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他一向狂傲的眸子此刻布满了血丝,英俊的脸庞还挂着水珠让人分不清是泪是水,舒亦凡的心感到一阵酸楚,半跪起身将他的头拥进了怀中。

  “不是这样的,我知道你有多重视他、多在乎他,你只是没想过跟他之间还需要揣测对方的心意,凯,是他辜负了你。”舒亦帆温柔的安慰着他。

  韩凯环抱着她的腰,深深埋入她胸前的柔软馨香,宽厚的肩膀因为极力克制着情绪而紧绷着。

  舒亦帆感觉到他的身躯微微颤动着,每一下都刺痛她的心。

  她知道这对韩凯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没有手足的韩凯一直都把李毓当成亲兄弟看待,比起被背叛所造成的伤害,他更痛苦的应该是失去李毓这个朋友吧。

  她只能静静的陪在他身边,等他消化自己的悲伤。

  时间仿佛在他们周遭静止了,直到舒亦帆觉得膝盖开始疼时,韩凯才恢复了平静,离开了她的怀抱,忽地起身将她打横抱起,“膝盖痛吗?对不起。”

  即便他自己身处强烈的悲伤中依然注意着她的状况,谁说男女之间要甜言蜜语?这种存在于细节的温柔体贴更让人感动。

  舒亦帆摇摇头,仰头看着他伤痕累累的脸庞,突然一阵想哭的欲望袭来,她举起手轻抚过他唇角的瘀痕,情生意动,轻声道:“我爱你。”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直接的告诉他她对他的感情,韩凯的心中一阵激荡,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沙哑着声音道:“我终于等到了。”

  “是我们终于等到了。”舒亦帆修正他的话。

  韩凯微微一笑,将舒亦帆抱进屋内的沙发上坐好,检视了一下她的膝盖,随即捧住她的脸道:“我爸的状况不是很好,现在还在加护病房,明天消息应该就会见报,公司难免会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暂时没办法常过来。”

  “我懂,别担心我,正事要紧。”舒亦帆将手掌贴住了他捧着自己的大掌,希望可以给他力量。

  “你跟安信才是我的正事。”他将额头与她的相抵,疲倦的道。

  “我们永远都在这里。”舒亦帆柔声保证。

  韩凯抬起头深深凝视着她甜美温暖的脸庞,忍不住又吻住了她,直到彼此的喘息声在幽静的夜里跌宕起伏,才松开了她的唇瓣,依依不舍的道:“好好照顾自己。”

  “你还不了解我吗?”舒亦帆故作轻松的挑眉。

  韩凯总算扯出抹笑,摸摸她的脸蛋,“我走了。”

  舒亦帆不舍得他离开,但却无法开口要求他留下,“我送你。”

  “不用了,记得想我。”他轻啄了下她的唇瓣,像怕自己也会改变心意似的快步走了出去。

  “凯,记得擦药——”舒亦帆还是忍不住追了出去,却只看到他消失在夜里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头突然有种莫名的不安盘踞,好像这一别又预言着别离……

  永缘集团总裁病危,以及立先集团改朝换代,由前总裁认领的非婚生子李毓接任总裁之位,大胜元配一房的消息霸占了各个媒体及报章杂志的版面,也掀起一波名嘴议论的热潮,尤其以永缘的经营权是否可以稳固最引人注目,各种小道消息纷纷出笼,让一直没有韩凯消息的舒亦帆越来越担心了。

  “妈咪,叔叔最近很忙吗?”舒安信敏感的察觉到最近不太对劲的气氛。

  “叔叔的把拔生病了,叔叔要工作还要照顾把拔,所以你不要去打扰他,知道吗?”舒亦帆叮嘱着儿子,她知道儿子常常会打给韩凯聊天,所以才会特别交代他。

  “知道了,那我传简讯可以吗?我想要祝福爷爷早日康复。”舒安信认真的问。

  爷爷……是啊,那可是安信的亲爷爷呢。

  舒亦帆神色复杂的看着儿子与自己肖似的脸庞,揉揉他的脑袋道:“当然可以,拿去吧。”她将自己的手机交给舒安信。

  “我知道。”舒安信开心的点点头,随即拿着手机坐到一旁准备传讯。

  叮当——突然,门口挂着的风铃提醒着客人的到来。

  舒亦帆有点期盼的抬头望向门口,却在看到来人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伯母?”她迎了上前,有点局促的抚了抚身上T恤的褶痕。

