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百宝丫鬟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她刚回到山上,就听到了不少关于白筱菟的事,说她温柔和善,说她长得秀美可爱,说她一双眼睛像灿烂的夜空,最最让她在意的是,他们说寨主对白姑娘很照顾,还决定让白姑娘留在清风寨。

  她的危机意识瞬间高涨,子熙哥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他!

  就在她思考着要如何铲除这个可能的情敌时,子熙哥匆匆行来,然后她和爹从子熙哥口中得知了这件事,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她从看到白筱菟的第一眼就不喜欢,因为白筱菟确实长得很漂亮,她不想承认,但事实摆在眼前,不仅长得美,还有一种让人想要疼爱的气质,最主要的是,她看见了子熙哥对这个白筱菟的态度有别于对其他年轻姑娘的客气疏离。

  “嗯,裴姑娘放心吧,我不是开玩笑的。”白筱菟漾着淡淡的笑容,接过昌子熙手中的文房四宝,在桌上摆放开来,便开始磨墨。

  “白姑娘,纸是很珍贵的,如果你没把握的话,还是……”裴秀茵一脸为难的停了下来,没继续说,不过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了。

  “放心,我很有把握。”白筱菟还是柔柔的说。

  “可是如果……”

  “好了,秀茵,你也别劝了。”裴浩制止女儿。虽然子熙没说话,可是他已经看见子熙眼里的不悦。“知道你是关心,担忧大伙儿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不过既然白姑娘有十足的把握,那就相信白姑娘一次吧!”

  “好吧,希望白姑娘别介意,我只是关心则乱,子熙哥和我爹他们都是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的,也没能想出能安然度过雪季的办法,实在很难想象白姑娘丫鬟出身,会有什么了不得的见识。”裴秀茵感叹的说。

  “够了。”昌子熙若还听不出来裴秀茵话里的讽刺,那就白活了。“秀茵,你要知道,白姑娘若能成功,对寨子来说是个大好消息,就算失败,大家也没有任何损失,这种对大家有利无害的事,你告诉我,你为何一直泼冷水?”

  “子熙哥,不是的,我只是……”

  “子熙啊,你别生气,你和秀茵从小一起长大,也知道她的性子,有什么说什么,不知道拐弯抹角,她其实也是一心为大家,怕给了大家希望,最后又失望,大家会更失了士气罢了,没有其它意思。”说完,裴浩又对白筱菟道:“白姑娘,我代小女向你道歉,小女心直口快,并非有意质疑白姑娘,请白姑娘见谅,勿与她一般计较。”

  白筱菟眉梢微动,这裴浩,言行不似一般的武夫莽汉,听听他说的话,他女儿不是故意质疑她的,只是心直口快而已,意思就是是她的言行让人怀疑,他女儿只是把实话说出来而已。

  呵,却不知这裴浩以前是什么身分?

  “裴爷,您是大人物,小女子承受不起您的道歉,不过是一点小事罢了,您别放在心上。再说,就算要道歉,令千金不就在场吗?”言下之意便是——要道歉,让你女儿自己来!

  她知道想要在清风寨安稳生活,就不应该得罪在寨里很有地位的裴浩和裴秀茵,可她是讨厌麻烦,并不是害怕麻烦,她是脾气温和,但并不是没有脾气,她不会像面人似的任人揉捏,不过也不会事事争着出头。

  眼下这的确是件小事,会质疑是正常的,换作是其它人,他们都可以去质疑,但是对她,就不行用这种态度。

  她是谁?她是被他们掳来的无辜受害者!

  她在做什么?她在无偿帮助他们,而这个帮助还是活命之恩!

  她不得不怀疑,这对父女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

  裴秀茵不敢置信的睁大眼,她不过是一个卑贱出身的奴婢,未来还要靠他们收留的人,竞敢要她道歉!

  “白筱菟,你不过是我们收留的一个吃白食的,你还想要我这个当主人的向你道歉?”裴秀茵被激出了真心话,愤怒的瞪着她。

  “秀茵!”裴浩喝斥,望向白筱菟的眼神带上不善,这姑娘年纪小小,却不是个简单的,两三句话就把秀茵激出了怒气,这个清风寨只有子熙一个主人,秀茵这主人两字一出口,不是明说他这个父亲有不臣之心吗?!若让子熙误会了,他有何颜面见九泉之下的将军和夫人!“向白姑娘道歉,立刻!”

  裴秀茵一惊,这是父亲第一次对她如此疾言厉色,而这都是因为白筱菟!

  然而她也不是个蠢的,知道是自己失言了,垂下眼,遮掩住眼中对白筱菟的厌恶。“对不住,白姑娘,是我不对,请你勿怪。”

  “无妨,我之前就说了,这只是一件小事,不足挂齿。”白筱菟依然浅笑盈盈,右手拿起笔,左手扶着右手的袖子,举笔蘸墨,动作熟练且优雅。“我相信裴姑娘是关心则乱,若非如此,不过是画两张图的时间罢了,到时便可知晓真假,又怎会这般焦急否定呢,是不?”说话期间,已经落笔勾画起来。

  裴浩父女俩同时一窒。

  裴浩想,是啊,不过是两张画的时间,是真是假便可分晓,他急什么?唉!怎地年纪越大越沉不住气了,当真是关心则乱啊!只能说雪季的问题困扰他们太久了。

  裴秀茵则是想,白筱菟是在暗示什么?难道是在暗示她是故意否定这种对清风寨有天大好处的事?挑拨子熙哥对他们的信任?

  她望向昌子熙,却只看见他专注的看着白筱菟,心里一阵酸楚,对白筱菟更是警惕排斥。

  “爹,子熙哥,我们先出去,让白姑娘安静的作画吧。”裴秀茵轻声的说。

  裴浩和昌子熙望向她,以他们对她的了解,知道她是有话要私下对他们说,于是点点头,三人一起出了竹屋。

  走了一段距离后,昌子熙便停了下来。

  “秀茵有什么话就说吧,这个距离白姑娘听不到了。”昌子熙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