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伯母,若是以前我可能会犹豫,甚至再次逃跑不敢去争取我爱的人,但现在不一样了,我跟凯已经互相表明心意,我也答应他不管有多少难关都要陪在他身边一起度过。”舒亦帆坚定的道:“我不会离开他的。”

  “你以为这样是对他好吗?”韩母懊恼的道:“难道我不希望儿子快乐吗?如果这么简单的话,我也想要他娶自己爱的女人,更想要认回我的孙子。但是生长在韩家,适当的牺牲是必要的,你懂吗?”

  “我不想懂这些,我只想信守我的承诺。”舒亦帆咬咬下唇,努力让自己勇敢坚持。

  “你不懂也得懂,若娶你,韩凯的爸爸就会面临司法调查,韩凯或许也会受到牵连,公司经营权也可能会被王家夺走,难道你愿意看韩凯失去公司,成为家族的罪人吗?如果他爸爸因此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又怎么能安心呢?”韩母激动的抓住了舒亦帆的手臂。

  舒亦帆看着韩母的嘴巴一张一阖的继续说着王家是怎样用韩家的把柄威胁韩父,若两家不联姻的话就会把违法政治献金的证据交给相关单位,一切只有韩凯娶了王溱才能解决,这对两家人来说都是双赢的好事。

  她甚至不知道韩母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是呆楞的滑坐在地上,耳边不断回响着韩母刚刚的话。

  她能看着韩凯失去永缘,成为家族罪人吗?

  她能吗……

  一抹苦笑爬上了唇角,原来不管相爱与否,他们还是回到了原点,注定败给这个现实的世界。

  李毓没想过舒亦帆还会来找他,所以当舒亦帆打电话给他时,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就连现在站在她面前,他依然没有真实感。

  “我答应你。”李毓的屁股才刚坐下,舒亦帆就突然开口。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李毓却明白代表什么。

  “为什么?”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欣喜若狂,但没想到这一刻真的来临时,他内心反而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觉。

  “你何必管原因,只要结果是符合你期望的不就好了?”她面无表情的道。

  李毓愣了愣,淡淡的扯扯唇道:“你不是老是告诉我,我们之间不可能的吗?我当然有权利知道你为何改变心意?是因为你跟韩凯吵架?不对,你不是因为吵架就做出这种意气之争的人,所以是……永缘集团的状况真的糟到必须依赖王家了吗?”

  舒亦帆略显讶异的抬眸望了他一眼,但随即又垂下眼睑,“既然你都猜到了,我也不想隐瞒你,李毓,我嫁给你是为了让凯可以安心娶王溱,同时也希望如果凯有困难时,你就算不愿意帮他也能做到别落井下石,并不是因为爱你,这样你还愿意娶我吗?”

  “我守候了你九年,你觉得我会不愿意吗?”李毓反问。

  “我或许无法成为你想要的那种妻子,但妻子该做的我一样也不会少做。”舒亦帆的手在腿上紧紧的攒起,想象要跟其他男人发生亲昵关系,依然让她恐惧与反胃。

  李毓的黑眸幽深的如一泓潭水,紧紧的盯着舒亦帆看,嘲讽的道:“就像个交易。”

  “是交易。”舒亦帆不否认。

  “那也不错,当初你跟韩凯不也是从交易开始?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祝我们合作愉快。”李毓朝她伸出了手。

  看着他跟韩凯完全不同,略显秀气的手掌,舒亦帆突然犹豫了起来,真的吗?

  就这样牵别人的手,放开韩凯了吗?

  “亦帆?”他的手伸在半空中,等待她最后的决定。

  就算内心再怎么挣扎,舒亦帆知道自己始终要握住眼前的这只手,她缓缓的将手放在他的掌中,在他回握之前又收回了手,回避他的视线道:“还有,我希望不要宴客,直接去登记就好。”

  李毓的心刺痛了下,还是点头,“都听你的。”

  “那我准备好会通知你,我先回去了。”舒亦帆站起身,就像谈完一桩生意一样,迫不及待的想离开。

  “亦帆——”李毓跟着起身,拉住了她的手。

  舒亦帆僵了僵,强迫自己不要甩开他,毕竟以后这样的接触只会多不会少吧……

  察觉她的僵硬,李毓的手不自觉的松开,眸底闪过抹苦笑,沉默了几秒才继续开口,“凯……没事吧?”

  舒亦帆回首看向李毓,淡淡的道:“你是问哪方面?若是公司,我不清楚;若是你,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难过的模样。”

  李毓动了动唇瓣,欲言又止。

  “还有问题吗?”舒亦帆的口吻没有任何温度。

  “我们真的无法回到从前那样吗?”他怀念她的笑容,甚至……怀念与韩凯的情谊。

  舒亦帆没有回答他,刻意忽略了他眸底的落寞,沉默的跨步离开。

  看着舒亦帆单薄的背影,李毓低垂下头,突然轻笑出声。

  可笑啊,毁掉过去的不正是他?怎么现在他却反而奢望自己弄破的镜子可以复原呢?

  一直以来他想要的都得到了,看着韩凯狼狈、得到舒亦帆、成为立先集团总裁,让所有看不起他的人全都后悔曾那样对待他。

  他应该开心、应该得意,可为什么从跟韩凯摊牌之后,脸上的伤痕愈合了,心口却像破了个大洞似的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了很多、很多……

  李毓笑着笑着,眼眶却悄悄的红了起来。

  韩凯匆忙的照着舒亦帆电话中的指示赶到了饭店房间,才打开门,一道身影已扑进他的怀中,湿热的唇瓣热情的贴上了他的,羞涩却没退缩的献上自己的吻,直到彼此气喘吁吁才微微的移开了唇,将脸埋入了韩凯的怀中。

  “亦帆?”韩凯惊喜的拥抱着怀中柔软的身躯,原本疲惫的神色瞬间消失。

  “我想你了。”她娇嗔的声音从他的胸口传来,好像在他心中打翻了糖罐一样甜腻。

  “对不起,最近公司真的很多事情。”韩凯充满歉意的捧起她的脸蛋,看着那张朝思暮想的美丽容颜,温柔的道:“我也好想你。”

  “伯父的病情好点吗?”舒亦帆心疼的举起手,抚过他眉间仿佛已成习惯性的皱痕。

  想到还躺在加护病房中的父亲,韩凯神色不自觉的凝重了起来,“不是很乐观。”

  “我相信还是会有希望的。”舒亦帆只能给他精神上的安慰。

  “嗯,我也相信。”韩凯挤出抹笑,将她抱到床边坐着,环顾了房间一圈,故意暧昧的瞅着她,试图让气氛轻松点道:“怎么会想约我到这里?”

  “我不想让任何人打扰我们。”舒亦帆的脸颊微微泛起抹红晕。

  韩凯坐在她身边,将她揽入怀中道:“其实我刚好也想找你,最近我可能要去美国一趟。”

  “你要出国?”舒亦帆错愕的看向他,回忆涌入脑中,跟九年前的离别重迭在一起。

  “去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韩凯并不想把自己的烦恼带给舒亦帆,所以简短带过。

  他也是父亲倒下之后才知道原来两家的婚约背后竟然藏有这么大的秘密,违法政治献金、经营权之争,每一件都让他面临艰巨的困境,虽然王家并没有马上赶尽杀绝,依然等着他上门求饶,但他绝对不可能答应这个交换条件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