  “我今天来是有点事情想跟你商量的。”韩母失去以往雍容华贵的装扮,憔悴的脸庞上多了好几条皱纹。

  “请进。”舒亦帆招呼着韩母进屋,朝舒安信道:“把门关上吧,今天不营业了,你也回房间去。”

  “嗯。”舒安信回应了母亲之后,与韩母对望一眼,礼貌的点点头随即准备去关大门。

  “等等,安信……你叫安信对吗?过来让奶奶瞧瞧。”韩母朝舒安信招招手,殷切的道。

  舒安信看了母亲一眼,没有在舒亦帆脸上看到反对的意思,乖巧的走到韩母面前,“奶奶好。”

  “这是叔叔的妈妈。”舒亦帆补充,当天太混乱没来得及替他们互相介绍。

  舒安信的黑眸微微亮了亮,专注的回视着韩母的目光,脸上也充满了好奇。

  “好、好,真是个漂亮的孩子,长得这么高了。”韩母无法控制的眼泛泪光,双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腕,频频的点头。

  “奶奶,您也很美,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奶奶了。”舒安信弯起唇角道。

  “瞧这张小嘴多甜,来,这是奶奶送你的见面礼,你快收下。”韩母从包包拿了个红包递给舒安信。

  哇,那红包看起来厚厚的一包,想必里头装了不少钱耶!舒安信迟疑着不敢伸出手接,询问的看向母亲。

  “伯母,他年纪还小承受不了这种大礼,您的心意我们心领了。”她现在对从韩家拿钱有点阴影,感觉都像是打发他们的手段。

  “这么多年了,我们从来没为他做过些什么,这个红包也只是欠他的九牛一毛,怎么可以算是大礼,快收下就是了。”韩母不由分说的把红包硬塞到舒安信手中。

  舒亦帆咬咬下唇,无奈的朝舒安信点点头,“还不快谢谢奶奶?”

  “谢谢奶奶。”舒安信咧开唇,笑咪咪的朝韩母道谢。

  “不用谢,这本来就都是你的……”

  “我跟奶奶有事情聊,你先进去吧。”舒亦帆打断韩母的话,也不要舒安信关店了,赶紧将他赶进房内。

  韩母虽然不舍,但也知道舒亦帆的用意,她实在无法隐藏见到孙子的喜悦跟兴奋,毕竟这可是韩凯的第一个孩子、韩家的长孙啊!

  “伯母,您现在可以说您的来意了。”舒亦帆一等儿子离开,马上直言道。

  韩母收回依依不舍的视线,神色一转,充满了疲惫与郁色,“你把孩子养得很好,谢谢你。”

  “他是我儿子,这是我分内的事情,您不用跟我道谢。”舒亦帆有点警觉的回答。

  韩母看了她一眼,苦笑道:“你放心,我不是来跟你抢儿子的。”至少不是现在。

  舒亦帆稍稍松了口气,但提起的心依然吊在半空中,“那么,您是来要我离开韩凯的?”

  “你是聪明人,应该要做聪明事。”韩母证实她的猜测。

  “凯应该不知道您来找我吧?”

  韩母摇摇头,“他现在每天忙得七荤八素,应付公司一些趁他爸爸昏迷想要谋权夺利的人都来不及了,怎么顾得了这边呢?”

  “状况真的这么糟?”看样子韩凯要面对的,比她想象中还艰巨。

  韩母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道:“所以我不希望你再给他添麻烦了,你们不该在一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