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舒亦帆紧紧搂着儿子,鼻子又开始酸了起来,努力让情绪平复后才开口,“只要你陪在我身边,我就会快乐。”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突然要跟李毓结婚?”突然,舒父舒母的声音自外头传了过来,没几秒人也出现在屋内。

  “爸、妈,你们回来了?”看样子爸妈是接到她的留言,所以赶回来了。

  “韩凯呢?他不是回来找你了吗?你该嫁的男人应该是他才对。”舒父皱皱眉头道。

  “嘘,安信在这边。”舒母用手肘碰了碰丈夫。

  “呃……我又没说韩凯是安信的爸……”

  “老公!”

  舒亦帆看着父母一副说漏嘴的尴尬模样,忍不住摇摇头,难怪儿子会猜到了,“你们不用瞒了,他都知道了。”

  “他都知道了?”舒父舒母同时惊呼。

  “爸、妈,麻烦帮我看着安信,我跟李毓登记完再回来收拾东西。”舒亦帆将儿子推向父母。

  “你还没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舒父还想追问。

  舒母看出女儿脸上的郁色,阻止了丈夫,点点头道:“我们一向尊重你的决定,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

  “谢谢妈。”舒亦帆感激的看了母亲一眼,虽然他们算不上是尽责的父母,但他们对子女的爱却没有比别的父母少过一丝一毫。

  “妈咪,等我一下。”舒安信突然转身跑回房中,拿了个盒子出来递给母亲。

  “这是?”舒亦帆将盒子放在掌中,询问的看向儿子。

  “这是我跟把拔一起买的,原本他是要等跟妈咪求婚那天送的……”舒安信的声音越来越小,索性转身跑回了房间。

  “安信——”舒母跟着追了上前。

  舒父摇摇头,也跟着走了开来。

  看着手上精致的宝蓝色绒布盒子,舒亦帆的泪水再也无法克制的蓄积在眸底,模糊了她的视线,一滴一滴的掉落在盒子上。

  她将盒子缓缓的打开,上面竟然躺着一只用蓝宝石镶成点点流星戒面的戒指,正好是他当年陪她看流星雨之后,她所发想的图腾。看来这两个人那天鬼鬼祟祟,就是拿她的设计图去找珠宝公司做成戒指……

  舒亦帆将戒指紧紧握在手中,心一阵痛过一阵,深呼吸了口气,抹去脸上的泪水,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去,等待李毓来接她。

  “请问……”突然,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子声音,自敞开的门边传了过来。

  “不好意思,今天没营业。”舒亦帆没力气招呼来人,连眼皮都没抬。

  “亦帆?”站在门口的身影没有离开,反而带着点迟疑的问。

  舒亦帆微微一凛,这才望向声音的来源处,对上一双记忆中的瞳眸。

  “可心?!”她没想过,这辈子还能见到她。

  乔可心点点头,声音带着点哽咽的道:“我可以进去吗?”

  “快进来。”舒亦帆赶紧迎上前,拉着她的手走进了店门。

  两个人双手有点激动的交握在一起,互相凝视着,久久无法开口,所有的恩怨情仇似乎都在这一刻尽数消弭。

  “你好吗?”舒亦帆开口打破了沉默,看着眼前身材变福态的乔可心,印象中那个纤细的身影已经好遥远。

  乔可心微微一笑,“我嫁到了上海,现在有两个女儿。”

  “太好了,恭喜你。”舒亦帆真挚的道贺。

  “谢谢。”乔可心微微收紧握住她的手,表情有点不自然的道:“你呢?我这次回来看到报纸有报导你跟永缘集团合作的消息,才知道原来你开了这间店。亦帆,你们绕了一大圈,终于又走在一起了,恭喜。”

  舒亦帆浅浅扯了扯唇,垂睫挡住眸底的黯然,才想开口时,乔可心又继续道:“对不起,当——”

  “没关系,当年的事情我都忘了,不要再提起了。”舒亦帆打断她的话,不希望她继续自责,对她来说可心愿意再来找她道歉,这样就够了。

  “不行,你让我说,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嫉妒你了。”乔可心下定决心似的道:“亦帆,虽然一直以来我是真的把你当成好朋友,也是真心对你好,但是当你跟韩凯交往之后,我突然发现你不再需要我的给予,甚至似乎还比我高了一阶,让我发现原来我对你的好是建筑在高高在上的施舍,好平衡你除了家世之外,所有一切都比我优秀的自卑感,再加上李毓是为了接近你才跟我交往……

  “所以,我才会向王溱揭露你的真实身分,甚至还把韩凯放在你包包中的信,偷偷的藏了起来……”

  “等等,你说,韩凯把信放在我的包包中?”舒亦帆的心一紧,唯一在意的只有这点。

  乔可心充满歉意的抿了抿唇,点头道:“当年我看到他走进教室把信放在你的包包中,因为我当时心中充满了妒忌,所以就趁你离开座位还没回来时偷偷把信给藏了起来。”

  “那信呢?信还在吗?”她好想知道,当年他出国前到底想跟她说些什么。

  乔可心露出了笑容,将早就准备好的信自包包拿了出来,“我一直保存着,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了。”

  舒亦帆颤抖着手接过信,必须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可以控制自己不马上将信拆开来看。

  一直到送走了乔可心,她都不记得方才乔可心还说了些什么,全部心力都放在手中的那封信上。

  她低头看着已经泛黄的信封上那属于韩凯的优美字迹,带着点急切的将信封打开,用颤抖的手指将信纸抽出来摊开。

  只见上面写了几行字,告诉她他早就爱着她了,问她愿不愿意等他,他会在机场等她的答案。

  他爱她,跟她一样,早在九年前就开始。

  舒亦帆的心好像被人用手狠狠的拧转着,再也无法控制的泪流满面。

  对他的感情宛若潮水般涌上,将她整个人彻底淹没。

  她好爱他,她想见他,她的整个灵魂都在这样呐喊,摧毁了理智,不再管什么为了永缘集团,不再管什么罪人不罪人的。

  就算韩凯失去一切、成为罪人,她也愿意替他背负所有,跟他一起面对一切。

  好像团团迷雾突然被拨开似的,她再也无法克制那颗想飞奔到他身边的心,抬起脚就往外冲,却刚好撞上不知道已经在门口站了多久的李毓。

  舒亦帆顿住脚步,除了流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