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百宝丫鬟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昌子熙用指腹轻轻的划过那道红痕,感觉到她的轻颤,放下手。

  “如果我没有及时回来,你是不是就傻傻的站在那里让那该死一万次的家伙弄伤你?你藏东西的神通呢?不会把他的匕首弄不见吗?”昌子熙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天知道他看到她被人用匕首架着的时候,杀人的心都有了,若不是看在明德叔的分上,许承安今天就别想活着了。

  “这不是发生的太突然,我一时还没回过神吗。”白筱菟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其实她不认为许承安敢真的伤她,毕竟许承安的目的是拿她换回裴秀茵。

  “你啊!这样让我怎么放心把你留下呢?”昌子熙真心担忧。

  “你要自己离开?”白筱菟皱眉,她可没打算自己留在这里,毕竟她留在这里为的是他,他不在,她可没有留下的必要。

  “小兔儿,这一路不仅路途遥远,还危险重重,一路上风餐露宿还是小事,若遇到乱民、兵匪等等,那就危险了,带着你,我真不放心。”昌子熙摇头,他也想将她带在身边,可是……

  “我不想自己留在这里……或者是清风寨。”白筱菟摇头,态度很坚持。

  昌子熙有些烦恼的看着她。“小兔儿,不是我不想带着你,往瀛州拜会洛世伯这一路还好说,但之后要前往健康,有欧阳纥率军同行,没有消息泄露或许还好,若是被敌方探知蛛丝马迹,那这一路肯定是各种艰难险阻,我自信能护住你,但事有万一,我赌不起这个万一。”

  白筱菟蹙眉,此时她真恨自己神力全失。

  “既然如此,我和你一起到瀛州吧,到时候如果还是觉得不行,我就留在瀛州,我也挺喜欢海边的生活,等你把事情解决了,再到瀛州来接我吧。”白筱菟退了一步。“反正不管怎样,你不在的话,我也不想留在清风寨——不管是山上还是山下。”

  昌子熙闻言不由得心中一甜,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头,应允下来。

  翌日一早,在保密的前提下,仅有裴浩和许明德送两人出门。

  将清风寨的事务全权交托给两人,昌子熙便带着白筱菟,两人扮成了夫妻,踏上前往瀛州之路。

  看着眼前的高头大马,白筱菟才发现自己不会骑马。

  步行到瀛州,以她的脚程,一日行走四个时辰,至少得走上将近两个月,若骑马的话,以正常速度前进,一日一样四个时辰,只需要半个月便可抵达。

  于是,没有什么好考虑的,两人共骑一马。

  虽然马匹有些颠,但是习惯了之后,白筱菟也能惬意的窝在昌子熙温热的怀里睡得很是舒坦。

  一路上遇到了几拨拦路打劫的,都被昌子熙两三下给收拾了干干净净,送到当地官府,有些还能得到一些赏银。

  白筱菟笑咪咪的收下了赏银,转手就收进空间里,这种意外之财她最喜欢了。

  昌子熙见她开心,也笑笑的跟着开心,顺便在宫府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下通缉榜上的榜单,若顺路能逮到几个,也算为民除害。

  “你看,这是不是……”白筱菟看到榜上一张泛黄的图纸,上头画的是一名少年,名字身分与昌子熙一样。

  “嗯。”昌子熙低应一声,倒是没什么感觉。“走吧!”拉着她的手,离开府衙。

  “子熙,你洛世伯是怎样的人啊?”出了小镇之后便是泥道荒野,暂时不想睡,乂看厌了四周荒芜的景色,于是无聊的白筱菟决定聊天。

  “洛世伯和我爹交情很好,和洛伯母伉俪情深,他平时很疼我,但是如果我调皮或是不认真读书,他会变得很严肃,唠叨起来可以不停的训斥一个时辰或更久,直到洛伯母要回家了,才能把我拯救出来……”昌子熙眼神放远,一边回忆着那短暂的快乐时光,一边轻声的述说。

  白筱菟听着听着,脑海中渐渐的浮现出一个具体的形象来。

  “洛世伯一定会喜欢你的。”昌子熙低声的说。

  “那当然,我这么可爱。”白筱菟轻笑。她觉得,她也一定会喜欢这样的长辈。

  两人花了十八天的时间终于来到瀛州,之后又花了两天来到了义安郡。

  他们在客栈要了两间房住了下来,虽说一路上假扮夫妻,但每到住店时,昌子熙还是都要了两间房。

  “我们先住下,等我连系上清风寨的探子,再让他们领路。”这地方沿岸地区有许多小村庄,那个叫做海口村的海边小村位于哪里,他可不知道。

  白筱菟点头,他知道他们有特殊的联系方式,留下暗号什么的,看见了就会循线找来,所以并不能确定要多久才能找上门。

  趁着昌子熙梳洗的时候,白筱菟跑到了楼下,向掌柜的打听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

  “夫人来的巧,两日后正是咱义安郡祭海节,热闹得紧,晚上还有鬼市,在海边放天灯祈求风平浪静、渔获丰收的仪式。”掌柜的热情的介绍。

  “还要两日后啊……”白筱菟有些失望,两日后也不知道和清风寨的人联系上了没有,他们还在不在呢。

  “夫人,因为祭海节的关系,这几日街上也很热闹,摆摊逛街的人潮也不少,也会有一些杂耍团趁热闹来此地表演,夫人可以上街瞅瞅。”掌柜的又道。

  “真的?谢谢掌柜的。”白筱菟眼睛一亮,开心的放了一块碎银在柜台上就准备上楼,不料一转身便撞上了一个人。

  “唉唷!”一声痛呼响起。

  白筱菟一怔,反射性的致歉。“对不住,你没事吧?”

  “唉唷!疼死我了,你这小娘子,走路怎么不长眼呢?把小爷我撞得胳膊都快断了,唉唷!”一个猥琐的男子左手扶着右臂,哼哼唧唧的喊着疼。

  白筱菟皱眉,她一个小姑娘能把他一个大男人的胳膊差点撞断?这是当她是傻呢?还是傻呢?还是傻呢?

  “小娘子,说吧,你把我撞伤了,要怎么赔偿我?”

  白筱菟瞥了他身后的楼梯一眼,才一脸惊惶害怕地问:“你刚刚说胳膊被我撞断了?”她直接把“差点”给省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