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春风得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华原城的大街上,人潮汹涌,热闹极了。

  一个生意清淡的字画摊,摊位的主人正专注挥毫,在一幅山水画上落下提词。一旁,他的妻子坐在凳子上,抱着他们的女儿与他相伴。

  隔着街道,字画摊的对面,一名男子与一名年约十岁的男孩并立,两人的视线都停在字画摊上。

  “莲真,可瞧清楚那女娃儿了?”男子问男孩。

  “是。”男孩恭谨的应道。那女娃儿看起来大约两、三岁,活泼极了,坐在娘亲的腿上,一双小脚踢蹬着,小手挥舞,似是学着爹爹的动作,在空气中挥洒出无形的画作,还不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

  “可知道师叔为何要你瞧清楚?”

  “请师叔明示。”

  “因为那女娃儿,就是你未来的媳妇儿。”

  男孩微怔,旋即摇头。“师叔,师父说莲真命中并无姻缘。”

  “呆莲真,铁口直断是师叔的专才,你师父只是个半吊子。”

  微微蹙起好看的眉,男孩一会儿才道:“我相信师父。”

  “要不,咱们打个赌。”男子抬手以食指抚着鼻侧状似思考,藉以掩住嘴角那抹狡狯的笑容。“把你的金锁片给我。”

  “师叔要莲真的金锁片何用?”男孩蹙眉问,但仍听话地抬手将挂在颈子的红绳从头上拿起,红绳尾端结着一块金锁片,上头刻着“长命富贵”的字样,背面则刻着一个“意”字。

  “当信物。”男子眼底闪动着狡猾的笑意。“既然相信你师父那半吊子说你命中无姻缘,就算那么我把这块金锁片送给那小女娃儿当订亲信物,应该也没关系才对,反正你命中无姻缘嘛,到时候一定会有‘不可抗力之事’让这个婚约失效的,是吧?”

  男孩眉头蹙得更紧,怎么听都觉得不太对,可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以至于小手紧捏着金锁片的红绳,没有松开。

  “怎么?”男子拿着金锁片却没有硬扯过来,挑眉浅浅地一笑。“你怕输?怕印证你师父远远不及师叔厉害,自己拜错了师父,对吧?”

  男孩闻言皱眉,干脆的松了手。“赌注是什么?”

  男子掩下得逞的笑意道:“一个条件。输的人承诺赢的人一个条件,在无愧天地以及能力范围之内。”

  “成!”男孩傲然的说。

  男子一笑,拿着金锁片走向字画摊。

  男孩则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

  字画摊的主人一见到师叔,便热络的上前招呼,两人似乎相谈甚欢,对方还招来妻女介绍给师叔认识。之后,师叔拿出金锁片,并伸指指向他,对方跟着朝他望了过来,隔着距离,他仍能看见那人原本温和的眼神变得精锐,审视着他,像在评估什么。

  他依旧静静的站着,任由那人审视他,同时也沉稳无畏、笔直地迎视对方的眼神,好一会儿后,他看见那人重新露出笑容,眼神移开,再次变回温和的模样,接过师叔手上那块金锁片。

  师叔又看着那个小女娃儿好一会儿,自袖中拿了一个锦囊交给女娃儿的父亲,然后和对方交头接耳了一番。

  之后,那人似是思考着什么,回头与妻子低声交谈。半晌后,夫妻俩似是达成了共识,那人弯身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幅裱了框、约巴掌大的袖珍图交给师叔。

  师叔笑着接过,拿着那幅袖珍图返回他这里,一手拍着他的肩呵呵笑着,一手将袖珍图递给他。“来,这是你的订亲信物。”

  男孩无可无不可的接过,图上画的就是那个女娃儿。

  画像非常的精致、栩栩如生,有别于现今惯常的画法,女娃儿圆滚滚又乌亮的双眼像是最上等的黑玉,红菱小唇粉嫩柔亮,笑得非常开心。最醒目的是她额上靠眉心的地方,有一个殷红的蝴蝶形状印记,因为她今天额前有着浏海,正好遮掩住眉心,所以他不知道这是真的胎记,还是画画的时候画上去的。

  “师叔,这是真的吗?”他好奇的指着那蝴蝶形状的印记问。

  “嗯,是胎记。”男子点头。

  男孩抿了抿唇,将巴掌大的袖珍图收起。

  回去之后,他随手将画塞进某个箱底,没多久便将这个赌局抛诸脑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