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百宝丫鬟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我并不确定那些其它冬夜死亡的人的死因,但是对于小如奶奶,我却可以确定,她不是冻死的。”

  不是冻死?阿如奶奶当时身体还算健康,没有生病,所以也不可能是病死的,当时食物也还足够,虽然不能吃饱,但是绝对不至于饿死,那阿如奶奶的死因是什么?难道……是被害死的?

  昌子熙眼一厉,“你知道死因?”

  白筱菟点头。“依照你方才的叙述,我可以确定阿如奶奶的死因是一氧化碳中毒。”

  昌子熙听不懂什么是一氧化碳,但是他却听懂了中毒两个字。

  “中毒?!你确定?”昌子熙眼神凌厉。“小兔儿,这件事很严重,寨子里都是相处好几年的人,没有外人,所以如果阿如奶奶是中毒,就表示有叛徒……”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白筱菟闻言赶紧打断他。“一氧化碳中毒不是被人下毒,而是因为在不透风的屋子里烧柴火……”

  “小兔儿,冬天每一户人家都会烧柴火御寒。”昌子熙心里叹气,他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认为她一个小丫头光凭自己几句话就能判断出什么惊天真相?

  “你听我说,空气中其实包含了数种气……”白筱菟尽量用浅显易懂的说法解释何谓一氧化碳中毒,唉!真累。

  “你的意思是烧柴火会产生毒气毒死人?”昌子熙虽然听得有些混乱,她说的东西他都没听过,但是大致上的意思还是听懂了。

  “只有在密闭不通风的地方才会。”算了,就当作是这样吧!白筱菟懒得再解释,因为她知道解释更多只会造成更多的混乱。

  “有什么可以证明你这个说词可信?”

  “当然有,就是小如。因为一氧化碳中毒会对脑部产生永久性的伤害,所以才会导致小如变成傻子。”

  昌子熙沉默了,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就可以解释为何明明柴火足够,却还是有人会冻死。

  那么,难道就不烧柴了吗?恐怕这样会有更多人真的冻死。

  或者如她所说不能在密闭的屋子里烧柴火,但若是通风,保暖效果就差了,冻死的威胁依然存在!就算不会马上冻死,但肯定会受寒生病,寨子里只有祈老一人略懂医术,治治小伤小病可以,稍微严重些就不行了,到最后也只能听天由命。

  见他一脸凝重的沉思,越想表情越沉重,最后白筱菟终于看够了,良心发现的开口了。

  “有笔墨纸砚吗?”她问。

  昌子熙回过神来,点点头。“我那儿有一些,你要?”

  寨子里识字的人一只手便数得过来,而这些少数里,除了他和浩叔之外,其它人也都是认得简单的几个字罢了,所以文房四宝在寨子里没有用处,寨子里的文房四宝还是以前那些官员付的赎金,一部分放在他那里,另一部分浩叔宝贝的收着呢。

  “嗯,我画两张图纸,你们照着图把东西做出来,保证以后冬季不会有人冻死,或是烧柴火中毒而死。”火炕是个好东西,而那种加了烟囱将烟排出室外的火炉子也安全好用。

  “你是说真的?!”若真的有那种好东西,再难他也会想尽办法做出来的。

  “骗你我有什么好处?”白筱菟横他一眼。“再说我有必要撒这种很快就会被拆穿的谎吗?”

  “好,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文房四宝很快被拿过来,跟着昌子熙一道过来的,还有昌子熙口中的浩叔——裴浩,以及裴浩的女儿,裴秀茵。

  白筱菟来到清风寨几日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除了昌子熙之外,清风寨最举足轻重的人物——浩叔。

  据说,这几日他们父女俩领队下山采买物品,想来是刚回来吧。

  “小兔儿,这是裴浩,我叫浩叔,你也这么称呼,这是裴秀茵,浩叔的女儿。浩叔,这位就是白筱菟白姑娘,被我误认为将军夫人掳上山。”昌子熙给双方介绍。

  “白姑娘,听子熙说你有办法让大伙儿安然过冬,是真的吗?”裴浩语气略显激动,眼底却有着怀疑。

  裴浩确实是不相信的,他不认为一个十四五岁、出身卑贱的小丫头会有什么见识,他甚至不相信她识字,他猜想,她所谓的识字,可能就是认得她自己的名字而已,最多就是认得几个简单的字罢了。

  清风寨里识字的几个人中,只有子熙因为生来聪慧,两岁便由将军夫人开蒙,四年多的时间已经读了许多书,算是他们所有人里学识最丰富的了。

  子熙之外,其它人也都只是认得一些简单的字,他们识的字还是他教的呢!他之所以识字,也是当初跟着将军时一起学的,教他们认字的也是将军夫人。

  夫人是他见过最有学问的人,包括男人在内,他想,子熙应该就是得了夫人的聪慧。只可惜红颜薄命,夫人仙逝时子熙才七岁不到,没机会接受夫人更高深的教导。

  “嗯,是真的。”白筱菟没有多做解释,因为解释再多,还不如先画个图,然后依照图样做解释会更加清楚明白,可少费些口舌,省了很多麻烦。

  “白姑娘,寨里的所有人对于雪季非常重视,请不要拿这种事开玩笑。我知道是子熙哥错将白姑娘掳回来,既然你不是将军夫人,我们自会放你下山,不会强留你的,更不会为难你,你大可不必如此。”裴秀茵上前,颇为开明爽快的说着。

  白筱菟微微挑眉,颇有深意的看了裴秀茵一眼,这段话乍听之下没什么问题,还颇为开明,但是仔细一思考就可听出裴秀茵是在指责她为了怕被为难,所以拿他们非常重视的问题开玩笑,欺骗他们。

  她堂堂兔神,纵使失了神力,但感觉还是敏锐的,要称作是动物的直觉也行,怎么会感受不到裴秀茵隐藏的对她的深深恶意呢?

  白筱菟的感觉没错,裴秀茵是不喜欢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