个大夫。”这个打小就跟在他身边的侍从,心里想什么他怎会不知道。

  “……是。”言丹一脸纠结。公子说是这么说,问题是人家姑娘会不会这么想啊?

  “你自己小心,我走了。”

  “公子请保重。”他拱手一揖。

  轩辕意点头,很快飞身离开。

  这里……是什么地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