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李毓俊美的脸庞上没有愤怒、没有悲伤,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释然,轻轻道:“去吧。”

  舒亦帆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哑声道:“谢谢。”随即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看着那道逐渐消失的背影,李毓伸出手想抓住什么却只抓住了一把空气。

  或许他早就知道,这对他们来讲才是最好的结局。

  李毓仰起头往上望,阳光慢慢自云后探头,仿佛同时照亮了他心底的阴霾,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心安,缓缓的闭上眼睛,露出了抹微笑。

  “把拔,说好的尾款呢?还不快点付给我。”韩安信——韩凯跟舒亦帆结婚之后,舒安信自然就改回了父姓——赖进坐在沙发上的韩凯怀中,伸手跟他讨债。

  “什么尾款?”韩凯抱着儿子,装傻反问。

  “当初说好帮你追妈咪的报酬啊。”韩安信撅撅唇提醒,“你跟妈咪都结婚了,尾款总该付一付了呀。”

  “啧啧啧,哪有儿子跟父亲讨债的?”跟他妈一样,都是他的克星。

  “这叫做亲父子明算帐。”韩安信得意的道。

  “既然这样,那我要扣钱。”韩凯故作正经的道。

  “哪有这样的,为什么?”韩安信抗议的问。

  “谁让你瞒着自己是我儿子的事实不告诉我,儿子欺瞒把拔,该当何罪?”韩凯好笑的看着儿子不满的涨红了脸。

  “那、那也是我猜到的啊,谁叫把拔自已猜不到?不管,把拔还钱。”韩安信不依的喊着。

  “还什么钱?”舒亦帆端着刚切好的水果走近,好奇的问。

  “欸,没、没什么。”韩安信赶紧把话给吞回肚子里去。

  “对啊,没这回事,安信闹着玩的。”韩凯故意逗着儿子。

  “哪有,明明说好帮你追到妈咪,你要给我钱的。”韩安信忍不住还是露馅了。

  舒亦帆瞪圆了眼,把盘子放下,双手叉腰道:“韩安信,你说什么?”

  “妈咪,其实你们要感激我才对啊,要不是我那天也偷偷用外公的手机打给把拔,把拔怎么知道你打算要嫁给李毓叔叔,还从机场赶回来?”

  “你还说,害妈咪白跑一趟机场,以为你把拔已经出国了。”想起自己在机场放声大哭的景象,舒亦帆就尴尬得脸直发烫。

  “我怎么知道会那样……”韩安信悄悄从父亲的腿上溜了下来,往房间移动。

  “你别走,你快把出卖妈咪的钱吐出来。”舒亦帆追着想抓儿子。

  “奶奶,奶奶救命。”韩安信聪明的往自己最大的靠山奔去。

  “真是,宝贝心肝儿,快来奶奶这边,看谁敢欺负你。”韩母打开了门,收容了被舒亦帆追的韩安信。

  “妈,您会宠坏他。”舒亦帆无奈的摇摇头。韩父在加护病房住了一阵子后终于转到普通病房,但目前还不能出院,所以她跟韩凯婚后搬回了韩家陪伴韩母,也方便以后照顾韩父。

  “我恨不得宠坏他呢。”韩母宠爱的摸摸孙子的脸颊,将门给关上。

  “这家伙有了奶奶当靠山,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了。”舒亦帆边嘟囔着边走回韩凯身边。

  “放心,他像我,绝对不会变坏的。”韩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往自己的身上带。

  “像你就糟了,又一个小霸王。”舒亦帆依偎进他的怀中,佯嗔道。

  “你不就爱我这个霸王?还在机场哭得连我赶回去找你时,在大厅门口就听得到你的哭声。”韩凯打趣道。

  “你再笑我,今晚就去睡书房。”舒亦帆羞窘的红了脸颊。

  “我哪敢笑你?我是感动。”韩凯紧紧搂住了妻子,轻轻喟叹了声,“算你良心发现,不然我非狠狠打你屁股不可。”当他在机场发现来的又是王溱时,真的是有股想杀人的冲动了,若不是安信打电话给他,他还不知道原来舒亦帆是那样打算的。

  “我也是为了你——”

  “如果是为了我就更该陪在我身边,你该知道全世界我最想要的是什么。”他打断她的解释,严肃起神色。

  舒亦帆委屈的咬咬下唇,不敢反驳。

  “不过,我没想到毓会用那种方式帮我。”想到李毓,韩凯还是很感慨。

  “虽然他不明说是怎么逼王溱嫁给他,让王父乖乖销毁关于永缘违法政治献金的,但我知道他是为了想要挽回你的友情,所以即便要脏了自己的手,娶一个自己完全不爱的女人,他也毫不犹豫。与其说他喜欢我,不如说那是他对你感情的投影,他真正在乎的是你。”其实对于李毓,她总是感激多于责怪的,更希望他们这对亲如兄弟的好友可以恢复情谊。

  “我知道,我们依然是兄弟,别担心。”虽然现在他们之间还有些尴尬,但他相信假以时日,他们还是可以笑着对饮,回首过去的。

  舒亦帆安心的依偎在他怀中,相信他有智慧处理这一切。

  “不说这些了,你竟然把我儿子藏了九年,你说我该怎么罚你?”他作梦也没想到原来安信竟然是他的亲生儿子,害他嫉妒了自己这么久,这女人真是让他又气又喜,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怎么可以怪我,我当年又不知道你也爱我,而且当年的我们若真在一起,说不定现在也分手了。”若没有经过岁月的淬炼,他们又怎么能够成熟到去面对一切艰困的问题?

  “还有借口?非得罚你不可!”韩凯一把将舒亦帆打横抱起,故作凶狠的瞪着她。

  “别闹了,安信跟妈都在。”舒亦帆羞赧的轻轻捶了下他的胸口。

  “放心,他们会很高兴我们这么恩爱。”韩凯朝她暧昧的眨眨眼。

  “喔?我以为你是要处罚我?”舒亦帆垂下眼眸,粉嫩的舌头轻轻的舔了下唇瓣。

  韩凯的眼眸倏地深了深,声音瞬间低沉了几度,“是啊,狠狠的。”

  “有这么狠吗?”她伸出手勾下他的脖子,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吻。

  韩凯的脚步一个踉跄,低吼了声,迫不及待的将她抱入了房中。

  舒亦帆的唇瓣勾起了抹幸福的笑容,这爱的惩罚,她很乐意慢慢品尝品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