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百宝丫鬟 > 上一页    下一页


  记忆中没找到原因,只是突然有一天赖嬷嬷开始对“筱菟”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筱菟”不明所以,只能一直忍受着。

  没办法,人家赖嬷嬷是夫人的陪嫁心腹,又是府里责管女仆的管事,后台、权力都不缺,不是“筱菟”这样一个最底层的小小丫鬟能反抗的,其他三个倒是受她连累了。

  “筱菟,你还有时间发呆啊!不赶紧把这个小园子扫完,你不想吃饭啦?”筱萍刚做完她今日的工作量后,垂着酸软的腰和手臂走过来,果然看见筱菟又在发呆,她都怀疑筱菟是站着睡着了。

  白筱菟回过神来,见到是筱萍,朝她甜甜一笑,赶紧继续她的扫地大业。

  “筱萍姊姊,你别动手,一旁休息休息,我马上就好了。”她的工作在其他三人的照顾下,已经是四人中最轻松的了,只负责她们清理完、家丁把枯枝运走后的扫地工作,没有提早做完去帮她们已经很说不过去了,可不能再让她们反过来帮她了。

  “筱菟,你这几天是怎么了?时常出神发呆,还一副好像永远都睡不饱的样子,你让我们很担心呢,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还是身子还没好利索?”筱萍关心的问,也不理会筱菟的阻止,拿起扫帚帮她扫了起来。

  “没事,就是天气热,犯困。”白筱菟加快动作,前些日子“筱菟”生了一场重病,她穿来的时候,“筱菟”的魂魄已经离体,如果她没来,“筱菟”就会这样死了。之后,她融合了“筱菟”的记忆,正式接管这具身体。

  心里遗憾的想着,如果她的神力还在就好了,几个术法一施,不管是枯枝落叶,还是已经枯死的盆栽或花草树木,乃至于杂草虫蛇,全都一干二净。

  “都怪赖嬷嬷,就算她是管事,也不能这么公报私仇啊!她就不担心耽误了夫人来的日子吗?”

  白筱菟一怔,怎么听筱萍的意思,她知道原因?“筱萍姊姊,你知道赖嬷嬷为什么不待见我?”

  筱萍狐疑的看她一眼。“筱菟,你不知道吗?”

  白筱菟摇头,她完全继承了“筱菟”的记忆,翻阅了好几遍,就是找不到何时得罪赖嬷嬷的。

  “筱菟,你知道赖嬷嬷是夫人的人吧?”筱萍含蓄的说。

  “我知道啊,可这有关系吗?”

  筱萍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一会儿似乎想通了什么,显得有些哭笑不得。

  看着筱菟那张白皙秀丽的脸,虽然还有些稚嫩,但已经是个小美人了。

  “筱菟,你不知道将军有意纳你为妾吗?”

  白筱菟闻言,错愕的张着嘴,一脸震惊。

  “要不然你觉得赖嬷嬷是吃饱了撑着找你麻烦打发时间啊?”筱萍见状,忍不住失笑,虽然有些些羡慕,但是她们并不嫉妒,这是筱菟的造化。“这是大好事,怎么瞧你一副天塌了似的。”

  “这怎么会是好事”白筱菟懊恼的低喊。她堂堂兔神,怎么可能给一个凡人当妾!再说,她还要找队友完成任务呢!哪有心思去宅斗啊!

  “怎么了?怎么了?”

  不远处,两个十八、九岁的丫鬟走了过来,那是筱萝和筱菱,说话的是筱萝。

  “筱菟是在生什么气啊?说来给筱菱姊姊听听。”筱菱走到筱菟身边,关心的询问。

  白筱菟有些无力的看着她们,唉!这都是什么事啊!

  她没说,是筱萍为她们解惑的。

  “筱菟,原来你不知道啊!”筱萝和筱菱有些意外。

  “又没人跟我说。”白筱菟咕哝着,旋即奇怪地问:“话说回来,你们怎么都知道?”

  “之前在将军府里,将军就看上你了,谁叫咱们筱菟长得好呢。”筱萝轻笑,用指头戳了戳筱菟软嫩的脸颊。“我们还以为你是因为事情还没定下,才没有告诉我们,没想到你竟然不知情。”

  “是啊!如此说来,你还真冤,不过你也太迟钝了,赖嬷嬷找你的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就不会打听一下原因啊?”筱萍朝她翻了一个白眼。

  白筱菟也是无语。

  “要不是想盯着你免得你勾引将军,赖嬷嬷一个管事,又是夫人的心腹,怎么会跟着先过来这里。”

  “我勾引……”白筱菟指着自己的鼻子,最后懊恼的吐了口气,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算她无意,可那位将军夫人已经认定了这事,那就是不可饶恕,没有直接找藉口将人打杀了,已经是万幸了。

  “行了行了,赶紧把活儿做完,耽误了吃饭的点,可就没饭吃了。”筱萝赶紧打圆场。

  三个人一起动手帮忙,很快就把这一方小天地打扫干净。

  白筱菟跟着她们一起到大厨房领晚膳,没有意外的,她的晚饭又被克扣了,原本有两个大白面馒头,如今只剩下一个乾硬的杂粮馒头,一盘素菜的量仅剩两三口,荤菜一颗蛋或一块肉,更是没有丝毫踪迹。

  “筱菟……”其他三人见状都有些心疼。

  虽然为她不平,可是她们人微言轻,怕是公道没讨回,反而把三人都折了进去。

  “算了,走吧!”白筱菟摇头,拎着晚膳离开了,连看都懒得去看大厨房的管事嬷嬷那得意的嘴脸。

  “呸!下作的蹄子!”大厨房的管事嬷嬷在她们身后啐了一口。

  白筱菟低垂的眼睑遮掩了眼底流光闪动,之前只是言语上的挤兑找麻烦,现在开始克扣她的伙食了,那再之后呢?

  看来欧阳府不是久留之地,她得想个办法脱离才成。

  办法还没来得及想,对方已经先一步出手。

  白筱菟躺在床上,感受着身下用木板打成的大通铺,心里万分想念仙界那些她睡过的无数的好床。退而求其次,她空间里也收藏了几张当初在人间轮值时收藏的名床,只可惜不能拿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